本本读 > 养鬼为祸 > 第六千三百四十四章:爪鱼
  所以为了不千日防贼,不废了他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一路追上去,还别说,这离赐逃命起来飞快,只是我废了母子的档口他就已经飞得只有黄豆大小的身影了,不过比遁速我比离秀都快,他爹终究还是差了老远,而且为刚刚得到了激流神戒,岂有不试试的道理?

  刚才那神界全靠我用法则灭剑灭了它的法则,否则还真要吃大亏了,但现在离赐正好给我试试手!

  看了一眼这脉纹方程式,我立即念念有词,很快激活了这激流神戒,伸手就往离赐点去!

  只听到一声尖啸声,一道不亚于那把天心刺的激流水线就激射而出,瞬间洞穿了离赐的身体,只看到他恍若断线风筝似的掉落地面,我则趁机拉近了距离,一脚把他踩到了地上!

  “你……离秀,我是你爹……你怎么那么狠!”离赐中了激流水线已经是重伤了,求生欲让他再次认回了我这儿子。

  “是么?对不住,你还不配。”我可没有客气,一掌就震碎了他的脉纹核心,等于是让他的修为直接破坏到中品的程度,这程度在不周山也就是逃跑的命了,想要干什么都是不行的。

  离赐顿时昏死了过去,看了一眼周围,我丢下了离赐后直接飞回了离水渊,而这时候的离水渊却血迹斑斑,喊杀声此起彼伏了,我扫了一眼这乱局,原来是童氏带着亲朋好友开始屠杀异己呢。

  此刻方氏和她儿子早就给灭了,倒在血泊中死状残酷,也不知道是谁下的毒手,不过这改朝换代向来伴随血腥镇压,杀掉可能存在的威胁是必然的结果,别看童氏娇滴滴的一娘们,不但对儿子娇惯有之,对自己丈夫也是表面乖巧,可内心着实也是狠角色,杀伐果断之极,我才离开一段,就已经血腥镇压了全场,这童氏一族联合投靠过来的那些当然要给我和童氏纳投名状,斩杀异己无疑是最佳方式!

  素甜惊讶的看着这一幕,似乎想要制止这一切,不过却给她身边的女仙们拦了下来,这种门阀内部屠杀已经超过了她的范围管辖,若是加入进去帮助哪一方,显然都是不好的。

  我倒也不打算让她太为难,就沉声说道:“都住手!全都给我住手!”

  因为我表现出来的实力深深震撼所有人,在场听到我的声音,全都不敢再动手了,童氏看到连自家亲戚都控制不住了,顿时是飞向了我:“秀儿呀,怎么能住手呢?这些都是我们的敌人!若是不除之后快,往后肯定会后患无穷的!”

  “只要是投奔我的,无论之前是离赐那边的,还是谁人那边的,都可以跟过来,但唯独我不能忍受的只有逃兵,如果不敢直面风仙道,那趁着现在死了倒也轻松!”我冷冷的说道。

  童氏顿时了然,急忙跟着说道:“对!我儿子说的对,你们平素跟着离赐好的那些,这次我且放过你们,倒要看你们能不能戴罪立功了!若是不好好帮我儿子,我现在就灭了你们!”

  真正跟着离赐那些早就杀光了,剩下多是暧昧不清,摇摆不定的,这些都是我收拢的对象。

  童氏成为了真正的实权人物,而欢稚是她的贴身大侍女,自然也帮着她处理这离水渊的仙家,她们也更清楚怎么让这里的仙家听话,而我当然也会顺理成章的成为族长。

  素甜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见过我们铲除异己后,也不愿意再逗留下去,当即提出要离开,毕竟风仙道迟早回来报仇的,掌门被杀换谁都义愤填膺,当然,如果是一切热血,肯定会率众先来,我也不会等到风仙道真的攻过来再准备,一些必要措施,好比排兵布阵肯定要有,而牺牲是难免的,这类收编过来的就是要做这些危险工作的。

  不过也不得不考虑他们会上报大仙门再以大仙门的名义招来强援平乱,我也不可能真等到那时候,两手准备肯定少不了。

  “风仙道这次奉命而来,无论这里面缘由如何,大仙门也不会管的,指定了派人来拿你,孩子,现在为娘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娘几年不见你了,这几天娘倒是觉得你最靠谱不过了,你说说我们该怎么办好?可不能等他们真来剿灭我们,再拿你去问罪呀……”童氏忍不住问道。

  我点了点头,说道:“不会有那一天的,我这些年在云指山也没闲着,早就和忘乡的莫剑尊莫掌门,还有沧田乱海的幻帝结为兄弟好友,如今我已经去信请来援军,他们带着两地百数十个门派,过万仙家已经越过了云指山,不日便会前来襄助,就算是大仙门来了又能如何?”

  “啊?你怎么会和第二仙门、第三仙门有了联系?可是欢稚说你在云指山皆是享乐呀!”童氏惊讶和兴奋都有,但最好奇的是我怎么做到的。

  “呵呵,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现在我可是这离水渊之主,也是这离水渊族长。”我不由笑道。

  童氏的手立刻环抱过来,就跟八爪鱼似的腻在我身上,我连挣脱都没挣脱开,童氏一脸的崇拜,脸上显出一抹红荤:“秀儿,娘有你这样的儿子真的好开心,娘就知道你以后肯定会成大器的,果不其然,娘最喜欢你不容违逆的表情和语气,每每如此,娘都兴奋得不行咧……”

  “好了,我这些天很累,还要研究下这激流神戒的用法,这段时间得冷静冷静……”我轻咳一声,虽然我可不是她儿子,随便她怎么腻味都没事,不过这种女人我可不想跟她搭上什么关系,更别说披着这张离秀的人皮,我一想到其中的关系,心里也只有排斥,并不愿意与这禁断干系扯在一起。

  “你这孩子呀,什么时候和娘这么生分了?你说过最喜欢埋在娘怀里了,现在都不愿意了么?”童氏一阵诉苦,这可不是什么熟妇,除了打扮上面尽显成熟雍容,这女人生得非常迷人,方氏和她比起来,除了年轻一点,长得和她差了不是一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