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攻略年下美强惨 > 第10章 第10章
“不要脸。”杨静思把握着桑恬的手缩回去:“本来以为你是动心,没想到你是想直接动手。”

  桑恬就笑了。

  她拿起桌上老板送的咸干花生米砸杨静思:“别担心啦。”

  花生米掉在杨静思肩上又弹到桌子上,杨静思嘟囔着把花生米捡起来塞进嘴里:“烦人。”

  “别说你了,我都觉得挺烦人的,我本来打算这辈子安安心心当咸鱼什么都不管的,谁想到碰到个林雪。”

  她问杨静思:“你说我是不是历劫来了?”

  “嗯,色劫,天雷滚滚劈死你!”

  桑恬“哈”了一声。

  杨静思索性把花生米拖到自己面前来吃:“那你追的怎么样啊?”

  “被拒了。”

  杨静思的眼珠子瞪得比听桑恬说重生时还大:“我c你被拒了?你以前上大学时多难追啊,多少人死在追你的路上还前仆后继的,你还有被拒的一天?”

  桑恬抢杨静思的花生米吃:“一物降一物,苍天饶过谁。”

  “那你怎么办啊?”

  “接着追呗,想想这种又美又颓又冷的小狼狗,最后低眉顺眼撒着娇我说姐姐你看我一眼嘛~是不是特带劲?”

  “……你是不是偷偷摸摸绿江小说看得比我还多?真把重生当做任务来了,一上来就单挑顶配boss?”

  桑恬摩拳擦掌:“想想还有点小兴奋。”

  “我呸!”杨静思想了想:“我实在没法想象林雪撒娇的样子,太违和了。”

  “那你看着吧。”桑恬继续把花生米往嘴里丢:“只要功夫深,她就是块冰,我也把她给含化了。”

  夸下海口后桑恬就跟杨静思散了,拎着打包的烧烤走进病房时,她生怕被值班护士给逮了,一路鬼鬼祟祟的。

  桑佳本来打欢乐麻将打累了,把手机丢在一边、靠在床头闭目养神呢,一闻着烧烤香,眼睛立马睁开了:“你给我打包什么了?”

  桑恬把打包盒递给桑佳。

  桑佳打开一看:“你们今晚就吃了豆腐干土豆和香菇?”

  桑佳住院阶段,医生嘱咐了饮食要少油少盐忌辛辣,桑恬带回来的烧烤是特意让老板重新烤的,全素,连油星子都没怎么见。

  桑恬真诚的说:“我和杨静思今晚吃素,杨静思说她在佛祖面前许愿来着,吃半年素换三个大型金主爸爸跟她签约。”

  桑佳把打包盒往旁边一扔:“我信你个鬼!”

  旁边床一起跳广场舞的老姐妹方姨,把打包盒捡到手里:“你真不吃啊?那我可吃了啊。”

  桑佳又去抢:“谁说我不吃了?”

  吃饭一定要有人抢着吃才香这话是有道理的,桑恬看着两个老姐妹抢烧烤抢得热闹,连住院都住得生机勃勃。

  她想起上辈子桑佳的葬礼,一片愁云惨雾的黑白,忍不住轻轻拥住桑佳的肩:“老太太,这一次你可一定要长命百岁啊。”

  桑佳咬着一串清汤寡水的土豆吓了一跳:“你这孩子又说什么胡话呢?”

  桑恬放开她笑笑:“没什么,你多吃点。”

  第二天桑恬到体育组上班,屁股还没坐热就听同事丁语柠叫她:“桑恬,有你的快递。”

  桑恬觉得奇怪,她网购从来没留过办公室的地址。

  走出办公室,快递小哥把巨大一个纸箱搬到她面前:“桑恬是吧?麻烦签收。”

  桑恬把纸箱搬回办公室。

  体育组的工作挺闲的,墨叙作为做社会新闻起家的媒体,根本接触不到什么体育界有影响力的人物,体育组的记者很多时候都在放羊,当然与之相对的是薪水也低。

  闲得无聊的丁语柠凑到桑恬身边来:“这什么啊?”

  桑恬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她有点发怵,尤其是在刚刚偶遇了张以芹以后,生怕是自己做社会新闻那两年里得罪的什么人,寄了好多只死老鼠给她。

  桑恬凑近纸箱闻了闻,好像没什么异味。

  丁语柠更感兴趣了:“你闻什么呢?买了好吃的啊?”

  桑恬鼓起勇气把纸箱打开了。

  一种密密麻麻的视觉冲击力吓得桑恬往后一退,等看清了才发现那密密麻麻的不是死老鼠,而是一朵朵淡粉的玫瑰,拼在一起是一只巨大憨憨的熊——

  有人寄了一只永生花做的大熊给她。

  桑恬脑子里第一时间浮出林雪的一张脸,在一个热气氤氲的夏夜把她抵在一面红砖墙上,用淡哑的嗓子说:“姐姐,想死我了,亲一下。”

  虽然林雪是为了从张以芹手里解救她,这才跟她装熟,但不妨碍那气氛是真暧昧。

  桑恬这咸鱼老姐姐都脸红心跳的。

  丁语柠兴奋大叫:“好漂亮啊!桑恬你谈恋爱了?这是你喜欢的人送的?”

  桑恬自嘲笑笑——怎么可能是林雪送的,这一看就是陶绮年的做派。

  前天晚上陶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