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攻略年下美强惨 > 第5章 第5章
第二天周一,桑恬下班以后,坐着地铁没回家,往昨晚小龙虾店的方向赶。

  昨晚到家以后,她发现有支手霜忘在了小龙虾店里,给店员打电话,店员说找着了,她道了谢,说今天下班去取。

  其实那支手霜特难用,按桑恬上辈子的作派,肯定懒得去取重买一支算了。可手霜是桑佳献宝一样拿给她的,说是跳广场舞的老姐妹也不知从印尼还是马来西亚带回来的,桑恬说行,我千恩万谢的收下了,但你得提醒你的老姐妹们,买买手霜之类的就好,千万别被导游带着去买什么玉石翡翠。

  一下地铁桑恬就闻到一股小龙虾味,接着第二眼就望见小龙虾店门前大排长龙,工作日人也一点没见少。

  从地铁站往小龙虾店走的路上,要路过昨天遇见林雪的酒吧。

  一看这酒吧桑恬就想起来了——不是想起林雪,而是想起陶绮年。

  她重生以后运气也没好多少,第一次碰上恨不得一辈子躲着走的陶绮年,就把酒洒在了人家身上,不得不赔干洗费,因此不得不加了陶绮年的微信。

  不过没事,她已经决定转账之后就果断把陶绮年拉黑。

  结果直到现在,陶绮年也没联系她,也没告诉她干洗费需要多少钱。

  桑恬想速战速决的解决这件事,就主动给陶绮年发了条微信——“干洗费多少钱?”

  陶绮年回微信的速度之快,让桑恬以为她在微信里买了套房住那儿了——“你看我朋友圈了吗?”

  这什么牛头不对马嘴的。

  桑恬正准备回微信,就被路边一阵干呕的声音打断了。

  这声音她可太熟了,老实说她上辈子见过不少记者,为了挖新闻没少陪喝酒,出来后在路边抱着树或电线杆吐得挖心掏肝的。

  现在路边这姑娘,吐的就和那些人一样汹涌。

  桑恬远远看着,有点犹豫。

  如果上辈子她遇上这事,肯定毫不犹豫就过去了,毕竟她上辈子是个怀揣新闻梦想的热血女青年,什么都想管什么都想帮,活得跟居委会大妈似的,可这辈子她的目标是当条咸鱼,碰上这些事她不该再管的。

  也许因为她穿着白衬衫和包臀裙,用杨静思的话说人模狗样站在酒吧不远处,很快有路过的男人吹着口哨搭讪:“美女真够辣的嘿!去哪啊要不要哥哥送你一程?”

  桑恬看不得这种流油的ws男,一双绿豆眼上下扫视恨不得用眼睛把桑恬的衣服扒光,她当即冷冷骂回去:“送你自己上西天吧!”

  男人估计没想到这长得挺妩媚的女人这么刚,愣了一下骂骂咧咧走了,故意把车按的震天响,桑恬在心里冷笑一声以为谁没见过宾利啊?

  她叹了口气,还是准备往喝醉姑娘的身边走去。

  她能清醒骂退ws男,喝成那样的姑娘可就不一定了。

  没想到还没等桑恬迈步,就看到一个修长身影走到姑娘身边,一头银灰中长发特别好认。

  这不是林雪么?

  桑恬还没来得及高兴,下一秒就看到林雪一手伸到姑娘腋下准备搀着人家时,暗戳戳把手按在了姑娘胸上!

  我c我c!桑恬在心里狂骂:长成这样怎么偏偏是个占醉酒姑娘便宜的?!

  林雪搀着姑娘低头说了两句什么,姑娘一边嘀咕一边推林雪,结果林雪也没撒手,直接准备把人带走了。

  这是为了占醉酒姑娘的便宜,今晚舞都不打算跳了?!

  桑恬也不顾自己穿着高跟鞋,三两个箭步冲过去差点没把脚给崴了,把醉酒姑娘抢到自己怀里就骂:“你怎么是这种女的?”

  林雪瞟了她一眼:“我是哪种女的?”

  这是桑恬听林雪说的第一句话。

  桑恬作为记者,听过很多各式各样的人说话,有的人长得特好看,一开口却是公鸭嗓,又或者一口塑料普通话,让你恨ta怎么就长了张嘴。

  可林雪不一样。桑恬万万没想到,林雪的脸已经长成这个样子,她的声音还能为颜值加持。

  不是清亮的声音,带点哑,烟抽多了的那种哑,但配着她的音色就特别好听。不带任何儿化音的邶城腔,就是纯正普通话,但懒洋洋的,如她的舞姿,又美又颓。

  这样的声音配合着这样的脸,让桑恬在原地愣了半晌,几乎忘了自己是来英雄救美的。

  林雪也没再说话,勾着肩上一个大大的运动包,懒懒的看着桑恬。

  空气里有树叶摇动的声音,风的声音,蝉鸣的声音,远远小龙虾店的烟火味道,混着阵阵青草香钻进人的鼻子。

  林雪就那样站在桑恬面前,随着初亮的路灯拖出一个长长的影子,整个人显得那样近,又那样远。

  桑恬感谢阵阵飘来的小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