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攻略年下美强惨 > 第2章 第2章
杨静思是从桑恬出事以后才意识到——“每天吼着吼着要自sha的人,反而大多安全,真正要自sha的人,看上去跟平时无异,只是在一个最平凡的时刻,在所有人都没防备的时候,突然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句话是对的。

  比如桑恬。

  明明一起磕了那么多瓜子。

  明明一起把火锅里的鸭肠虾饺山药都捞完了,胃口很好的样子。

  明明还约了下次一起吃日料。

  警察给杨静思打电话的时候,杨静思脑子里嗡嗡的,听着手机里警察对她说:“因为你是桑恬手机里最后一个联系的人,我们才联系你。”“你和桑恬是什么关系?”“她从三十三楼摔下去了,你现在到安平医院来一趟吧。”

  杨静思坐在医院的走廊里,虽然是夏天,但夜已经深了,走廊里的灯冷白冷白的,像反射着冰天雪地的光。

  她浑身发冷,手和脚都抖个不停。

  她最好的闺蜜,两个小时前还活生生跟她一起吃了火锅的闺蜜,现在已经躺在太平间里,确认不治身亡。

  警察问:“她还有什么其他的亲人么?”

  杨静思摇头。

  警察又问:“那她还有什么关系更密切的人么?比如交往对象什么的……”

  杨静思短暂犹豫了一下,还是摇头。

  警察:“那她的后事……”

  杨静思深吸一口气:“我来。”

  杨静思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三个月不到的时间里,为桑家办两场葬礼。

  如果说桑佳的葬礼她还算有心理准备、还能井井有条的处理,那桑恬的葬礼上,她就和之前桑佳葬礼上的桑恬一样,变成了一具提线木偶,不会说话不会动。

  灵堂上摆着桑恬的遗照,那么年轻那么好看,她才二十八岁啊。

  怎么突然人就没了?

  杨静思看着桑恬的遗照,又开始抖个不停。

  这时一个黑色身影冲进来,扑在桑恬的遗照上。

  杨静思抖得更厉害了:“陶绮年,你、你还有脸来。”

  谁能想到桑恬还有一个正在交往中的女朋友呢。

  一想到这个女朋友,还是她介绍给桑恬认识的,她就后悔得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陶绮年也是一富二代,比杨静思家更有钱的那种。那一次,是桑恬刚采访完,到她们圈子里的一个派对上找杨静思,陶绮年一下子就看上桑恬了。

  追得特别猛,桑恬后来想了想,说“那就试试吧”。

  刚开始还挺好,陶绮年表现的是真喜欢桑恬,经常在朋友圈晒桑恬的照片,宝贝宝贝的叫着,要月亮不给星星的那种。桑恬对陶绮年也挺好,看不出多痴迷吧,也算相处和谐相敬如宾,

  杨静思觉得自己还是个猪脑子,她明明早该看出陶绮年不对劲的,这样她就可以提醒桑恬了。

  因为陶绮年从来都是嘴上说的好听,实事一件不做的那种。

  来大姨妈会说“宝贝多喝热水你肚子疼我心疼”,加班会说“宝贝下班打车把车牌号发我,想你喔么么哒”。

  也没见她去给桑恬送药,也没见她去接桑恬下过班,还特看不起桑恬工作,有一次桑恬急性肠胃炎犯了,还是自己从采访地打车去医院输液。

  那时陶绮年正在酒吧喝香槟,喝得妈都不认识。

  桑恬这个工作狂还替陶绮年说话:“两个人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不是挺好?”

  好个腿子好。

  杨静思早该看出陶绮年是个一点责任也不想负的货。

  从桑佳生病、桑恬被云恩的人缠上开始,陶绮年就全程躲在国外玩,环球旅行似的,杨静思几乎忘了桑恬还有一个正在交往中的女朋友,后来杨静思辗转从朋友那儿得知,陶绮年这货在国外酒吧玩时,公主啊妹妹啊什么的可没少找,那叫一挥金如土。

  还在背后说桑恬:“从来不跟我do,一看就是个xing冷淡,等我正经交到下一任女朋友再跟她提分手。”

  在桑恬面前还是继续演着,唯一为桑恬做的实事,就是从国外给桑恬寄了几个冰箱贴,a那种。

  杨静思跟桑恬说起这事时气的半死,倒是桑恬不在意的笑笑:“算了,各有各的活法。”

  杨静思完全没想到陶绮年还敢来桑恬的葬礼,她忍不住想——要是陶绮年是一个更负责任的人,像一个真正有担当的伴侣一样陪在桑恬身边的话,桑恬会不会也不至于走上绝路?

  而且陶绮年也不知是怕别人说她薄情还是怎么的,还在这假模假式的哭上了。

  杨静思嗷一嗓子扑上去,跟陶绮年扭打在一起:“你的脏手给我放开桑恬的照片!你也配!”

  桑恬的魂魄飘在半空中,看着杨静思和陶绮年在自己的葬礼上大打出手。

  她想叫停,可魂魄是叫不出声音的。

  她倒不是觉得葬礼上打架不成体统,反正她一个亲人都没了葬礼也没什么人来,她只是看到陶绮年又拽头发又挖指甲的,觉得杨静思打不过陶绮年,替杨静思亏得慌。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