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独家占有 > 72穆弦番外-皓月之光
  十九岁时,他第一次看到女人身体。

  那是个非常年轻女孩,可能只有十几岁。大半夜泡夏夜小溪里,头发黑得像夜色,皮肤却白得像玉。

  星光璀璨,月色清凉,女孩胆子很大,衣服也不穿,站一汪清水里,对着天空摆出“v”手势,眼睛亮得像星辰。

  而斯坦帝国年轻指挥官,就低伏草丛里,清亮兽眸,将她全部胴~体一览无遗。纤巧雪肩,饱满精致乳,细得让他为之蹙眉腰,还有修长白皙双腿间,很模糊,但感觉一定很嫩很软幽谷……

  这晚返回飞船时,莫普看着他脸色,诧异问:“是不是不适应地球空气?你脸很红。”

  他看着镜中青年白皙双颊上晕红,心想自己大概是发情了。今天事是个意外,除了未来妻子,他不应该看到任何女人身体。将来他必须为今天事,诚挚向妻子道歉。

  但是第二年来到地球,神差鬼使,他又去了那个小溪。他想不可能再遇到她,可当他低伏石块后时,却看到少女就躺石头表面,痴痴望着星空。

  她看起来比去年高了一些,头发也长,垂落石块边缘,轻轻拂过他尖尖兽耳,只让他从脸一直痒到心里;她胸~部看起来也饱满了,浑圆混圆,圆得让他无声暗暗磨牙。

  只可惜,她穿着衣服。

  湿漉漉长裙贴身上,她也不以为意,嘴里哼着轻轻歌,像母亲曾经唱过摇篮曲,但是比母亲浑厚中音软、动听。

  然后是第三年。

  二十一岁指挥官,负手站密林中,看着十七岁华遥优哉游哉坐溪边钓鱼,纤长手指托着鹅蛋脸,长长睫毛下弯弯眼睛,仿佛两汪秋水。指挥官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明年她就成年了,不过地球人倡导晚婚晚育,对十八岁她求婚,是不是有点早?

  彼时,指挥官觉得自己这份心情,跟喜欢、跟爱没有半点关系。他认为自己选择她原因是:她看起来不讨厌,她很白很软,她气味很好……而且,她无论第一性征还是第二性征,都发育得很好——想到这里,指挥官脸颊又泛起了薄红。

  可他还没想好求婚措辞,母亲就与世长辞。

  也许是她已经等待太久,也许是她为帝国殚精竭虑太久,才会突然病倒,病入膏肓。死时候她只对儿子说:“我这一生很好。但是你应该比我好。”

  他点了点头。

  可后来,他并不好。

  从来没有斯坦王族与兽族成功生下孩子,他基因不稳定性是历史以来高。但是他一直表现得太好,好到大家都忽略了,他还没度过基因融合难关。

  结果,后受害者,竟然是她。只因为他实不想跟别女人交~合,只因为他说“如果可以,我要华遥。”

  我会娶她——穆弦这么想。这么一想,那一夜提前占有自己所有物,自己妻子,好像也不为过。

  他忘了考虑她意志——因为多次听斯坦贵族和高级军官提过,地球女孩,是很乐意嫁给斯坦男人。而他年轻、健康、战斗力斯坦第一,所以他想,她应该会很乐意。

  可她不乐意。

  她身体紧绷得像弓,即使他身下颤抖时,她眼睛里都泛着晶莹泪花。那泪光让他焦躁,也让他平生第一次心生挫败。于是加失控,她面前变成了兽,混乱大脑里,竟然有就此毁灭她冲动。

  可她却把那双柔软小手,贴上了他胸膛,轻轻安抚。一如这四年来,每当他想起她,她是那么恬静、温柔独坐于水边。而此刻,她臣服他怀里,娇喘吟吟。

  忽然就感到了满足。郑重向她道歉,郑重向她许下承诺:“四年后,我来接你。”

  这是他求婚,但她好像没有听懂,只是呆呆点头。

  其实他一点也不想等,但她背景资料里,写着这样一段话:“能够进入k大金融系,是我大愿望。现这个愿望实现了。”

  他尊重任何人理想,当然也包括妻子。所以这一等,就是四年,耐着性子等她大学毕业。况且这样学历,也能让她得到多斯坦人敬仰。并且符合地球婚姻法——他身为丈夫,理应顾全大局,并且克制。

  只是*这种东西,一旦食髓知味,寂静长夜,从此变得难熬。何况是对于一个成年半兽?

  只能反复翻看她照片,她卫星视频,忍耐,再忍耐。

  四年光阴,她出落得加丰满剔透。而他也立下赫赫战功,他想她会为他感到骄傲

  当这个念头涌进脑海时,他有片刻讶异。

  因为此之前,他只偶尔想过,或许母亲会为他感到骄傲。

  为什么现却想起了她?

  当她终于翩翩而至,婚前相处却并不融洽。她身体明明很喜欢他触碰,她却指着他鼻子,骂他“畜生”、“禽兽”。

  他真非常生气,因为这样用词,让他感觉母亲也受到了侮辱。

  他不允许任何人侮辱自己母亲。

  他第一个念头,是把她绑起来,狠狠进入,让她牢记触怒他后果,让她从此不敢再犯。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