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独家占有 > 99.他的名字
  停机坪里阴暗一片,一盏灯也没有开。荷枪实弹士兵影影绰绰,将莫普和其他士兵围正中。看到他们还活着,我松了口气。

  身后莫林拼命挣扎呼救,却被武装士兵们摁地上。莫普等人听到动静,也开始大声喊“小姐小姐。”我眼眶瞬间湿了,双脚仿佛也走不动。士兵见状一把将我推上旁边轿车。

  轿车公路上悬浮奔驰,连绵不断建筑浮光掠影般闪过。空间港很就看不到了,我压下泪意,问身旁沉默军官:“他们不会有事吧?”

  军官看我一眼,硬邦邦答道:“不知道。”

  我沉默片刻说:“他们要是出事,我也不活了。”这话当然夸张,但我说非常冷漠。

  军官很诧异看着我,默了一会儿,低声答道:“我只收到将他们俘虏命令。”

  我一愣,明白过来,松了口气。

  大概两个小时后,我们到了帝都,一座银色金属铸成漂亮城市。

  已经是深夜,这里依旧灯火通明,道路像暗灰色绸带,空中和地面交错延伸。形态各异建筑星光中映出湛湛银泽,整个城市笼罩一片朦胧辉光里,一时分不清天空还是地面,辨不出真实还是幻影,美得令人窒息。

  我有些难过想,没想到第一次到帝都,是三半夜、以肉票身份。

  这都怪他,害我落到如此荒谬境地。

  城市东面是一片绿色山林,古朴白色豪宅山腰若隐若现,沿山而上都是荷枪实弹士兵。看到这个架势,我加肯定心中猜测——这里主人非富即贵,一定是诺尔王子。

  下了车,我被带到二楼一个宽敞奢华房间,等了很久,也没有人来。折腾了大半个晚上,将近一天一夜没睡,我困得不行,迷迷糊糊歪沙发上,一不留神瞌睡了。

  某个瞬间,我突然惊醒。

  首先看到,是头顶白如薄雾灯光,而后是深棕色柔顺短发。

  陌生而英俊脸近咫尺,湖水一样湛蓝眼眸,若有所思盯着我。

  我呆了呆。

  是个男人,他单膝蹲沙发旁。

  他看我,不知看了多久。

  我立刻爬坐起来,身子向后靠,拉开与他距离。他微微一笑,漂亮五官灯下显得明朗生动。

  “别紧张。”低沉嗓音如流水潺潺,“我只是想看看,他女人长得什么模样。”

  他站起来,走到我对面沙发坐下。他穿一身白色军装,左胸前满满挂满银闪闪勋章,整个人显得挺拔颀长。

  被一个陌生男人这么近窥探,我有点惊魂未定。联想到他人飞机上暴风疾雨般武装袭击,我觉这人笑里藏刀,有点可怕。

  他靠沙发上,手臂搭着靠背,修长双腿交叠着,显得极为闲适。几乎是慢条斯理说:“有点意思。这种情况居然还能睡着。不怕被杀吗?”声音懒懒,略带轻~佻。

  “你抓我来,应该不是为了杀我吧?”我答道。真要杀,现我早就身首异处了。

  我答得很镇定,心里却七上八下,想完了完了,他显然是诺尔王子。肯定是穆弦阴谋暴露,我被连坐了。

  他一愣,骤然笑了,英俊眉目刹那肆意舒展,薄薄唇角深深弯起,露出雪白牙齿。

  “也许吧。”

  看到他被逗笑,我有点意外,心头略松,想:好继续保持这个气氛,他一高兴,也许我境况能好一点。

  有了这个想法,我生出几分希望,心想要量顺着他,哪怕讨好他。

  毕竟穆弦已经靠不住了,我得自保。

  “你芳名?”他盯着我。

  我老实答道:“华遥。”

  “二十五年不近女色,你是唯一一个。”他眸色清亮锐利,“一定很重视吧。不知道他会为你付出什么代价?”

  来了,到正题了。他抓我来就是要挟穆弦,现是想试探我价值吗?

  可我注定要让他失望了,穆弦只当我是繁殖工具。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他那天冰冷话语:“只要对象忠诚健康,是谁没有分别……”

  他处心积虑发动兵变,难道会为了我投降吗?绝无可能。

  现向这位殿下证明我价值,无疑是非常愚蠢事。我不想被送到穆弦面前,然后被无情抛弃,到时候他肯定恼羞成怒,把我杀掉。还不如现就让他知道,抓错人了。我根本无关紧要,好放了我。

  “贞~操。”迎着他明亮目光,我犹豫答道。

  他眉毛挑高高,语气非常惊讶:“你说什么?”

  我再次重复:“你能获得他贞操。基于兽族忠贞,他也许会为我守节。但也只有这个。”

  这真是我能想出、他可能为我付出代价。

  面前男人足足沉默了有一分钟,忽然爆发出洪亮笑声,白色军装下胸膛明显起伏,眉梢眼角都是明亮笑意。

  看他再次被逗笑,我心情又轻松了一点。

  笑罢,他颇为玩味盯着我,手指一下下敲着沙发扶手:“那你呢?他死了,会不会伤心欲绝?如果放了你,会找我报仇吗?”

  我心头一惊,有些奇怪。

  他为什么要问这个?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

  我废材一个,战斗力接近于,他根本不怕我来报仇吧?

  “如果你放了我,我担心是……回地球路费。”这是大实话,我旁敲侧击跟莫普他们打听过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