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独家占有 > 88.离别的吻
  同样一段路,有穆弦身边,变得完全不同。

  往来军人看到他,全都立定行礼:“长官!”当然,没人把目光投到我身上,连偷瞄都没有。

  让我意外是,穆弦会朝每个士兵点头,无一遗漏,甚至偶尔还会微笑。并不像我印象中那样冷漠高傲。

  我越发觉得看不透他。

  终于到了舱门,他停步不前,我说:“我进去了。”

  他没答,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递到我面前。

  我迟疑接过,匕首很短,只比我中指长一点,外面套着黑色皮革刀鞘。我把匕首抽出来,愣住了——略显尖细刀身,雪色锋利,不是金属,质地似曾相识。

  “不许再毁坏。”

  我明白了。这是他骨头,当日断成两截,没想到他做成了匕首。

  “为什么送骨头给我?”我早就想问。

  他似乎愣了一下,才答道:“这是我身体一部分。”

  我疑惑看着他,没太明白。

  “都属于你。”

  我默默将匕首随手放进门架子上,脱掉军装还给他。他接过搭手臂上,目光扫一眼那匕首,重看着我。

  “随身携带。”他淡淡道。

  我默了片刻,又把匕首拿起来。裙摆上有个很窄小口袋,我把匕首放进去——咦,刚好放下。

  虽说有件防身武器很好,可想到今后每天带着他骨头进出,感觉好诡异。

  “我会离开几天。”他淡淡说,“莫普和莫林留下保护你。”

  我想起刚刚指挥室电话,他要去兵变杀人了?我看着他平静湛黑眼眸,心情莫名有些复杂。

  “把握大吗?”我问。

  他一愣,脸上忽然浮现浅浅笑容。要知道他本来就长得十分英秀,只是平时一脸冷冰冰。这一笑,就像清风吹散了雾霾,眉梢眼角清楚分明,柔和动人。

  他抬手抓住了我下巴,指腹有力,我顿时不能动了,眼睁睁看他俯下头。我以为他会吻我,谁知道温热微痒气息落我额头上。

  我脸贴着他脖子,同时感觉到他唇贴着我额心,舌头轻轻舔了一下。我登时全身僵硬——我不要满脸口水!

  没想到这次他浅尝即止,松开我说:“我承诺十天内回来接你。”

  他语气跟平时不同,十分柔和。我不知说什么好,索性沉默。他又静静看了我一会儿,就转身阔步走了。走道里灯没开,窗外星光像是浮动水波,掩映着高大挺拔背影,消失拐角处。

  我原地站了一会儿,擦干额头一点口水,心想他是误会了。我问他把握大不大,只是想知道会不会被牵连,而他显然理解成我对他关心,所以才会笑,才会承诺归期。

  他为什么要我关心?我不太舒服想,不是除了夫妻义务,什么都不意吗?

  因为已经决定接受这种生活,我心情轻松了不少。我又看了会儿索夫坦星球资料,决定下个月就去那里旅行——穆弦不是说了随我吗?

  后来有些无聊,我就拿起匕首玩,想试试它到底有多硬,以刀锋朝舱壁划过去。

  “嗤——”轻巧滑过,如切豆腐。

  我看着面前金属墙壁上一道尺许长、寸许深裂缝,有点哭笑不得。他送这么把利器,也不怕我使坏?不过想到他可怕精神力,就算送一门迫击炮给我,估计也不用担心被逆袭。

  我跳下床,按下通讯键,叫莫林赶紧过来。过了几分钟,莫林出现了,看到裂缝瞠目结舌:“老天!你破坏力真是惊人。”我拿出匕首跟他解释,他愤怒了:“你又拿指挥官骨头搞破坏?”

  我尴尬笑。

  他找来工具,我协助他一起把墙补了。只不过还是留下裂痕,他说完全修补,需要登陆后找专业技师。现这个房间穆弦不允许别男人进来。

  “要不先挂幅画这里?”我提议。

  “好主意。”莫林鼓掌,“指挥官那里有很多你照片,我等会儿去打印一张。”

  我:“……算了,其实这样也挺好,残缺美。”

  忙完这些,莫林对我说:“对了,舰队明天就登陆斯坦,指挥官有任务,您需要先空间港停留,我和莫普会留下保护您。”

  我见他提起这事,趁机问他:“肯亚殿下是谁?”

  莫林抬起颤抖手指着我,相当震惊:“你为什么问起别男人?”

  “说!”

  他不情不愿答道:“肯亚殿下就是二王子啊!他也统领三支舰队,还负责斯坦星球防卫。我不喜欢他。”

  我一听,这个肯亚殿下实力相当强啊,看来穆弦找了个大靠山。

  “诺尔又是谁?穆弦跟他关系怎么样?”

  诺尔——昨天电话里,穆弦和肯亚联手要除掉人。

  莫林显然是知道内情,因为他双手捂住嘴,瞪大眼睛,足足看了我半分钟,才用很心虚语气答道:“你都知道了?还有,指挥官跟你说他叫穆弦?”

  “嗯。”

  莫林眨了眨眼,重重叹了口气:“穆弦,是母亲给他起名字,他喜欢这个名字。至于诺尔殿下,是皇帝私生子哦,统领第二、第五、第七舰队联合指挥官。他们关系如何,不我讨论权限范围内。”

  我们第七舰队,所以穆弦要杀自己上级?

  我心情有点沉重。

  **

  大概三个小时后,穆弦带领舰队跳跃离开,不知去了哪里。我被转移到一艘“足够干净”小型飞船上,莫林、莫普带着十多个士兵,驾驶两艘同样飞船保护我。

  “帝都空间港管理很严格,留外太空会遇到帝国巡逻队。”莫普解释说,“我们以指挥官麾下救援船名义登记入港,没人会注意。基于人道主义原则,也不会有人为难救援船。”

  我很同意。穆弦是去干非常危险事,要是留下重兵保护我,反而引人注目。现大隐隐于市,加稳妥。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