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欢喜债 > 第43章 孝顺
  看着面前新收的小弟子,宋陌一时有些为难。

  其实昨晚准备睡觉时,他就想起过这个少年,还考虑过少年,或者说跟他一样无法说话的人到底适不适合做这一行,然后他很快就得出了结论,非常适合。

  想真正做好灯笼,必须心静手巧有悟性,缺一不可。师父传授技巧,弟子只需能听能看,认真观察领悟,不必非要说话的。此外,因为言语有障碍,这类人应该耐得住寂寞,容易静下来,专心致志做灯。

  今日,少年在两场比试里的表现都很让他满意。沉稳内敛,心细手巧,他毫不犹豫地收他为徒。

  可是,当屋里只剩他们两人,他想了解了解这个尚未成丁的弟子时,才发现言语沟通是个问题。

  他是他师父,总不能一句闲话都不说吧?

  但他没有跟哑人打过交道。

  宋陌对着唐欢沉思时,唐欢也有心事。

  这是一间很大很空旷的屋子,里面摆着做灯笼的一应器具,竹篾竹架铁丝纱布糨糊等等,全都被主人整整齐齐地分处放着。临窗这边一溜摆着四张长案,唐欢已经打量过了,一张是宋陌作画用的,一张写字用,一张上面摆放着账册之类的东西,还有一张,就是他现在占着的,应该是接待客人时用的。

  这个男人喜欢整洁,不论他是什么身份。

  而此时此刻,午后阳光透过屋前桂树从雕花窗外照进来,在他胸口青衫上投下一片光亮。他面容则隐在暗处,头微仰,看她。男人虽然没笑,眼里却不是最初吸引她的那种冷寂,而是多了一种宁静的味道,真正似秋水,隽永恬淡。

  明明跟宋二叔是相近的年纪,唐欢能在二叔面前谈笑自如得心应手,甚至有种将对方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得意自豪,在这个宋陌面前,她却好像生生矮了一截。

  曾经的状元郎,学富五车,见识过京城繁华,权贵圈里也走了一遭,恐怕没有那么好骗吧?

  装温柔?

  她现在是个男人!唐欢最反感娘气的男人,就算装,她也要装个自己看顺眼的类型!那些撒娇妩媚的小动作都不适合现在的她,哪怕是笑容,也要尽量少露,因为她知道自己笑起来有多娇媚。甜言蜜语,眉眼传情,身体诱惑,那些她擅长的招数,都不能用在这场梦里。

  装顽皮?挑衅他破坏他这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不行。

  作为一个哑巴,她应该是有些自卑的,张扬跳脱了,不符合这个身份。而且宋陌那么安静,他选中她很大一部分是觉得她沉稳,如果现在她突然变身成调皮捣蛋的孩子,宋陌不会欣赏她的活泼,只会厌烦她。

  那她该如何让宋陌喜欢上自己?

  这是个难题,唐欢需要时间好好琢磨琢磨。

  静了会儿,宋陌看看旁边的笔架,开口问他:“读过书吗?”

  唐欢点点头,目光同样投向笔架。

  这样便好。宋陌起身,搬一把椅子放在旁边,招手示意小弟子坐过来,“坐到这边来吧,我有话问你。”

  唐欢乖乖走过去,朝他斜坐着。

  因为知道小弟子孤身一人,宋陌没有问他以前的事,只问他年岁,问他住在哪里,过来当学徒有没有什么不便之处。问清楚了,他要跟他签契,这是这行的规矩。

  唐欢不会赏字,只知道宋陌的字很好看,自己写的跟他的放在一起,本来不难看的,现在一下子变得无法入眼。

  她说自己十四岁,是卖了祖宅专门投奔他来的,眼下住在客栈,只是身上余钱不多,支撑不了几日。

  宋陌了然,“那你搬过来住吧,你师兄也住这边,大家一起吃饭,平日里没有什么花销。等你开始做活后,每个月再根据你卖的灯笼数目给你发工钱。”

  唐欢连连点头,感激地望着他。

  还是个孩子……

  宋陌摸摸他脑袋,念了几遍他的名字,然后跟他商量:“余五叫起来有些拗口,以后师父叫你小五,可好?”

  唐欢还是点头。不就是个名字嘛,只要他不叫她狗蛋之类的,其余什么都行。再说小五叫起来多亲昵啊,刚认识就给她起了这么亲昵的小名,宋陌该不会已经对她动心了吧?

  唐欢突然很兴奋。一直都是她想方设法让宋陌喜欢上自己,如果他肯主动喜欢她,那她现在就能把他推倒!

  想到这里,唐欢望着宋陌的眼睛多了期待和一丝火热。

  宋陌却理解成了另一层意思,高声喊傅宁。

  傅宁做灯的房间就在宋陌左边,右边给唐欢留着。听师父传唤,他放下手头活计,快速又不显慌乱地赶了过来,“师父叫弟子何事?”

  宋陌起身,大手贴在唐欢后脑上,示意她往傅宁那边走:“去,让你师兄带你去看房间。”接着又嘱咐傅宁:“就安排在你隔壁吧,然后你陪小五去客栈走一趟,帮他把行李带过来,路上想想有什么需要的,都一起替小五置办好。”

  小五?

  微微诧异后,傅宁很快反应过来,笑着道:“是,弟子一定帮师弟打点好,请师父放心。”

  宋陌颔首,交代完,径自去忙了。

  这才刚在一起哪么会儿啊,唐欢不想跟宋陌分开,出门时故意顿了一下,侧头,恋恋不舍地望着他。

  宋陌察觉了,看过去,见小弟子满眼慕孺,心中一软,“去吧,都收拾好了,晚上一起用饭。”言罢收回视线,唇角却浮上浅笑。傅宁刚来时只比小五大一岁,但已经懂事地像个大人了,很快便跟几个老师傅打好交道,基本没什么需要他这个师父操心的。小五,情况不同,他还是多费些心思吧。

  门被傅宁从外面带上,唐欢没发现宋陌那*一笑,只得乖乖跟在傅宁身后朝后院走去。

  傅宁细心为师弟讲解:“小五,师父住在正房,平时咱们跟他一起在偏厅用饭,除此之外,没有师父传唤,不得去上房打扰他。咱们师父喜欢安静,小五要是遇到难事,可以先来找师兄。哪,这是你的房间,我就住你隔壁。”两人停在东厢房一间房屋门口。

  唐欢初来乍到,不好对房间位置提要求,反正能跟宋陌住在一个院子里已经很不错了。前院也有厢房,之前她还担心自己得住那边呢,那半夜想干点什么岂不是要爬墙?

  屋里陈设简单又不失雅致,床上被褥帷帐都已经备好了。傅宁领着唐欢参观一圈,确定唐欢很满意后,带她出门了。

  唐欢客栈的房间还没退,里面只有一套换洗衣裳,包袱扁扁的,很是寒酸。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