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欢喜债 > 第9章 甜蜜
  宋陌伤口没有唐欢想象中的那样深,并未伤及腑脏,只是跨度太长导致流血过多,看起来凶险,其实刚刚血已经慢慢止住了。现在宋陌醒了,她动作温柔了,神情也专注了,一心一意地帮他清理,对男人痴痴的注视和近在眼前的小宋陌都视若无睹。

  所以,手腕上突然被什么打了一下,唐欢是真的吓了一跳。

  她疑惑地看过去。

  仿佛眨眼的功夫,小宋陌长大了,黑了长了粗了壮了,轻轻地碰着她,跟她打招呼。

  不错,看来还能用。

  唐欢心里很满意,面上却羞得满脸通红,往左看往右看都不是,只好紧张地低下头,嗫嚅着解释:“宋施主,我,我不是故意这样的。我只想给你清理伤口,但你伤口太长了,迟些血肉恐怕会黏住衣裤难以分离,后来我见你腿上也有伤,就把衣服都褪去了,想着稍后一起帮你擦洗。”

  宋陌早就闭上了眼睛,“你,你走吧,我现在只是有些头晕,一会儿就没事了,这种事不劳小师父动手,宋某自己能收拾好的。”

  唐欢看看他,知道他使不出力气,便继续为他擦拭,口中温柔又坚定地道:“我不走。宋施主,你不用担心冒犯我,也不用感到难堪。在*心里,早在施主从恶人手中救下我那日,*就是施主的人了,生是你的,死亦是你的。”

  宋陌心头一震,“我说过,我救你不求回报,你真的不用感激我。”

  唐欢手上动作顿了顿,抬眼看向他,沉默不语,待宋陌疑惑地睁开眼瞧过来,她才望着他,无比认真地道:“*那日的确是感激,所以宋施主想要我,我心甘情愿。但是现在,*并不感激施主,而是,而是……喜欢施主。”

  “你……”

  唐欢摇头打断他的话,眼中含泪声音落寞:“宋施主不用说,我知道你的意思,定是斥责我一个尼姑不该动凡心。只是,*实话告诉你吧,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当尼姑。被爹娘卖到玉泉庵时,我已经懂事了,俗念太深,根本悟不透那些深奥佛法,只盼着有朝一日能还俗蓄发,嫁个老实的男人为他生儿育女。以前*浑浑噩噩度日,直到遇到施主,施主对我好,我心中便有了你。你可以嫌弃我,可以不喜欢我不要我,也可以骂我赶我走,但到了这个地步,今日我一定要照顾施主,那么以后就算永不再见面,就算我死了,能照顾一回自己喜欢的男人,*也满足了。”

  说完,她低下头,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来,“你就好好躺着吧,反正我是个尼姑,你心里没我,何必在乎被一个自甘堕落的尼姑看了身体?难道你还怕我厚脸皮地四处传播这件事吗?”

  一滴泪落在他身上,跟还没来得及擦掉的血混在一起。

  宋陌呆呆地望着身边那个无声落泪的小尼姑。

  她说她不想做尼姑,说她喜欢他,还想为他生儿育女。

  她以为他心里没她,以为他会骂她,所以委屈地哭了?

  眼看她眼泪越流越凶,宋陌大急,辩解的话不受控制,脱口而出:“我心里有,有你,你,别哭……”

  唐欢错愕抬头,不可置信地望着他,“你,你心里真的有我?”

  宋陌脸上发热,但话都说出去了,她又哭得那么伤心,他也不会再逃避,只是到底还是不敢看她,别开视线“嗯”了一声。

  “那你不赶我走了?肯让我照顾你了?”

  “嗯。”

  唐欢破涕为笑,擦擦眼泪,开心地道:“好,那我先帮你包扎伤口吧,其他的话一会儿再说。宋施……宋大哥,你家里有伤药吗?”

  一声“宋大哥”叫得宋陌心里漾起满满的甜,他咳了咳,指着最里面的那个柜子道:“在那里面,放在一个铁匣子里,你开开就能看到了。”

  唐欢转身去取。

  宋陌望着她的背影,不自觉地扬起唇角,但等她转过身回来时,他忙又闭上眼睛,红着脸道:“你,你先替我穿上,裤子吧。”只要她在身边,那里就软不下去,实在太丢人了。

  唐欢偷笑,羞答答地道:“你那里都沾了血,腿上也有伤,一会儿等我给你上完药,先替你洗洗再穿裤子吧。宋大哥,反正,反正我已经看过了,你就别难为情了。既然你心里有我,我就把你看成我的男人了,你要是还跟我讲那些虚礼,我以后可不敢再来找你了。”

  这话要是由不相干的女子说出来,那就是不知廉耻没脸没皮,但若是换成心上人说,哪个男人都会听不够的,谁还能想到那些规矩?

  宋陌心里欢喜,虽然还是觉得尴尬,可他嘴上说不过她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