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遇见男主 > 第66章 许默山番外(三)
  单身的时候,许默山下班之后从来都是一个人,也从来都没觉得孤单过,有时候会约上王喻铭等几个兄弟,去打几场网球、羽毛球、桌球,但是王喻铭那个家伙,最近好像惹了一个不太好惹的小姑娘,这个浪子也有沦陷的趋势。

  丁然说,他们认识的时间不长,好聚好散。他觉得这句话错了,至少后半句错了,认识的时间不长,不代表感情不深,感情既然不深,又如何能够好聚好散?他许默山从来都是个长情之人,习惯一辆车就不舍得换,习惯一个电话号码就懒得换,习惯一个地方就不愿意挪窝,一旦认定了一个人,也很难割舍。

  已经习惯和丁然一起共进晚餐,他不愿意再一个人找东西吃,于是他就去陪客户应酬。那些闹哄哄的寒暄,虚情假意,至少不是冷冰冰的。他满身酒气地出门,虽然从来不曾喝醉,一阵冷风还是让他头脑猛地清醒,他知道自己的心里空落落的那一块是什么,所以,他鬼使神差地听从了自己内心的意愿,来到了世纪名都。

  可是他看到了什么?丁然从别的男人的车里钻出来!他的然然是如此决绝的一个人,一旦走了,就不会回头,不会思念他。他一时酒精上脑,将她扯进了黑暗里,狠狠地吻住了她,将他的思念全都宣泄了出来。

  让他欣喜的是,丁然对他不是没有感觉的。他能感受到丁然的回应。

  这一次分手,就这样在无声无息中结束了。他们回归了正常的情侣关系。

  他跟丁然交代韩筱秋,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丁然的反应。他把筱秋曾经是读者的那部分隐瞒了下来,以他对丁然的了解,他真的怕丁然会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好在,丁然似乎对筱秋并不太了解,知道筱秋和苏桢其实并没有多像,她大松了一口气。她不知道的是,他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日子,也是许默山过得最快乐最轻松的一段日子。之前和筱秋的那段恋情,并不能算是真正的恋爱,而对丁然,他是真的全身心投入,他是真的想好了要和丁然这样过一辈子。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发现丁然在调查他的时候会那么生气,竟然生气到甩门而去,实在是太不符合他许默山的作风。后来,他站在楼道口反省,他其实是害怕。

  丁然心里有疑问,第一选择不是来问他,而是调查。丁然是也是有自己的思想的人,她也有自己的人际网络,她很独立,不会依附于别人。他害怕,有一天,丁然会查出真相。到那时候,他又该如何解释?

  他还是将丁然带回了自己的公寓。他们第一次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可是两颗心,却是前所未有地远离。他彻夜失眠,直到凌晨才迟迟睡去。谁知道第二天早上等他去敲丁然的房门,半晌没有回应,打开门看到的,却是一片空空荡荡。

  脑子里浮现出四个字。

  人去楼空。

  这四个字刺痛了他的心。

  他本想追到丁然的公司去,没想到却接到手下经理的电话,说据可靠消息,此次宁雅地产来势汹汹,是个不可忽视的对手,回公司,加班。

  他想,他一定是害怕了,才会那么迫不及待地在那样的情况下要了丁然,想要证明自己的感情,证明丁然的感情。因为丁然在一点点地接近真相,她甚至自己通透地猜到了,他之所以一开始就对她表白,的确是因为某种程度上早已对她了如指掌,印象不错,便想着和她凑成一对也不错。

  食髓知味。说的,也许就是他吧。他在丁然的《遇见男主》的文章下看到一系列由“陌上花开”刷的负分的时候,他就知道,纸终究包不住火。

  宁雅地产的陈以琳。是她盗用了韩筱秋的账号。陈以琳是筱秋的姐姐。许默山坐在自己的桌子前看着这些私家侦探带来的资料,大感头痛:所以,陈以琳是来打击报复他的?顺便也刺激丁然,让丁然离开他?

  丁然受的刺激果然不小,她竟然一夜之间从上海彻底地人间蒸发了!

  他去找霍小西,可是霍小西却一脸惊讶,表示自己根本不知情。他去找林睿超,公司的人却告诉他他休假去旅游了。他托人几乎将整个上海的旅店照遍,都没有丁然的胸袭。他甚至去找了丁然的高中同学杨悦。

  杨悦满脸惊诧:“那林睿超呢?你去问问他?什么,他休假了?该不会是个丁然一起去的吧?”

  一语惊醒梦中人。他又托人差了航班。云南。

  丁然和林睿超一起去的云南。他其实很生气:为什么一出事,丁然首先想到的总是林睿超!难道他能给她的安全感,比林睿超给的要少吗?

  他追到昆明,可是丁然的父母却愕然地告诉她,她陪林睿超去西双版纳旅游了。丁母告诉他,不用追到西双版纳去,他们很快就会回上海的。他想了想,决定买回上海的航班。没错,他想清楚了,他需要给丁然缓冲的时间,他要做的,不是追逐她的脚步,而是在她身后为她清空障碍,给她踏踏实实的安全感。

  没想到会这么巧。他发现丁然其实很喜欢一个做无用功的人,然后在一边暗暗窃喜自己的小聪明。比如说,发现他在飞机上后,赶紧用那本杂志挡住了自己的脸,还不忘给林睿超的脸上盖上报纸。他其实很想去告诉她:“然然,其实我一上飞机,我就看见你了。”不过,既然丁然喜欢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他还是不过去破坏她的心情了吧。

  他在机场门口等她。她见到他的第一反应还是躲。她都不知道她的这个下意识的动作有多伤人。他许默山到底是豺狼还是虎豹,对她也从来都没有什么过分的行为,她到底为何总是躲他?

  她还是要分手。分手的理由直戳他心脏最脆弱的那一部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