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遇见男主 > 第59章超 林睿超表白
  陈以琳冷笑:“是,我的确是高看你了。我以为许默山对你是认真的,到头来,却也不过是一招瞒天过海而已。”

  “你说什么?”

  陈以琳的眼中闪过一丝了然的精光,微微一笑:“你跟我来不就行了?我说什么,你肯定不会信,自然要看看证据,不是么?”

  我警惕地看着她,心里明明有个小人不停地在告诫我,这个女人不应该相信,肯定有什么阴谋。可是却有一股更强烈的意念在驱使着我,那就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倒要看看,陈以琳在背后到底在搞什么花招!

  我一开始以为陈以琳的这辆车是新的同款车,也许只是来刺激我。可是当我看到副驾驶座面前的一小块哆啦A梦的贴纸时,我明白这真的是许默山原来的那辆车——那曾经是我贴上去的。许默山告诉我,他原来的那辆车车送给朋友了。所以,这位朋友,就是陈以琳?可是陈以琳自己难道没有车么?非要许默山的这一辆?

  我百思不得其解,却有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心里成型。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脑洞太大,也许是电视剧和小说看得太多的缘故。陈以琳将我直接拉到了许默山的公寓楼下。居然一路畅通无阻。

  我看着熟悉的建筑物,有些恼火:“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你急什么?只管等着便是。我让你看一场好戏。”

  “好戏?不好意思,我没有兴趣。”

  “你怕了?”

  “我怕了又如何?你还能将我强行扣留在这里么?”我冷笑几声,对待这种人真的不用太客气,倒好像我很好欺负了。

  “你不用恼羞成怒。”她也冷笑了几声,瞥了我一眼,“我只是要告诉你一个事实而已。现在,从某种程度上,我们是站在一条战线上的。”

  “我从来没有和你站在一条战线上过!”我真的很不耐烦,她这个女人明明要对付的是许默山,却偏偏总是来找我的麻烦,“你的消息既然这么灵通,难道就不知道,我和许默山早就已经分手?!既然我们已经分手,哪怕他现在又有美人在怀也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的声音猛地僵住。

  我以前一直说霍小西是乌鸦嘴,说什么来什么,可是这时候,我竟然发现自己被霍小西传染了。我的话刚说出口没多久,我就看见许默山和顾夏笙两个人说说笑笑地走进了许默山的公寓。

  重点是,顾夏笙还挽着许默山的胳膊。

  我的眼睛就钉死在那个接触点上。

  陈以琳的这个位置很隐蔽,可以清楚地看到前面的两个人影,却是那两人的视线死角。我没有看错,那就是许默山和顾夏笙。顾夏笙挽着许默山的胳膊去他的公寓?一男一女大晚上的去男方家的公寓还能做什么事?——可笑,我的手机里甚至还存着顾夏笙和西蒙激吻的照片!

  陈以琳这时候得意地笑了,嘴角那抹笑容有种算计的精明:“丁然,你知道许氏地产这回为什么会胜么?”

  “因为顾丰银行的资金支持?”我深吸一口气,门口的两个人影分明已经消失,可是我的视线还是无法从那楼梯口移开。

  “你大概不知道,曾经许默山还和顾夏笙相过亲吧?”陈以琳眼底有种掌控全局的优越感。

  “我……我不知道。”原来……许默山手里掌控的还有这么多我不知道的消息。

  “当时许默山的性取向有问题的传言纷纷扬扬,顾董当然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他。而做房地产生意的,资金链可是至关重要。而这时,你——丁然,撞到了许默山的枪口上。”

  我冷笑:“你的意思是,许默山和我交往,是为了向顾丰银行证明自己的取向没有问题?陈总,原来想象力最丰富的人,不是我,而是你。”就算我再傻,也不至于去相信陈以琳的话——从一开始,她就是冲着我来的。

  “你不相信?”陈以琳挑眉笑了,似乎看到我的脸色她开心得很,“那你大可以在这里等上一晚,或许,明天早上顾夏笙才会从里面出来,你信不信?”

  我刚想说点什么,却忽然想到了什么,愤愤然道:“好啊,我就在这里等一晚,看看到底在搞什么鬼!”说着解开了安全带,要开车门,却发现车门根本开不动。

  “丁然,你以为我就这么容易被忽悠?”陈以琳冷冷地不屑地看着我,似乎目光里还有几分同情,“我知道你不信我。你怀疑我的动机。所以,我告诉你我的目的。”

  我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

  “我只是为我的妹妹不平而已。她看上的男人,她到死都在等待的男人,也不过如此。这样看来,你也算是和我的妹妹同病相怜了。”

  “你错了!”我凶狠地打断她,“我才没有和你妹妹同病相怜。第一,你妹妹太脆弱,等不到许默山就选择了死亡,而我丁然不会。”

  陈以琳的脸色一变。

  “第二,你妹妹太过依赖对许默山的感情,而我丁然不会。我有自己的人生,我知道人生除了爱情还有太多值得拥有的东西,我不会为了得不到许默山的爱情而寻死寻活!”

  “第三,不是许默山不要我,而是我不要许默山的!”我越说越愤怒,想起了霍小西第一场笑话般的婚礼,不由得想起她当时震惊全场的女王范儿,下意识地效仿,觉得果然霸气十足。再瞧瞧陈以琳的脸,居然一片惨白。

  一口气说完了这些话,仿佛我所有的精力都被抽空了。车内的气氛一下子僵化。不知道过了多久,陈以琳忽然低低地笑了起来:“是,你说的不错。你和……你和她终究是不一样的。”

  她给车门解了锁:“你走吧,丁然。”

  我赶紧打开车门钻了出去。虽然空气刀割一样冰冷,我还是觉得那冷风如此清新。

  陈以琳打开了车窗,淡笑着冲我说了一句:“丁然,你赢了。我不会再来找你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