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遇见男主 > 第47章 许默山韩筱秋爱你
  这些章节下的互动和留言,我当时并没有多大在意,到现在几乎都已经忘记了,可是等它们再次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时,我将“陌上花开”这个虚幻的存在自动替换成韩筱秋的脸,所有的思路竟然丢清晰明了起来——与其说是我从读者那里得到了写作的灵感,倒是不如说,是韩筱秋一直在“引导”我写作的方向!

  那时候,我刚刚开始写作不久,格外珍惜每一个读者,而“陌上花开”几乎每天准时出现,在我的每一个章节下面留言,鼓励我,支持我,成了我遇到瓶颈的时候的最大的动力。数据惨淡不要紧,只要有一个人愿意看我写的文章,我就能够写下去。可以说,没有“陌上花开”,也就不会有如今的《许你天长地久》。可是……

  为什么“陌上花开”会是许默山前女友韩筱秋?!!!

  许默山骗了我。或者说许默山自己都不知道。韩筱秋是喜欢许默山的。韩筱秋一开始也许是许默山说的那样,因为某种炫耀的心理想要和他在一起,可是每天面对这样光芒万丈的一个人,真的会不动心么?如果韩筱秋不喜欢许默山,她也许根本不会来看我的小说,更不会让我在小说里塑造这样一个的许默山……

  【如果我死了,他会不会有一天会想起我?】

  韩筱秋爱许默山。许默山不知道。他以为她已经完全想通了。韩筱秋看了我的小说的结局,觉得只有这样许默山才会永远记住她。于是,她选择了死亡。

  如果,我当时给了苏桢一个完美的结局……韩筱秋是不是就不会死?

  电脑屏幕竟然已经开始模糊起来,我恨恨地直接拔掉了电源插座,酸楚的胃酸不断泛上来,我用尽最后的力气,将床上的那些资料全都拖到了地上,散落了一地,那些照片刺得我眼睛酸疼。最后浑身无力地倒在自己的床上,整个脑子里盘旋的只剩下陈以琳那恶毒的笑脸——“而你,丁然——是杀人凶手!”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也不知道醒来的时候已经几点,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唯有那个门铃一直在响,一直在响,简直就是世界上最难听的音乐。可是我不愿动弹,试图用意念驱动它,在朦胧的梦境中似乎自己起了身,从床上跳下来拖了拖鞋,打开门,然后门外站着的……

  “然然?然然!”有人推动着我。我睁开朦胧的眼睛,看到了许默山担忧的眼神。“然然,你病了?!你怎么又回来了?今天没有去上班?”

  我无力地摇了摇头,喉咙干涩地一个字都发布出来,我扑上去紧紧地抱住了许默山,他的怀抱很温暖,我突然很想吻他。于是我抬起头去寻找他的嘴唇。

  可是今天的许默山似乎格外不懂情调,竟然偏过头咳了咳。我这才顺着他肩膀上方的空隙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林睿超。他的神情似乎格外尴尬,整张脸都是惨白的。我赶紧从许默山的怀里跳出来,林睿超却是咳了咳:“那丁然你既然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他走的有些狼狈,我还听到了关门的重重响声。

  许默山遥遥地对他说了一声:“谢谢!”

  我怔怔的,脑子竟然再次空白。似乎明明有好多话想和许默山说,可是此时此刻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许默山目光复杂地看着我,毫不加掩饰的焦急:“然然,你到底怎么了?又出了什么事?”

  我看着他的眼神,心中的哀伤如洪水般汹涌而来,如果许默山知道——如果他知道,他会怎么看我?韩筱秋!是我害死了韩筱秋!

  我主动勾住了他的脖子,吻住了他的唇。许默山推开我,似乎隐隐有股怒气:“丁然,你到底怎么了?你说话!不要吓我,唔……”

  我开始恶狠狠地撕咬他!这种时候他干嘛还要煞风景地盘问?

  许默山对我的热情和主动似乎有些受宠若惊,但是很快就开始反客为主,浓浓的气息铺天盖地卷席而来,掠夺我的呼吸。

  在衣衫尽褪只剩下最后一步时,许默山忽然不再有所动作,俯身逼视,额头已经染上了密密的汗水,声音也已经染上了浓浓的情/欲,但他却依旧如此固执地问:“然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没有回答,再次吻了上去。许默山黑如浓墨的眼神终于再次变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的额头上竟然敷着一块湿毛巾。我有些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茫然地看着前方。渐渐地才想起昨天的那一切。我下意识地往地上看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那些照片资料都不见了。我甚至以为昨晚的自己只是一场梦。可是明明浑身的骨头都像散了架一样,提醒我昨晚的疯狂。

  没多久,大门似乎从外面打开了,又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我看到许默山走了进来。“然然,你醒了?”

  我点了点头,看到他英姿风发的模样,眼睛再次发涩、发胀、发酸。好像生病之人的泪腺总是比一般人的更加发达。我点点头,用那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