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网游之王者再战 > 1666 洞见
  心中生出了这样的疑虑,段青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中也改变了自己调查的方向,诸如“神使”、“神山”等关键词与兽潮之间的关系也在这位灰袍魔法师几日来的奔波中,频繁地出现在他问询的范围之内。战线并未因为段青和其他青灵冒险团的成员们所想象的那样很快崩溃,来自兽潮的进攻也在这几日的时间里逐渐恢复了稳定与平静,那派往西部战线的呼伦族部队,也在这段时间里不停地轮换与变化着:“石南军!看你们的了!”

  “我们可是呼伦族里最擅长防守的队伍!今天就让你们再见识见识!”

  “苍东军和刻西军怎么没有来?不会是在本阵里看戏吧?”

  “他们负责了另外两个方向的防线,一个去了里北军本应负责的北方,另一个则守在东边……”

  “看来兽潮的进攻规模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庞大。”

  皱着眉头思索了一阵,再度从一天的调查中回到营地的段青重重地喘了一口气:“要是三线的战斗都像呼莫卑此时所对抗的这股战斗一样激烈的话,那我都要佩服这个部族的坚韧与强大了。”

  “可惜事实并非如此。”拖着沉重的步伐与满身的伤痕坐在营地的角落,格德迈恩擦拭盾牌的动作此时也显得缓慢了许多:“我已经从其他人的口中打听到了,他们那边并未出现什么兽潮之类的敌人,他们防范的应该是其他的什么东西才对。”

  “让我想想,东边的战线应该是为了防止其他的中央部族趁火打劫吧。”抹了抹自己脸上的灰尘,段青气喘吁吁地开始恢复自己的体力:“至于北边的那些……他们是在防什么?那什族的追兵?”

  “与现在的阵仗比起来,那什族之流的存在简直就是毛毛雨。”摇了摇自己的头,格德迈恩声音沉重地回答道:“不过据我听来的消息,北方的战线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同样没有停下,而且听上去好像也同样激烈呢。”

  “看来我们面对的局势还是非常严峻。”用力地拍打着自己的大腿,段青终究还是在片刻的沉默之后缓缓地爬了起来:“里北军的损失不知道如何,但就算带上石南军,他们大概也是不可能将这股兽潮完全清除的,如果这段时间再发生什么意外——”

  “我姑且问了一下所谓的‘胜利条件’,据有经验的其他呼伦族的部族成员们说,兽潮的进攻往往需要持续几天的时间。”头也不抬的格德迈恩继续沉声回答道:“按照以往的经验,只要挡得住连续不断的进攻,或者是将兽潮的几波进攻全部杀光、让对方也损失惨重的话,我们或许就能取得全部战役的胜利了。”

  “那我们现在杀光了几波进攻?”

  “一波都没有。”

  摇了摇自己的头,格德迈恩再度回答段青的声音中带上了几分绝望的感觉:“如同潮水一样的敌人,悍不畏死,指挥有度……很难想象如果没有同样作战有素的呼伦族挡在这里的话,我们现在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别这么担心,这只是系统给我们的一场新的考验而已。”段青笑着歪了歪自己的头:“你就把这场拉锯战当做是系统给我们搭建的一场全新的舞台,里面还有着大把大把的秘密等着我们去挖掘呢。”

  “所以我很佩服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还有朝日东升。”手上的动作微微停顿了下来,格德迈恩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都已经打成了那个样子,手都快抬不起来了,他居然还有能量活蹦乱跳地上战场。”

  “这说明他也有了一定的觉悟了。”段青的嘴角却是跟着微微扯起:“看着吧,若是能将这次的战役完整地熬下来,那家伙绝对能在单挑中胜过你。”

  “好吧,我承认是我老了。”缓缓地扶着盾牌爬起了身,格德迈恩随后也将自己苦笑的表情隐藏到了自己转身的动作当中:“不过论经验,我可绝对不会输给他,更何况我也参加了这场战斗,还有越来越多察觉到情势不妙、想要去前线支援的人。”

  “虽然已经得知了苏尔图安全的消息,但那苏族和瓦布族的族人们最近这段时间看上去根本没有放松。”指了指帐篷的前方,段青向着对方低声问道:“他们也在担心前线的状况?”

  “包括卢芬商会的人在内,所有人都已经做好了准备。”点了点头算作是回应,格德迈恩开始拖着步伐向前走去:“当然,想要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身犯险、大公无私地帮助呼伦族这样的人,而且还是在已经目睹了这份惨烈的情况下,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呢。”

  “……前来寄居的势力里,是不是只有我们青灵冒险团在参战?”

  “大概是的,就连百步无双都没有动作。”走到了营地的门口,格德迈恩侧身回答道:“我猜应该是因为被卢芬会长给拦下来了吧,不然以他好胜和嗜武的个性,他也早就冲到前线里了。”

  “面对如此具有压迫感的攻潮,能够保持留在这个地方的勇气就已经不错了呢。”摇了摇自己的头,段青一脸淡然地仰面躺在了草地上:“没有人埋怨,也没有人想着逃走——这些草原部族的人天生拥有的性格确实令人钦佩。”

  “那又有什么用,如果他们真的有办法打退兽潮的进攻就好了。”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格德迈恩头也不回地向着眼前的草原深处走去:“以这个势头下去,我们大概是撑不到最后的黎明到来的。”

  “记得帮我留意一下可疑的家伙啊。”冲着对方高声喊出了这句话,段青随后也收起了自己撇嘴的动作:“留在这里便留在这里好了,反正冲上去都是送。”

  “在不抓紧时间找到破局点的话,大家最后都是上去送的命啊。”

  萧瑟的风随着这几日战斗的呈现而不停从这片草原上方卷过,带动着黑色与灰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