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大明海殇 > 495.信件的重量
  李如松在金野大捷之后返回了王京,可谓是意气风发至极。

  原本以为这次的金野之战不过是一次伏击战,可谁曾想这一战之后,硬生生打掉了东瀛的一支主力军!

  当柴田胜家死亡的消息传回王京,上下自是一片欢腾。自李如柏以下俱自欢喜,甚至想着趁胜追击、一举击败羽柴秀吉这支“东瀛孤军”的人都大有人在。

  高丽的傻子国王更是在派人来口头祝贺的同时,多次重申其“希望上国帮助收复失地”的渴望,更加加重了大明军中的狂热念头。

  端午节之前拿下高丽大部、霜降之前光复高丽全境作为一些参谋幕僚的建议被拿上议事桌,反反复复的提及。

  然而有三个人却一直保持着冷静,正是身居高位的李如松、李如梅和高丽大臣柳成龙。

  他们极力弹压和舒缓着那部分已经跳起来的同僚,想用理智将这种狂热的情绪控制在一个合理的区间内,避免心中的烈火燃烧的过旺,不但会将烈焰点向敌人,也最终将引火上身。

  尤其是李如松和李如柏,他们太清楚其中的关窍——这一次的大胜真的是大明军争取来的吗?

  不,他们心知肚明,这次胜利并不属于他们这些真正意义上的大明军,而是来源于一个被朝廷处处提防的“外臣”与倭寇之间的某种联系和协议。

  而从这一战之后,他们双方和谐相处的情况来看,显然其双方已经达成了相当程度的默契,现在若是再去进攻,只怕得到的不再是那无处不在、宛如神的关爱一般的支援,而是其他说不清、到不明的东西了吧。

  在他们的心里,尽管我一再声明为了民族大义,完全可以至自身利益于不顾,但是他们并不相信,是的,完全不信。在他们的认知当中,没有人会为了民族大义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牺牲自身的核心利益,即使是作为二叔祖后人的我,也不行。

  亦或者他们还对趁胜追击抱着大概一成到而成的幻想——他们寄希望于我能够在战胜柴田胜家之后,调转枪头继续与羽柴秀吉为敌,协助他们一鼓作气拿下高丽战争的胜利。

  虽然只是一、二成的希望,但是人就是如此,只要有一点希望,谁都不愿意放弃,毕竟成本如此之地,平白放弃,太过可惜了。

  换句话说,不试试,就什么都没有。试一试,或许还有一线可能。到底该如何抉择,其实并不难。

  然而他们的这种想法在收到我的信件之后改变了,我给了他们不同的选项——也是更好的选项。

  我的书信当头浇了李如松等人一盆冷水,羽柴秀吉大败柴田胜家,全歼自柴田胜家以下亲族全体,如今的柴田家实质上依然覆灭,其残部除少数仍在负隅顽抗之外,其余大部已经投降了羽柴秀吉。

  羽柴秀吉军中制度森严,尽管柴田军投降者众多,但是一旦融入羽柴军内部,则宛如江河汇进大海,再也显现不出。

  仅仅几天时间,羽柴秀吉军已经完成了对投降者的整编,故尽管此时的总兵力少于之前的双方之和,但是战斗力反而有所攀升,此时进攻羽柴秀吉绝不明智。

  另外,羽柴秀吉已经明确表示,由于柴田胜家已经不复存在,这次进攻高丽的主要目的——履行天皇的赌约已经完成。继续进攻高丽已经失去了基本意义,所以在羽柴秀吉军内部,已经在商量全面退兵的事宜。

  唯一的问题就是目前双方胜负未分,若是就此毫无征兆的退兵,则十分容易引起其内部的不满甚至哗变,据我观察,羽柴秀吉应该是想要与大明朝缔结合约,再双方同时退兵。

  看到这里,李如松的双手颤抖了一下,他没有想到我居然给了他这样的选项和答案。

  如果是这样,那岂不是提前完成了这次开赴高丽的最终目标?

  能够不打生打死,何必要你死我活?

  可是这消息真的可靠吗?

  国家大事,是不是一封信能够决定的呢?

  如果这封信中有瑕疵,或者根本就是其他因素占据了主导地位而写就得,那岂不是将带来巨大的灾难!

  李如松和兄弟李如梅面对面坐着,把我的信来回来去传看了好几回。

  李如松问道:“兄弟,你怎么看?我心里不踏实的紧啊。”

  李如梅沉吟道:“我倒是觉得孙启蓝并非妄语,至少有八成可信。”

  “哦!为何这般信任他?你详细说说。”李如松眼睛一亮。

  “孙启蓝此人心怀大义,虽然对朝廷来说不好管理,但在为国尽心上却相当可信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