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大明海殇 > 460.巷战血前仇
  巷战,自古以来就是战争最残酷的形式。不同于远远地开枪放炮,巷战刀刀见血、拳拳到肉,往往是兵员消耗最快、对参战者损害最大的阶段。

  随着平壤城几面城墙告破,倭寇不得不退入城中,想要通过复杂地形牵制住大明军的进攻。

  可是此时的大明军队已入高山流水、势如破竹,岂是倭寇能够抵挡的?

  在战斗中,李如松亲自率兵攻在一线,行进中他的战马被满天横飞的枪弹击中、暴毙当场!

  李如松跳下死马,换马再战!结果新换的战马不熟,被枪火声吓得受惊、带着李如松坠入战壕之中!李如松提着缰绳、飞马出坑,率军再战!

  本来这些倭寇相当自傲,觉得己方擅长使用刀剑近身搏杀,一定能取得巷战的优势,一直拖到援军到来。结果大明军主帅向前,三军用命,很快城内的倭寇就受到了强烈的压制,开始急剧收缩!

  这其中,源自戚继光戚都督的战法起到了很大作用,大明军步骑兵以火枪开路,结成阵型、相互配合,一个个小单元很好的协同协作,其结果就是以极快的速度绞杀着城中哇哇叫着冲来拼命的倭寇!

  这些倭寇本来是勇猛,但是他们并不傻——见到冲上去的同伴被对方小阵型中的狼芜手用长兵器架住,又被后面的刀盾手、长矛手挨个收割!后面想要冲上去的友军却被阵型最后的火枪手一枪致命!

  这哪里是战斗,分明是屠杀好吗?

  大明军在城中放起大火,同时疏散民众。躲藏在民房、牌楼之中的倭寇就像是被炸出来的老鼠,要么冲出来被剿灭,要么胆寒的向着城东逃窜。

  在大明军疯狂的倾轧之下,这些幸存的倭寇纷纷藏进了城东练光亭土窟,还有包括小西行长在内的另一部分倭寇则逃入了风月亭土窟之中,固守待援。

  但是,尽管战况向着大明和高丽联军方向剧烈倾斜,但倭寇心中的斗志还没有完全崩溃。他们心中还有最后一线希望——援军!

  期望的援军有三个方面,一是牡丹峰顶部的松浦镇信所部骑兵,希望他们能够早些突破防守、下山冲击大明军背后,帮助缓解城中部分的压力。

  另一个方面是在大明军背后,有大友义统部六千余人驻扎在凤山附近,随时可以前来增援。

  还有最后一个方面,也是小西行长最期待的,那就是来自东南边的、主公羽柴秀吉的强力支援!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所期待的三个方面增援,有两个方面已经没有希望,有一个还在远远观望,不知道进退选择、何去何从。

  进攻牡丹台的吴惟忠,他的部队是戚都督一手训练出来的戚家军。士兵们训练有素,战术素养极高,同时战斗意志极为坚定,在与倭寇的战斗中无往不利!

  牡丹台易守难攻,上面的倭寇弹如雨下,中弹的戚家军无不伤亡倒地。但防守的倭寇终究挡不住戚家军的拼命厮杀,纷纷后撤。

  冲锋在前的吴惟忠宛如天神,受到倭寇的集火攻击!他的胸前被倭寇火枪弹丸射中,顿时血流如注!

  但吴惟忠捂住伤口、依然死战不退,将重伤之躯靠在阵前石头上,继续挥刀指挥将士作战!

  他手下的戚家军见主将如此,更是舍死忘死、全力向前!尖刀营的几十名战士扔下刀剑,一人拿着两面盾牌,组成人形城墙向前突进!期间不断有弹丸透过盾牌间隙打中战士,但后面的人依旧死战不退,在友方火器的掩护之下直达倭寇城下!

  后面的友军呼啸着冲上并不高的城墙,一场血战、倭寇胆寒不敌,丢盔卸甲的想要放弃牡丹峰、向平壤城内撤退。

  但杀红了眼的戚家军岂会如此善罢甘休!一场疯狂的绞杀在牡丹峰城南山麓展开!

  胆寒的倭寇且战且走,誓死杀敌的戚家军衔尾追击!倭寇的尸体一路从牡丹峰顶绵延到普通江畔,侥幸生还的倭寇扔下武器、全力渡江,小部分从东面的门里躲进了平壤城内,惊惧的回望着牡丹峰方向,宛如经历了人间地狱的洗礼!

  这一战,没有俘虏......

  而城外的制高点也被吴惟忠部牢牢占据,小西行长的第一支援军,崩溃!

  第二支援军——羽柴秀吉的援军根本就不可能前来,因为小西行长派出的求救队伍已被我和叶思忠拦截,远在王京的羽柴秀吉此时还在想着怎样压制柴田胜家,根本不知道平壤城已经即将易主的消息!

  第三支援军——凤山方向的援军我也做了安排。我让叶思忠选出一百名骑术最好的骑兵,并配属了炙手下最优秀的二十名火枪手,直奔凤山以南的小松林!

  在松林当中,这一百名骑兵砍下树枝、拴在马尾巴上来回奔走!

  整个小松林中烟尘四起,宛如有大队骑兵在其中隐藏!

  驻扎在凤山上的大友义统不敢冒进,只能先派小队斥候前来侦查!

  结果,这些斥候都成了隐藏在树林当中精锐火枪手的靶子!在我平时“静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