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大明海殇 > 454.诡异的和平
  黑田如水在东瀛战国时的地位,据我个人的认知,大概就相当于庞统在三国时期的地位,属于顶尖行列的顶尖人物。

  见到是他阻拦自己,羽柴秀吉的心里宛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下,缓缓的就将手中的令箭收了回来,皱眉望着黑天如水道:“如水圆清殿,你为何阻拦于我呢?”

  如水圆清乃是黑田如水的戒名。黑田如水本名黑田孝高,通称黑田官兵卫,法号龙光如水圆清,戒名的全称是龙光院殿如水圆清大居士。秀吉这样称呼他,是表示很高的尊重,这也是东瀛的习俗。

  “左大臣。”黑田如水行了一礼,称呼的是羽柴秀吉的官名。原本的此时秀吉应该已是正一位关白,但因为尚未统一,天皇封他为正二位左大臣,而柴田胜家则是从二位内大臣。

  黑田如水的声音清冷无比,真如他的戒名,冰凉如水:“此时我方身在他国,万事需当谨慎,若是徒开战端,只怕腹背受敌不说,平白增加了许多危机才是真啊!”

  羽柴秀吉有些丧气的坐倒回藤椅上,喃喃的道:“可是,如今是柴田胜家那大马猴来进攻我们!如水殿,你有什么好的解法?”

  黑田如水盘膝坐下,捻着颌下的胡须,眯缝着眼睛道:“柴田家的后勤补给受到攻击,这应该不是伪装,但是我方没有袭击,高丽那些土鳖没有能力袭击,却又是谁在捣鬼呢?”

  羽柴秀吉手中攥着军扇,合在一起,一下一下的轻轻敲击着自己的膝盖,沉吟道:“那么说来的话,能去干这事儿的就剩下一个方面的家伙了!”

  黑田如水笑道:“正是!据我得到的消息,那个神奇的明朝人回来了,莫非您还不知道吗?主公。”

  羽柴秀吉一脸呆滞,愕然道:“是......是孙样回来了?他不是在西洋遇到了海难吗?为何又回来了?”

  羽柴秀长在一边接口道:“兄长,当初说孙样在西洋发生海难的说法也均是传闻,如今回来并不为奇。我还听西洋来的商人说,孙样在西洋做的好大事业,在海上纵横一时,连许多强国都难直撄其锋,故如水殿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我觉得问题症结,可能就在孙样身上!”

  羽柴秀吉顿时有些发愣,沉吟着道:“若真是如此,只怕事情还并非那么简单。孙样此人虽然势力并不如何倾国,但其智计百出,尤其不按章法行事,令人难以琢磨。且再议议,再做定夺吧!”

  这时候还得亲兄弟帮着拿主意,只听羽柴秀长再次开口道:“兄长,情况已经清楚了,帮助高丽人守住义州城的是辽东李成梁之子李如松,孙启蓝一直没有现身,我怀疑,海上的这些动作都是他搞得。”

  羽柴秀吉顿时有些头疼,双手揉了揉脸,忽然有些怀念那时候给信长当小厮的时光。那时候虽然没地位,但是轻松啊,什么事都能用智慧解决,也不用考虑太多其他因素。哪像现在,动辄出门就是几十万人,自己为这些事情操碎了心,还总是遇到难以直面的情况。

  如果信长公还在,他会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呢?

  “混蛋!竟然敢栽赃于我?接受惩罚吧!”秀吉望着天花板,心中脑补着织田信长的语气,忽然回过神来,不由的摇了摇头。

  如今他和柴田胜家两路大兵雄踞高丽,名义上是竞争关白的职位,但其实他心里明镜似的——天皇这么做,无非是希望战火外引,让东瀛本土能够休养生息、恢复一丝元气吧!

  自从平安年代至今,东瀛一直战火不断,直到眼下方才看到了一丝统一的曙光!当初若不是孙......孙样在贱岳挽救了柴田胜家那大马猴,只怕现在我已经统一天下了吧!

  羽柴秀吉眯缝着眼睛,思考着自己的问题。在他的心里,对那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明朝人始终怀着一丝难以名状的畏怯,是的,畏怯——他好像会巫术,总能提前一步预知未来似的!

  羽柴秀吉也曾无数次动过下狠手斩草除根的念头,但是自从了解了明朝人的发迹经历,他便打消了这个荒诞不经的思路——鞑靼人铁骑都做不到的事情,我还是不要轻易尝试了吧!

  想到这里,羽柴秀吉看向了黑田如水,再问了句:“如水,眼下如何破得?”

  黑田如水眼中精光闪烁,低声道:“全军后撤一百里,留下足够柴田军按六成进行保障的物资,致书于柴田胜家说明情况。同时想办法联系孙启蓝,约他一见!”

  “好!”羽柴秀吉忽然一拍大腿,叫了一声:“甚好!我们也给他来个退避三舍!名义上是谦恭,实际上却是收缩防守,减小消耗。六成,嘿嘿,吃不饱、饿不死,让他放不下、骂不出,就这么办!”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给他们的东西质量不用太好,就把那些肥前肥后运来的陈粮给他们吧!就算让那大马猴吃也吃不到好的!”

  黑田如水和羽柴秀长相视一笑,这位主公、兄长腹隐百万兵,但是性子上却一直像是长不大,时不时的会有一些古怪的想法,但是无伤大雅,就随他去吧。

  因为这是羽柴家的闭门会议,所以像岛津义久、毛利辉元这些外臣都没有参加。如果他们也在,至少岛津义久的心里一定会波澜起伏!

  面前这几个人,乃是东瀛最聪明、最智慧的几个人,他们仅凭着猜想就将这形势猜的七七八八,不能不令人胆寒!

  但高手过招就是如此,其实很多时候就是棋快一招,彼此间长线挖坑也好,贴身短打也罢,无不惊险离奇。

  于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高丽出现了短暂的“和平”景象。

  李如松和高丽国王李晗占据西部义州地界,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