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大明海殇 > 203.誓约达成
  多方议和结盟的会议一连持续了三天。这其中有主角,有配角,配角陪跑自不待言,几位主角却矛盾重重,其中最大的分歧在于对今后势力的划分问题。

  而矛盾的焦点,则集中在伊势地区的归属问题上。伊势平原位于尾张之东、冈崎以西、京畿以南,属于东瀛中部的中心地带。土地肥沃,经济发达,还有出海口,的确是一块肥肉。

  羽柴秀吉、柴田胜家、德川家康三家都声称此地该归自己所有——尽管目前此地的名义统治者可以算是织田信雄,但是几位志在天下的大名都将这块兵家必争之地当做禁脔,不愿让他人分一杯羹。

  可现实是,他们三家谁都没有彻底击败另两方、独吞这块土地的实力和肚量,于是在这个问题上,几方明争暗斗,龌龊不已。

  至于毛利家和长宗我部家,因为两家都距离这块土地很远,对拥有这样一块“飞地”完全没有兴趣,而双方又分别作为秀吉的盟友和敌对者出现,无形之中形成了相互抵消的态势,在和谈中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隐形人。

  三家僵持不下,我作为参会者、无独三——也就是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自然是安心的扮演好自己吃瓜群众的角色,美滋滋的定定的看着几家扯皮。

  大概是害怕在这里耽搁的时间长了,自己的根据地会生出事端,几位大名争了几天之后,都表达了想要尽快结束这场扯皮论战的想法。可是这块儿地该怎么办呢?一时间却又没有个合适的想法。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互相不信任的前提之下,居然一起将目光投向了我!我顿时惊的手中的瓜都掉了!你们大佬们扯皮,我就看个热闹,你们瞅我做什么?

  而令人吃惊的是,三人居然都同意——由作为中间方的我提出一个解决伊势地方归属问题的办法,只要三人中有两人同意,第三人便必须遵照执行。

  这三个人其实也是各怀鬼胎,各有各的打算和小心思。

  秀吉自认为和我是朋友,也能够给我提供最多的实际利益——当然,是指下一步的商业合作上,所以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笑眯眯的看着我。

  不过话说回来,想要达到两人都同意这个条件却着实十分苛刻,柴田胜家是不必考虑的——凡是秀吉同意的,柴田胜家便反对;凡是秀吉反对的,柴田胜家便同意。于是秀吉把希望寄托在德川家康身上,朝着德川一个劲儿使眼色。

  柴田胜家的想法比较简单,就是我刚才说的,凡是秀吉同意的,自己便反对;凡是秀吉反对的,自己便同意。在他的心里,这块儿土地只要不是秀吉占领——自己占领当然最好,德川家康占领其实也是可以接受的!

  在柴田胜家的心目中,德川家康似乎比羽柴秀吉更好对付,先由他代管一阵子,自己再拿回来就好了吧......

  德川家康则是一如既往的老谋深算,他在分析我的心理,并且自以为得计!

  他坚定的认为,我无论将土地安排给秀吉或者投给柴田,只要他反对,其他两人都绝对无法如愿。只有将这块土地的所有权判给他,才是其他两人都可以接受的唯一结局。因此,见到秀吉朝自己打眼色,自然也是虚与委蛇的猛回眼色。

  看着两人的表演,柴田胜家一副嗤之以鼻、不屑一顾的架势,其实心里也是暗暗心虚。

  我看着这三人各异的表现,心中暗笑。清了清嗓子,我朗声开口道:“信长创业未半而中道奔殂,而今天下再乱,伊势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一不小心,改版出师表脱口而出,害的三人一起朝我瞪眼睛。

  于是我笑笑道:“在坐的三位,两位是信长公的重将,一位是信长公的挚友,而今信长公尸骨未寒......”

  说完,我向着三人缓缓扫视一眼。听了我这句话,三人都是面上一红,是啊,织田信长在的时候,三个人谁不是唯信长马首是瞻?如今前任老大去世一周年都不到,几个人就为了遗产打的不可开交,自然是心中十分有愧的。

  见他们都不敢与我直视,我继续悠然道:“而今信长公尸骨未寒,其仅存的子嗣——织田信雄,嗯,还有长孙三法师,似乎尚无立足之地,不如就将此地作为信长家人的继承财产,也算留一份香火情吧!”

  我的本意,留下伊势这块土地在三人之间,正好在这三只猛虎之间留下一个缓冲区,避免了他们直接发生冲突的可能性!但是我找的理由却是光明正大、无懈可击,谁若是反对,谁便将戴上不忠不义的大帽子,为世人所唾弃。

  三人看向我的眼神都十分复杂,却又都多多少少带着解脱的意味——将这块土地交给织田信雄,虽然不是最好的选择,但也绝对可以说是次好的,于是三人分别表态,同意了我的提议。

  在他们看来,这么大一块儿土地交给织田信雄,和放在兜里差不了多少的……

  只是三人的表态又各有不同,羽柴秀吉声泪俱下,柴田胜家慷慨激昂,德川家康深情回忆,总归是一个比一个煽情。我在一边看的啧啧咋舌,能够爬到这个地位的果然都不是一般人,演什么像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