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大明海殇 > 190.直钩钓鱼
  美好的事物总是短暂,就像昙花,就像彩虹,所以我们要学会熟悉平凡,珍惜精彩。

  我和鸢在横滨的沙滩上度过了一个梦幻般的早晨,又在不悔、九鬼政孝等人暧昧的笑容之中,我们携手登车,我一声令下,大部队就准备向着江户前进了。

  当初我选择在江户——也就是现代的东京建立据点,并不仅仅是看重了这里日后的辉煌,更多的,还是考虑当世的情形。江户城位于武藏国江户乡,最早出现在镰仓时期的书籍《吾妻镜》里,名字意思是江川——或者荒川的出海口。

  这片土地几经风雨,在十五世纪初,江户城方才真正建立,那时候那只是个拥有一百多户人口的小城。

  而在北条氏获封关东土地管理权后,加大了对这个地区的开发,再加上江户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前有“天下第一坚城”小田原城为屏障,后有横滨、藤泽、横须贺为出海口,真的可谓能攻能守、能进能退。

  尤其是近些年,在重商重农的北条氏康不断努力下,江户在经济上,已经成为不下于京都的豪华地界,成为东瀛人人眼红的热土。

  所以我选择这里作为据点,因为只有这里,才能有效的辐射东瀛东部和东北部,成为我下一步东瀛商圈全攻略的有力踏板!

  来到江户之町,我并没有直奔据点而去,而是先在贸易街上转了一圈。现在江户还没有银座,没有新宿,没有东京塔,也没有迪士尼、麦当劳,有的只有战国时特有的、处处透着植物气息的繁华。

  眼下的整个江户之町被分为几个区域,地形西高东低,境内河道纵横,区域也是依据地形地势而建的。除了农产区、制造业区,最繁华的大概就是商业区、歌舞伎町和表演“能”的剧团町。

  这一点古今中外似乎都一致,大明朝京师最热闹的貌似也是八大胡同的风月场吧……

  于是我兴冲冲的里里外外转了一圈,对这后世东京都的前身产生了越发浓厚的兴趣,在这里,我真切的体会到一种熟悉却又陌生、两世情怀与感受交织的体验。这很奇妙,着实令我流连忘返。

  几个姑娘们也是花枝招展,东一头、西一头的寻找着好玩的物事,就像几只花蝴蝶在上下翻飞。

  鸢和岚是东瀛人,但是他们自由接受艰苦的训练,没有多少机会来到这花花世界,现在有了机会,自然是大为新奇;张佑熙和阿芙拉则是异域来客,更是看得眼花缭乱。

  不大会儿功夫,几个姑娘已经化妆成歌舞伎,涂着一脸浮世绘般的装束出现在我面前,一个劲儿摆弄着怪样子,逗得我们哈哈大笑。

  吃饭的时候,我们选择了一家特别传统的小饭馆,店里就老夫老妻两人,售卖的不过就是乌冬面、烧麦、寿司、渍物——也就是酱菜一类的小吃,再配上自家酿造的清酒,十分爽口,却让我吃的很是舒心。

  吃饱喝足,姑娘们继续跑去购物,代替夙暂时负责贸易的墨去据点交接货物,我则继续留在小饭馆里,有一口每一口的喝着清酒,看着窗外的大千世界。

  拉克申凑了过来,轻声道:“先生,我们就这样等下去吗?”

  我微笑着斜眼盯着拉克申,问道:“那你觉得怎样更合适?或者说,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拉克申微微坐直了身子,还是轻声的道:“我的意思是,听您的介绍,德川家康极其能够忍耐,我们这样消极的等待,会不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喝了一口清酒,“咕噜”一声咽了下去,望着远方,若有若无的问道:“很有可能!但是你觉得,我们如果按照他的节奏去接触,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

  拉克申默默无语,因为他虽然绝顶聪明,但是却不大了解东瀛人士——特别是这些高层人士的思路。

  于是我扭头望着九鬼政孝,问道:“政孝,你说说看。”

  九鬼政孝之前为了会面协调不力的事情很是低沉,但见我并不以为杵,反而兴高采烈的来了东瀛,他方才情绪逐渐高涨起来。跟了我这么久,再加上他本来就天资聪颖,很快就明白我是在和德川家康角力。

  但是即使他对我有着十足的信心,面对德川家康这个天字一号LYB,还是不敢轻言必胜,于是他考虑半晌,方才谨慎的道:“我觉得,先生的做法应该是对的!至少不能算错!”

  我挑了挑眉毛,示意他继续说。九鬼政孝也喝了口酒,放下瓶子,眼睛盯着瓶子缓缓的道:“如果我们按照他规定的时间、地点去碰头,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被痛宰一刀!却不一定能得到想要的效果。”

  见我并不作声,他就按照自己的思路继续说道:“德川家康之所以这样安排,就是两头不想得罪,既不想让秀吉知道他与我们接触,也不想让我们觉得明显薄待。但是很明显,由于我们处于明面上的弱势,所以他还是表现出了自己的倾向性!”

  我嗯了一声道:“继续说!很好!”看着九鬼政孝的眼神里满是笑意。

  九鬼政孝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继续道:“所以我们现在实可谓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