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大明海殇 > 164.尴尬形势
  太阳完全升起来了!冬日里海面上的太阳,照的人浑身上下暖洋洋的,心里也一样。

  看着海面上渐行渐远、却剧烈燃烧着的战船残骸,我的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受。这一条船上的人可能和我素昧平生,我们远日无冤、近日无仇,但是却在此刻成了你死我活的敌人。说白了,还是为了权力与欲望。

  不过,既然敢追来、敢出手,就应该承受这样的结果。不是吗?

  渐行渐远,我让人从船舱里拿来一瓶梅子酒——这是我最近的新宠,举起瓶子,“咚”的一声拔开瓶塞,对着燃烧的战船微微一举,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此情此景,只有美酒是最好的伴侣吧!

  我发自心底的呼出一口气,这次明朝之行,虽然解决了问题——完美解决,但是我心里却十分的不快,早知如此......我还是会回去,毕竟我有自己应尽的义务,至于别人怎么选择,那是别人的事情。

  到达鹿儿岛是第三天的下午,寄港之后,我便直奔新建立的商会据点而去。

  在岛津家的大力支持下,我们的商会据点建成速度很快。据点仅店面的建筑面积就在一万平米左右,通体用整块、坚固的柏木制成,一层高约三米五,二层高三米左右,上面还有观览平台。

  这个据点从东瀛的角度来看,几乎可以算是一个小型的“城”,仅从防御性上而言,算是十分过硬了!

  港口的六个码头,其中三个我们有随时使用的权力,也是最靠前、设施最好的,看来岛津义久的确很重视与我们的合作。

  总的来说,对商会据点的建设进度我很满意。看来有必要去看望一下岛津家的话事人——岛津义久和他的兄弟们了。

  这次从明朝回来,我带来大量的特产,尤其是——酒。东瀛的酒度数低,喝起来很没有意思,所以我装了几乎一船舱的竹叶青、烧刀子,还带了十几坛子闷倒驴!我就是想看看这些整天鬼了神了的武将喝的找不到东南西北的样子!

  到了城下,自有人去通报,很快关门大开,我们便获得了进入城内的允可。赶着车子走过小天守,到达一之丸的时候,却有一个人在那里候着我们,我抬眼一看,却是岛津岁久。

  “哈哈哈哈!启蓝样,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岛津岁久热情的呼喊着。

  “正是!事情不大,也就算是解决了,这不就回来找你喝酒了?”我也笑着大叫道:“我还从明朝带来了好酒,今天让你好好过把瘾!”

  岛津岁久乃是酒中豪杰,前面就说过,每逢大宴,他不仅自己喝好,招呼别人喝好,还替兄长们挡酒,每次都从头喝到尾!所以听到这个酒字,顿时两眼放光道:“启蓝!果然还是你最了解我!我看看你都带了什么酒?”

  我不禁生出一个搞怪的念头——回头叫了声,九鬼政孝便从船舱里拿出一坛闷倒驴,我双手接过,递给了岛津岁久,哈哈笑道:“尝尝这个!明朝人都爱喝这个!”

  岛津岁久见了酒却是个急性子,一巴掌拍开泥封,放在鼻子前深深的一闻,顿时他就被闷倒驴那深厚的酒精浓度征服了!他仰天长长的“啊”了一声,看着我哈哈笑道:“这酒真是够劲!启蓝,你带了多少来?”

  我微笑着看着他,哼着道:“带了多少来?你先喝喝看再说吧!”

  岛津岁久不服,端起坛子就闷了一口!咕嘟一声下肚,他再次仰天“啊”了一声,又叫道:“真够热辣!宛如火烧啊!”

  旁边的从人看见岛津岁久脚下踉跄,心中顿时大惊!赶紧过来接过坛子,又有人扶着他站稳。抱着坛子的小姓低头闻了一下,立即红晕就铺满了脸庞!

  我指着岛津岁久哈哈大笑道:“这闷倒驴又岂是这么喝的?爽不爽?”

  岛津岁久眯着眼睛摇了摇头,正要说话,却听身后一个声音道:“什么好酒?把岁久都喝晕乎了?”

  却是一个陌生的声音,我抬眼看时,却是一个高大的武将,岛津岁久回头看了一眼,哈哈笑道:“二哥,你来尝尝这酒,相当过瘾啊!”

  二哥?岛津四兄弟里,长兄就是家督岛津义久,老三是岛津岁久,老四岛津家久,而老二就正是九州岛第一勇将、枪术达人岛津义弘!

  这岛津义弘的身高在一米七五以上,这在平均身高一米四几的东瀛战国时已经堪称巨人!身上穿着一袭黑底红花的和服,头上梳着武士常用的月代发髻,眉目间有与兄弟有几分相似,但是棱角更分明,尤其是高挺的鼻梁,彰显着他豪迈不羁的性格。

  走到跟前,岛津岁久虽然见了美酒兴高采烈,却仍然没忘了给我们介绍,岛津义弘显然已经知道是我,于是便对我行了一个武士礼。我却按着明朝的武将礼仪还了礼——这也是基于双方身份,完全合理。

  各自见礼之后,岛津义弘招呼着我们往里走,不大会儿,就来到了二之丸的正厅。岛津义久正在正厅等着我们,见我来了,微微欠身笑道:“启蓝真像是一阵风,去得快,来得也快!”

  我也笑道:“那也比不得义久老兄的不动如山!当真才是稳坐钓鱼台啊!”

  岛津义久眼睛一亮道:“启蓝真是兵家高人,出口就是兵法!令人佩服之至!”

  他说这个并非随口言之,我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