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大明海殇 > 129.全身而退
  事出有异必为妖,我相信这一点。而且我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和判断,有时候说不清楚原因,但是却十分有效。

  空屋异响,虽然卫兵队长的解决方式无可厚非,但是我总觉得,如果扪心自问,如果我是那个队长,我会不会相信的如此轻松——如此微妙的关头,发生异动的原因,就是因为一条贪吃的狗?

  前世我在执行清扫任务时,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每次都是谨慎救了我的命。

  清楚的记得有一次,我去北海道执行任务,几经波折,就在快要接近目标时,我隐隐约约觉得自己似乎被人盯上了!不知道为什么,但是那感觉相当的清晰!

  当时外面下着漫天大雪,我就缩在一条泊在河边的木质渔船的船舱里,一动不动趴了七个小时!从中午一直趴到天黑,一动不动!

  期间,我用各种方式悄悄观察外面——在不暴露自己的情况下,我想尽了办法去查探、去搜索,甚至是微弱的引诱,都没有任何的回应!

  我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但直觉告诉我,我还不能动。于是我又趴了三个小时,再趴下去只怕天就快要亮了!那就一切都完了!

  于是我轻轻挪动身体,以渔船的船斗为遮掩,挪到背敌侧的船弦边,借着一朵云彩遮住月亮的时机,狠狠一咬牙,像条濒死的鱼般、一个折身翻出船舷,“扑通”一声砸进水中!

  几乎与此同时,只听一声沉闷的枪响、隔着包裹我的水流从不远处传进我的耳朵!听声音像是m24,那颗子弹擦着我头顶的水面划了过去,在水中拉出一条长长的白色水迹!

  果然有狙击手!我的直觉没有错!他就在我趴在船里时三点钟方向、四百多米外的雪堆之中!十多个小时,纹丝未动!而在我出现的一瞬间开枪!

  当然,长时间的瞄准还是让他的反应慢了一拍,有心算无心,我方才险死还生、逃出生天!

  刺骨的海水像砂纸一样摩擦着我的身躯,但是我知道,比起一枪毙命,这种冰水浴简直温柔的宛如情人的爱抚!我也知道,对面一定有先进的瞄准装置,所以我不敢远离船身的掩护,就像只牡蛎似的,吸在船底,一动不动,只有头露在外面。

  就这样,又过了半个小时,我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成了铁达尼号里的杰克,强烈的寒冷让我已经快要失去知觉!我清晰的感到体温正在离我而去,便下定决心,再过五分钟,如果他还不出来,我就拼命游到对岸,冲上岸去,然后听天由命!

  五分钟过去了,我知道,我不能再等了!就在我的手准备离开抓手的位置的那一刻,头顶上传来一个声音:“看来真的游走了!”

  是个男声,冰冷的掉冰渣。接着是个女声:“应该是从水底潜游走的,不然热成像还是可以看到。”

  声音同样冰冷刺骨。

  我微微张着嘴,防止牙齿碰撞的声音被他们听到。两人又在船上搜索了一阵,男的说了句“走吧!”两人的脚步声方才离去。

  我刚要爬上船去,忽然心中隐隐觉得不妥,便再次强行忍住!为了让自己不冻僵,我颤抖着从兜里掏出那针珍贵的战场强化剂,左臂微微用力,将胸口拉出水面,右手反握着针剂,一下子扎进胸口,将药液推了进去!

  剧烈的疼痛让我几乎昏死过去,但是疼痛对此时的我而言,简直宛如蜜糖!它让我不至于丧失意识,保持着清醒。同时,一股热流涌遍我的全身,饮鸩止渴般,我再次被力量充斥!身心灵魂都在痛并快乐着!

  就这样,又挺了二十分钟,我心中疑惑,难道他们真的走了?是我多心了?

  就在我彷徨的时候,那个男人的声音又在头顶响起:“真的走了。”

  “嗯,我们也回去吧。伊藤先生还等着我们回话。”是那个女声。

  “……”那个男的沉默了一会儿,继续道:“肯定是对面派来的,不知他们请的是谁,意识这么可怕,居然躲过我们的伏击!”

  女的却不在意的道:“管他是谁,不也被我们击败了?走吧!”

  一阵轻微的响动之后,二人的脚步再次远离。我忽然觉得一阵心悸,必须离开这条船!于是我奋力向后方、河水退潮后露出的礁石游去!就在我刚离开船身二十米的距离时,一声轰响从身后响起!

  他们炸了那条船!这大概是永绝后患的最后一招吧!我顺着爆炸的水浪就势一个下潜!身体却被水浪推向河底!

  等到我能控制自己的身体,抬头看时,我离那块礁石大概还有十几米距离!便奋力游了过去!

  当脚踏上礁石背敌侧的一瞬间,我一个踉跄,险些栽倒!硬生生控制住自己的身体,靠在礁石上,抖抖索索的掏出巧克力咬了一口的同时,远处响起了雪车的引擎声,逐渐远去!

  回到北海道的据点已是当天下午,我一头栽倒在床上,任由同伴用尽办法抢救我!就这样,我一躺就是十天,方才熬过了战场强化剂的副作用,以及失去体温带来的病痛。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