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大明海殇 > 73.炉火忆当年
  第二天早朝上,兵部尚书李再兴正式递交了修葺长城关城的折子。殿上文武百官均对修葺长城一议表示赞同,连一向抠门的户部都表示,今年税银较往年有较大幅度的增加,应当支持先修关防,但应有重点,不能漫灌。

  李再兴表示,将重点修葺自居庸关到山海关的长城关城,其余地方只是补缺加固。户部表示赞同。

  明神宗朱翊钧着内阁研究,从速票拟意见。张居正应了后,问了一句,各段可有指定负责人选。

  李再兴应道:长城山海关段,拟由辽东总兵李成梁负责,居庸关段,则由昭勇将军、副留守都指挥孙启蓝负责。

  听到我的名字,张居正楞了一下,随即不再问话。而是向朱翊钧表示,将尽快票拟意见,提交圣裁。

  当天下午,张府着人来找我,说首辅请我去府上一晤。我正在院子里习练虎贲式,接到通知,知道张居正要说什么,便立即更换衣服,收拾装束,带着不悔和九鬼政孝离开问海阁,随着张府门人前往会晤。

  到门前下马,随着管家一路穿行,再次来到张居正的偏厅。管家掀开厚重的帘子,我进到堂内。

  整个偏厅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中药味,大概能闻出来的是两三味补药。估计张居正听从了我的建议,开始着力保养身体,我打心眼里感到欣慰。

  人最重要的是自救。自己不动,别人急死也是闲的。

  到了厅里,当朝首辅正围坐在火炉旁,一口一口慢慢的啄饮着清茶。见我进来,笑道:“启蓝来了!过来坐!”

  说着,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他对面的小椅子。

  我过去拱手见礼,坐下来,张居正推过一只空杯,端起面前的茶壶给我倒了七分,笑道:“冬日里,黄芪加高丽参冲饮,最是补气。”

  我微笑了一下,端起杯子,闻了闻,气味纯正;抿了一口,入口甘甜;再端起杯时,便一饮而尽。

  张居正笑道:“到底是年轻人。我年轻时,也如你这般喝茶。”

  我又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张居正端着杯子,吹着抿了一下,笑道:“听戚南塘说,李再兴找过你了?”

  我放下杯子道:“正是。”

  张居正又喝了一口茶水,微笑道:“这个人虽然顽固,但却没有那些清流的迂腐,是个实实在在干事的人。”

  我点头道:“所以我在交往时,颇有拉拢之意。”

  张居正忽然笑的很开心,问道:“听说,他有将女儿交付给你的意思?他那个宝贝千金可是有意思的紧。”

  我笑道:“这人人都知道了,我若是不娶她,岂不成了陈世美?那可是要被追杀的!”说这句话时我绝没想到,这追杀的话居然一语成谶,当然这是后话。

  张居正哈哈大笑道:“就怕你没那个胆子!那个奇女子可是驾得船、出得海、打得水战的,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也能把你提溜回来!”

  我苦笑道:“怎么感觉粘上个捕鼠夹子?”

  张居正又是大笑,却因为中气不足,笑中带着喘。笑了一阵子,张居正收敛表情,对我道:“启蓝那,这修筑长城可是个苦差事,你当真愿意去?”

  我微笑道:“利国利民的事,我自是不会抗拒的。启蓝愿意去!”

  张居正叹了口气,良久道:“你的样子,倒像极了一个人。”

  我奇道:“像谁?”

  张居正定定看了我一眼,方缓缓道:“我寻了他三十年,没有寻到。倒是你有缘分,居然给碰上了!”

  我心里隐隐约约有了人选,却不做声,张居正微笑道:“你已经猜出来了吧!”

  我点头道:“略有考虑。”说吧,也不再卖关子,直接问道:“您说的可是师公?通灵道人?”

  张居正苦笑一下,叹道:“他是豁达大度,无他无我,上可通灵,唯余本真。还有那个他也是,飘摇海外,只留下一个我,还在这俗世里挣扎。”

  我猜得出,张居正说的那个他,是指叶公,却依然不开口。

  张居正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道:“他......我是说你师公,可是传授了你寒晶诀?”

  我点头答道:“正是。”

  张居正急切的道:“你且施展于我看!”

  我想了想,运起寒晶诀,将功力聚于右手,对着两人间空处打出一招,正是虎贲式中威力最大的招式“一虎不河”。

  张居正看到我的招式,眼中精光一闪,举手向我拳锋迎来!

  “碰!”两手在空中略一交击,随即分开!我只觉得手背上一阵火辣辣的,这便是烈息术,不,元阳诀的威力么?

  张居正看着手背上凝结的一层寒霜,双眼中流露出无限的哀伤。忽然奇道:“你在笔架山前后不过三个月,怎么寒晶诀进境如此之快?已达到了小成的地步!”

  我如实答道:“师公度化给我一颗种子,我将之消化了。”

  张居正叹道:“他竟然肯自损功力帮你!唉......秋声,你为何当年不肯如此帮我呢?”

  我不知他们当年的事,只能默默不做声。

  张居正望着炉火,发了半天的呆,忽然低着头轻声道:“把离霜给我看看。”

  我抽出离霜,双手递给了他。

  张居正接过刀,抚摸着刀身,低声道:“此刀长一尺一寸,乃是当年由大哥叶正卿打造。哦,就是你叶公。刀鞘上三颗宝石,却是我们三位金兰兄弟一起镶上去的。你看——”

  他握着刀鞘,将刀柄送的离我近些,让我看着道:“这颗蓝的,是大哥的最爱,他是至阴门派的嫡传;中间这块红的,却是我的,原因你也清楚;最边上这块白的,便是你师公,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