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大明海殇 > 30.出头的鸟儿
  广宁大营,总帅营帐。

  戚都督坐在上位,我和叶思忠进来行礼后,戚都督起身相迎,着我们坐在两旁下首。刚才在中军大帐,戚都督已经表彰了诸人,并写就功劳簿上报朝廷,预计不出半月,朝廷的封赏即到,或有功之臣进京面圣,当面封赏。众人高呼万岁。会后,戚都督命人将我与叶思忠秘密唤至他处,我二人便急急的来了。

  喝了一口茶,戚都督微笑道:“这一次,你二人临危受命,援救辽阳,完成的极其出色。特别是启蓝,

  毁敌粮草在前,攻敌不备在中,绝其根本在后,居功甚伟啊!”

  我连忙起身抱拳,逊谢道:“全赖都督指挥有方!”

  戚都督摆摆手道:“你坐!我的功劳在选将用人,你的功劳在临阵指挥,这个不需分辨,跑不了的。思忠,你说是也不是?”

  叶思忠欣然答道:“启蓝年纪虽幼,却是屡建奇功,实为都督左膀右臂之才,朝廷栋梁之资!”说着,他看了我一眼,我明白,他对我一直不愿全心全意留下来侍奉朝廷颇为遗憾,但人各有志嘛。只听他继续说道:“如此人才,一定要从厚封赏,绝不能便放了去!”

  戚都督心里是明白的,自从那次我跟他谈了关于效忠和合作的问题,他就知道我并不是一个愚忠的人,之所以这么干,一方面是尽道义,一方面是各取所需。而这次之所以这么拼命,更多的可能还是出于对汉民族的道义,不然我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剿灭名义上已投降鞑靼人残部。只是,用力有些过猛、操之过急了啊!他在想,我到底在担心什么?为什么这么急不可待?毕竟,我还不到十八岁啊!

  想到这里,戚都督看着我,微笑道:“启蓝,听说归途中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我点头笑道:“是有些不长眼的小蟊贼。”

  戚都督又笑道:“可知是何方蟊贼?”

  我端起茶喝了一口,摇头淡淡说道:“他们殉死前,曾喊尼兰可汗为其报仇。”

  戚都督笑问道:“对此你怎么看?”

  我放下茶碗,望着戚都督笑道:“都督,我为国尽忠,却遭此劫难,难道大人你还要和我打哑谜么?”

  戚都督哈哈大笑,抚掌道:“知道你有数,你却准备如何应对?”

  我端起茶,低下头又抿了一口,却不开口。

  叶思忠问道:“对此事,我也有疑惑,但总觉得若是他们,似乎来的太快了些吧!”

  我抬头望着叶思忠,揶揄道:“那你道何时方才是恰当时节?”

  叶思忠皱眉:“真是他们?”

  我放下茶杯,望着戚都督正色道:“都督,在下曾表明心迹,无心功名,但此时,贼人已将我视做都督一党……”

  戚都督闻言,捻须笑而不语。

  我继续道:“既如此,我便做个合格的马前卒、出头鸟吧!只是我有一事相求。”

  戚都督道:“但说无妨。”

  我拱手道:“我既与他们相搏,生死各安天命,但家人无辜,我怕徒遭黑手。是故,我欲将本家、叔父一家先行送出海外,我自在此来个裸官,请都督允可!”

  戚都督哈哈大笑道:“裸官!亏你说的有趣。我允了!只是,你欲将家人转往何处生活?”

  我看着戚都督,半晌方道:“马六甲。”

  戚都督沉吟道:“马六甲……先帝年间,华人领袖郑芳杨于马六甲建造青云亭,乃是马来至早之庙宇,供奉有观音菩萨、关帝、王母娘娘,是华人祭奠活动中心,当地水土宜人,民风淳朴,确是一个好去处啊!”

  我点头道:“我与东瀛商会联合,正欲拓展南洋业务。家人此去,却也有个营生。”

  戚都督点头称是,复又问道:“然则此后,你当作何打算?”

  我端起茶,抿了一口,仔细看着杯盖的花纹,轻轻笑道:“他们既当我是马前卒,必欲除之而后快,如此说来,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亦当除却他们的马前一卒啊!”

  而后,我们约定,五日后启程,前往京师面圣,拜见首辅大人,便各自散了。

  回到营房,我叫来九鬼政孝、鸢、墨,如此这般一番交代,他们各自准备去了。

  三日后,却是五月初四,是夜丑时,我带着九鬼政孝等三人,来到广宁官府署衙大门东侧五十丈外的一套民宅。

  那是套很阔气的四合院,门楼设在东南角,乃是按照阴阳八卦“巽”的方向开门,采用“坎宅巽门”之意,“巽”即东南,向东南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