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夺命阴阳路 > 第三百五十一章 行走的衣服
  龙腾大酒店的停车场上,各种各样的豪车出入。在这里,普通的车辆是没有任何停车位的。

  来往这里的人非富即贵,作为五星级大酒店的龙腾,一直是名列北长市大酒店前四。高服务,高标准,高定位是这里的口号。

  这两辆车子,就是中年妇女和谢科二人乘坐的。

  为什么是两辆?因为中年妇女不敢和二人共同坐在一处。

  上了酒店,选取了人流量最多的地方,一处充满阳光的窗边坐了下来。

  搓了搓手,中年妇女喝了一口玛琪雅朵,两分钟之后,才打开了话匣子。

  中年妇女的名字叫做陆雪山,是北长市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丈夫早逝,孀居多年。

  她和许多成功人士一样,早在年轻的时候便下海经商,经历过两次失败之后,在第三次创业终于事业腾飞,有了今天的地位。跻身于上层社会,承受着他人的敬仰。

  一切变得美好,守得云开见月明。她也闲暇下来,好好享受自己的生活,在一次酒会上,结识了现在的男朋友。他是一个不入流的歌手,一个有着梦想和远方的男孩。

  是的,在年过半百的陆雪山眼中,那个三十多岁,每天打扮潮流的男友,就是一个魅力四射的男孩。

  在一番追逐之下,两个人很快便陷入到了热恋之中。

  家庭事业加大欢喜,这对于她而言,可以说是达到了人生的巅峰。

  在事业上面花费的时间变少了,有时间出入各种场合,高档的宴会。

  然而,这一切在半个月之前发生了转变。

  那是一个周末,她一个人居住在自己并不算特别大的别墅中。

  醒来之后的她,精心打扮,准备去参加男朋友的公益演出。

  可当她打开衣柜的时候,她吃惊了。

  在衣柜里面,挂着两条裙子,一黑一白。

  说到这里,陆雪山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喝掉了一整杯的咖啡才略微平复下来。

  “我敢肯定,自己绝对没有那两条裙子。那是我自己的衣柜,保姆都不让碰触的。起初的时候,我以为是男朋友和我玩浪漫,故意给我制造惊喜呢。可是...”

  陆雪山的眼睛惊恐的转动起来,越来越局促不安。

  谢科和宇恒对视了一眼,已经猜到了大概。

  “那两条裙子不是你男朋友送给你的是吗?”

  “是的,不是他送给我的。起初的时候,他不承认,我还不相信呢。然而,接下来的事情,让我不得不相信了。我每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我的衣柜里面都会多几件衣服。裙子,风衣,长衫,甚至是底裤...”

  “我渐渐有了不安的预感,因为我发现,那些衣服都是被穿过的,上面还残留着别人的味道。我男朋友可能会送我底裤,但是他是绝对不会将别人穿过的衣服送给我的。”

  说到这里,陆雪山又向着服务员要了一杯咖啡,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后来呢?”宇恒迫不及待的追问着,眼中闪耀着光芒。

  他太兴奋了,终于又可以抓鬼,虽然每一次都是恶作剧。

  “我渐渐的感觉到了不对劲,找到了保姆质问起来,她是不是动了我的衣柜。保姆并不承认。为了找到凶手,我特意在我的卧室,衣柜里面,包括客厅以及庭院全部都安装了监控,你们猜猜我看到了什么?”

  陆雪山的额头上已经有汗珠冒了出来,她紧紧的捧着咖啡,向着角落之中蜷缩。

  “我看到了,是一套衣服,每天晚上在我睡觉之后,都会从庭院之中,走到我的别墅,在房间里面转一圈之后,回到我的卧室,将所有的衣服挂在衣柜里面。

  等到第二天早晨的时候,天还没有亮,衣服又会自动打开衣柜走出去。而进来的时候和出去的时候,穿衣并不同,便有了衣柜里面多出来他人衣服的情况。”

  她说的很快,好像说的慢了,便会忍不住窒息一样。

  “真的,只有衣服吗?每天晚上都到你的房间来?”宇恒追问。

  谢科在一旁偶尔喝上一口咖啡,一言不发。他在打量面前的女人,她说的是实话,并没有撒谎,但是她的微表情出卖了她,并没有将事实全部说出来。

  并且,她好像也没有看起来那样的害怕。

  “是的,大师。那是一套女人的衣服,很完整的,外衣,毛衫,围巾,裤子,皮鞋,包括袜子都有。并且我可以保证,真的没有人,只有一些衣服。”

  突然,她激动的上前来,抓住了宇恒的手:“你能够想象吗?一个全副武装,却没有人的人出现在我的家中是什么样子吗?太恐怖了,我都不敢回去居住,我也已经很久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宇恒安慰着受伤的女人,并且表示这件事情,他们会帮忙的。

  女人千恩万谢,掏出了一张支票,递给了宇恒。宇恒摇头拒绝,指向了谢科。

  她秒懂,又掏出了一张支票来,递给了谢科。

  两张支票上面的金额是一样的,都是十万。

  “劳驾两位了,如果能够解决掉之后,我还会有重谢的。也请两位务必要收下,这样我才安心。”

  在陆雪山的万般请求之下,谢科只好收起了支票。

  抓鬼也是有酬劳的。

  这已经是自己第二次有入账了。

  “大师,你们说那真的是鬼吗?可是她为什么要缠着我啊?我这一生可都是良民,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吧嗒吧嗒,陆雪山委屈的哭了起来。

  “现在还无法确定,带我们去你的家中看一看吧,那个衣柜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谢科提议。

  想要求证,是不是真的有鬼,只能够亲眼去看。

  陆雪山很纠结,显然是并不喜欢回去,但她还是答应了下来,用过了午餐之后,带着两个人返回到自己的住处。

  谢科一直都在观察着陆雪山,总是觉得她身上有着秘密,比如说吃饭的时候,胃口好的很,吃了一整块牛排不说,还吃了一份沙拉。

  能够保持这样的胃口,不知道是不是和她沉浸在商场,经历过大风大浪有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