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夺命阴阳路 > 第一百零四章 灵魂洗涤
  谢科默默的关上门,走了出来。他不忍去看,也无法去做什么。只是觉得自己的心很痛,很想杀人。

  就算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可那也是名义上的父亲,竟然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正在盛开的花朵,就这样被摧残了。

  “我忍无可忍,杀了他们一家四口,我的罪,我愿意承受。我只求让那个老妖婆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只恨我自己的实力不够,不能够消灭他。”

  提到石婆婆,秦椒咬牙切齿,眼中有血泪流淌。

  “一家四口?不是三个人吗?”

  谢科却发现了一个问题,孩子不是石家的,怎么会是一家四口呢?

  秦椒苦笑一声,解释道:“虎毒不食子,我怎么可能会杀自己的儿子呢?那个男孩是老妖婆的孩子。为了传宗接代,她又生了一个孩子,只是那个孩子和他一样禽兽,完全继承了那个老妖婆的恶心,经常欺负我的女儿,有一次还将女儿从楼梯上推下去...”

  通过解释,谢科终于明白了这个家庭的关系,秦椒带着女儿是外来的。石婆婆生第二胎的时候,刚满四十岁,倒也是可以生育。那个孩子,就当做秦椒和石辉的孩子。这样,可以掩盖石辉不能告人的秘密。

  那个时候,思想没有这么开放,不能生育的男人,就算地位再高,也会被议论,瞧不起的。并且,从古时候留下来的传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所以,石家人便想到了这样一个方法,确切的说是石婆婆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将刚刚失去了丈夫的秦椒娶进了家门,来掩盖家族不可告人的秘密。

  秦椒也为自己的女儿寻找一个美满的家庭,算是双赢的一场合作。

  或许,石婆婆的初衷是很好的,如果没有那样的禽兽行为,这个家庭应该是幸福美满的。

  可是,石婆婆讨厌一个外来的孩子,石辉也讨厌一个二婚的女人。这个家庭从来都没有快乐过。在石家人的眼中,秦椒母女就和普通路人没什么区别。一次酒醉之后,郁闷的石辉扑倒了秦椒的女儿。

  当时,秦椒想死的心情都有了,是她将自己的女儿推入到了火坑之中。

  事后,石婆婆更是觉得这样子很好,至少自己的儿子心里面平衡了,她才不理会一个陌生人的心情。于是这个老太婆就出了一个主意,将秦椒的女儿作为石辉真正的伴侣。秦椒自然是反抗的,所以石家为了报复,让秦椒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这一切,都是石婆婆的主意,让这一对可怜的母女陷入到了无尽的苦海之中。

  “我曾经想过带着女儿逃走,可是到最后,终归没有成功。后来,他们为了防止我说出这个家庭的丑事来,便给我吃毒品。这样,无论我说什么,都没有人会相信了。最后,我忍无可忍,在一天夜里杀了他们全家。”

  “当时,我也已经有了死念,只希望女儿能够脱离苦海。可是我失算了,那个老妖婆愤怒中杀死了我的女儿,所以,在杀了这家人之后,我也自杀了。”

  再之后,便是众人所知道的那样。秦椒因为心存善念,没有变成厉鬼,石婆婆也愤怒加身,变成了可怕的厉鬼,并且囚禁了秦椒。只是,因为毕竟是秦椒杀了她,那把杀人刀让石婆婆本能的畏惧,石婆婆也无法完全控制秦椒。

  说完这些话的时候,秦椒早已经泪流满面。

  谢科双拳紧握着,指甲划破了皮肉,镶嵌到肉里。

  愤怒,只剩下了愤怒,竟然有这样恶毒的女人。石婆婆是应该永坠地狱,永生永世的遭受磨难。这样的人,不配为人。

  他更加同情秦椒母女的遭遇,如果换成自己,只怕也会杀了他们全家,并且变成厉鬼,永远的鞭挞他们。秦椒是善良的,她还保持着善念。

  眼前的景象消失,再次回归到了黑暗的世界之中。秦椒跪在一旁,泪流满面。

  “大哥哥,你都知道了吧?这个可恶的老婆婆是不是应该魂飞魄散呢?”玉儿奶声奶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她更应该永入地狱,余生皆在痛苦之中度过,让她死都是便宜她了。”谢科的嘴唇都在哆嗦着。

  “只可惜,地狱是去不了了,就让她永恒消失吧。”玉儿紧绷着小脸,近乎命令的询问:“你是自己动手,还是让我替你动手呢?”

  “看来,你们是真的不给我老婆子任何活路了啊。那我就只能拼死反抗了。玉鬼使,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可以消耗你大部分的力量。”

  石婆婆再次站立了起来,她在威胁,用威胁来换取最后一丝生机。

  黑色的血液从伤口之中流淌出来,石婆婆整个人都在黑化,皮肤到衣服。如同一个从无尽黑暗之中走出来的老人。

  谢科也从愤怒中清醒过来,暗中还隐藏着一个人,和石婆婆拼一个鱼死网破并不是明智之举。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玉儿不允许石婆婆下地狱,非要灭杀。

  “老妖婆,你虽然是鬼使级别,但也只是刚踏入而已。想要消耗我,无异于痴人说梦,今日我便让你见识一下鬼使真正的力量。”

  玉儿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团白光从两手之间出现。

  在白光的照耀之下,全身上下暖洋洋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惬意。那种感觉,就好像无尽的寒冷中,感受到了太阳的照耀。

  “这,这是...”石婆婆瞪大了眼睛,露出惊恐的神色。

  “灵魂洗涤!”

  玉儿一声娇叱,白光飞出,笼罩在石婆婆的全身。

  黑色在一点点的褪去,石婆婆向着和善转变。可是下一秒,石婆婆的惨叫之声,便回荡在了整个黑夜之中。她的皮肤在被一点点的蚕食,灵魂在被撕咬。白光,就像是一个长满了嘴巴的怪兽,疯狂的攻击。

  这种痛苦,不亚于凌迟,甚至更加浓郁一些。石婆婆哀嚎不止,却毫无反抗之力。

  谢科咽了一口吐沫,虽然他也认为石婆婆应该被严厉惩罚,但是玉儿这眼皮都不眨一下的呆萌样子,着实让人心惊。

  “真正的鬼使,都有属于自己的技能,你虽然有了鬼使的实力,终归是相差太多。”玉儿缓缓说道。

  灵魂洗涤,便是玉儿独有的能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