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扛着AK闯大明 > 第11章 卷土重来(求推荐票!)
  正待刘鸿渐转身走出皇极门,装作回家拿火铳的空当,一个小黄门从外面一溜小跑冲了进来。

  “皇上,贼军又开始攻城了!”小黄门惊慌的没来得及行礼,一旁还未退下的礼部右侍郎张琦见这小黄门如此无力正想发作,但一听到小黄门禀告的消息,马上就低头不吭声了。

  崇祯刚走下台阶,听到消息一个趔趄,差点一屁股坐地上,幸亏身边的太监王二喜眼疾手快搀住了他。

  崇祯面色发白,被王二喜搀着回到了只属于他的宝座,半晌不言语,底下的众臣个个低头侍立,也不言语,朝堂上气氛格外凝重。

  终于崇祯撑不住了,扶着龙椅站了起来。

  “贼军围城不退,诸位爱卿有何良策?”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这颤抖不是来自于恐惧,而是肩头那千万斤的重担,即使上次围城时群臣的表现让他失望至极,即使他恨不得把这些大臣都拉到城头上守城,但是他不能,他也是从那一刻感觉深深的无力感,他需要帮助。

  可底下的大臣左看看、右看看,都默不作声。

  崇祯看向内阁首辅魏藻德,虽然现在他看着这些文臣很厌烦,但关键时刻,他这个真正的孤家寡人甚至找不到任何可以商量的人,也真的是悲哀。

  “魏爱卿可有对策?”

  此时一向口若悬河的魏藻德却支支吾吾,闭口不言,对于崇祯的垂青甚至不敢表现出一丝得意。

  因为他是知道自己的斤两的,除了耍耍嘴皮子游刃有余外,对于军事上一无建树,更何况是北京城已经被打了好几天,守备不足,如若乱说说错话,第一个背锅的就是他。

  “魏爱卿但说无妨,只要你开口,我立刻下旨照办!”崇祯步下台阶,走到魏藻德身边以示对他的信任。

  魏藻德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屁股撅得老高,但仍然是一声不吭。

  “无能!朕要你何用!”崇祯气疯了,一脚踢翻了龙椅旁边的器皿,崇祯有理由愤怒,他曾经那么信任他的内阁首辅,在大明危难之际执意让他魏藻德做内阁首辅,给他荣誉、权力。

  可是半年过去,他这内阁首辅不仅一无建白,唯一干的事就是倡议百官捐助,大臣们个个哭穷,忙了半年却只募到十几万两,还不够关宁军一个月的消耗。

  如今贼军围城,用到你了,你撅着个屁股有什么鸟用?难道能当大炮使?

  “皇上!”

  贼军围城,本就是千钧一发,君臣僵持了许久,满朝大臣竟然没人能提出个建设性的意见。

  崇祯大帝也是毫无头绪的在殿内急躁的走动着,刘鸿渐有些为崇祯大帝感到悲哀,终于是从殿门口走过来,开口道。

  “是你?爱卿可有破敌良策?”崇祯见终于有人肯站出来说话,就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般有些喜出望外。

  回过头来见是刘鸿渐,不由得又有些失望,毕竟一个连字都认不全的草民又能帮上什么忙呢?可想起之前刘鸿渐给他的惊喜,他还是耐下性子询问了一声。

  刘鸿渐见崇祯大帝面色郑重而殷切,弯腰拱手给崇祯行了一个晚辈礼,身旁的礼部尚书陈演皱着眉头又想发作,在他看来刘鸿渐奏事不下跪,已是犯了大不敬之罪。

  可看到魏藻德都没个声音,再想到当前的气氛,刚想脱口而出的训斥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魏藻德官职虽是礼部右侍郎,是他的手下,但他同样还是内阁首辅,这个超然的职位使得他们的所属关系发生了反转。

  “皇上,小的目前并无良策!”刘鸿渐理直气壮的说。

  “……”崇祯袖子一甩一屁股坐回龙椅,一声不吭,只是叹了口气,他并未怪罪刘鸿渐的无礼。

  北京的城防他是知道的,只剩三万守军,还都是步卒,连北京城内城城墙都摆不满,而且大部分士兵仍然在鼠疫中苟延残喘,而李自成余部至少还有二三十万可战的部队,他拿什么来赢得这场战争。

  “但是皇上,在下首先得去城头看看情况,才能略作定夺!”刘鸿渐说话有点大喘气,但地下的群臣却仍是跪着并未起来反驳,果然是一群只会窝里斗的庸才,刘鸿渐轻蔑的暗道。

  “准了,朕敕封你为京营副提督,协助王承恩守城!”崇祯闻得刘鸿渐的想法,直接下了旨,这个时候还能主动请求上城墙参与守城的,至少也是个忠勇之人。

  “皇上,微臣想起刚才的赌约,现在去城墙上守城,微臣正好可以顺便证明下,火铳是可以打三百丈远的,就是不知魏大人敢不敢一起过去看看?”

  刘鸿渐心里冷笑着看了魏藻德一眼。

  不远处的魏藻德额头开始冒汗,平时能跪许久的膝盖今天也不知怎么了,不禁感觉有些支撑不住,还有些打颤。

  刀箭无眼,更何况是当下这种情况,北京城的城防几乎是防不住的,他甚至都已经想好了退路,城破后,他只不过是换了个主子,跟谁打工不一样是打工,凭着他的资历,想必在新主子那里也能谋得一个要位。

  如意算盘打的倒是叮当响,可如今明显崇祯对他已经失去的耐性,而这让他更加骑虎难下,去吧?太危险了,听说贼军手里也有大炮,不去吧?老脸往哪搁?

  眼见崇祯大帝向他递去一个询问的眼神,魏藻德更加的慌张,豆大的汗珠从额头冒出。

  “回皇上,臣……臣……臣突然感觉头痛欲裂,臣不是不想去,臣昨晚吹了冷风,实在是头痛的要死,现在感觉浑身无力……”说着装作站立不稳,摇摇欲坠的样子,身后的张琦马上起身扶住了他。

  “哈哈哈!怕死就直说,还说的那么冠冕堂皇的,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刘鸿渐被这滑稽的表演逗乐了,同时也刷新了东林党人在他心中的无耻程度。

  众文臣对于刘鸿渐的放肆也是敢怒不敢言,倒是工部尚书范景文对刘鸿渐手里的火铳十分感兴趣,他身为工部尚书,掌管明军士兵的武器制作,如果刘鸿渐的火铳真的能打那么远,那对于大明来说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皇上,微臣倒是想见识一下这位小兄弟所说的火铳,恳请皇上恩准!”范景文上前一步启奏道。

  竟然还真有人敢跟他上城墙,看来这些文臣也不是个个胆小鬼,刘鸿渐对这个姓范的老头肃然起敬。

  “准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