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盛世嫡妃 > 第759章 王府夜宴(1)
  暗处,低声问道:“世子进去了,咱们怎么办?”

  “不用管,王爷说了只要小世子没有生命危险,都不用管他。”另一人答道。

  “好吧,我们也进去,希望里面守卫不是太森严。”想要保护小世子就必须随时跟着,但是一进来院子还想要寸步不离的暗中跟随困难就大多了。

  片刻后,说话的地方恢复了寂静。

  赵府隐秘角落一处有些阴暗的书房里,赵家的家主赵哲方正坐在书案后面神色阴郁的不知道在想写什么。正出神的时候,门外有下人低声禀告道:“老爷,李大人,朱大人王大人来了。”

  “让他们进来!”赵哲方猛然起身道。

  不一会儿,书房们被打开,几个中年模样的男子鱼贯而入,为首的一人边走边笑道:“赵兄,今天这个时候你将我们叫来做什么?”

  赵哲方看看的看了他们一眼道:“我想让你们见一个人。”

  “什么人让赵兄如此慎重?今天可是定王府小世子和小公主的周岁宴,咱们这些人虽然不起眼,但是如果不再终究是不好啊。”说到不起眼三个字时,男子话语中嘲讽的意味深厚。

  赵哲方沉默不语,只是转身往里走去。其他三人对视了一眼也跟着跟了上去。进了书房,专门隔出来供人休息的隔间里,软塌上躺着两个十岁左右模样的孩子。其中一人有些好奇的道:“赵兄,这是……这是大楚的小皇帝?!”倒不是他对墨随云熟悉,而是墨随云身上穿着的龙袍让人一见便知。

  赵哲方扯出一丝僵硬的笑意,道:“你看看另一个孩子。”

  三人齐齐的看向躺在墨随云身边的锦衣孩童,不由得同时惊呼出声,“小世子?!”

  看到软榻上昏迷中的锦衣男孩儿,众人都不由得大吃一惊。惊恐的瞪向站在一边的赵哲方。一人有些激动的上前一步,道:“你疯了吗?在璃城绑架定王府世子!”只要一想到这些年定王手上沾染的血腥,就让他们这些人不寒而栗。定王府还有那无孔不入的暗卫和麒麟,若是被定王知道了这件事,不只是他们这些人,只怕就连他们的九族和猫猫狗狗也难逃一死。

  赵哲方有些无奈的苦笑道:“我哪儿有本事绑架定王府世子?”

  “那是怎么回事?”众人神色凝重的看着赵哲方。

  赵哲方叹了口气道:“这些天有什么人来照顾你们,不用我猜吧?”听了他的话,三人神色都是一遍,只听赵哲方继续道:“他已经跟我说了,所以我才找你们过来。定王府世子失踪的消息肯定瞒不了多久,到时候定王府的侍卫和墨家军说不定会挨家挨户的搜查,到时候……只怕就藏不住了。”

  三人脸色都有些难看,盯着赵哲方道:“这件事,你找我们来有什么用?”他们原本都是大楚举足轻重的高门大族,但是投靠定王府之后根本不受重视。这一次定王大肆分封官员,却明显的将大多数名门世家排除在外。而之后,各家为了一个虚待的左相之位险些抢破了头,最后定王却将左相之位交给了一个外来的陈秀夫。那时候他们就已经明白了,定王根本不需要他们,跟着定王这些传承了数代的高门大族注定了只会走向衰落。所以,当墨景黎来找他们的时候,他们很快就动心了。不只是因为墨景黎许给他们的好处和未来,更因为他们必须奋力一搏。

  赵哲方有些苍老的脸上挤出一丝冷笑道:“你们以为若是这件事被定王发现,你们就能逃得掉?现在定王府正在到处找那位。万一他被抓住了,你觉得他会不会供出我们?”

  闻言,众人不由得一阵阵冷汗直冒。暗暗后悔起当初答应墨景黎的事情太过冲动了。或许他们都是被定王府的冷遇和左相之位的旁落气晕了头了,跟着墨景黎这样的人真的会有钱途么?但是事到如今,却也由不得他们走回头路了,不说定王绝对容不下背叛者,就说他们这些人或多或说都被墨景黎捏着一些把柄,他们就没办法回头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赵哲方低眉沉思了许久,摇头道:“小世子还有大用,不能动。但是……放在我这府里不安全。”众人对视几眼,纷纷点头。赵府并没有什么秘密的地方可以藏人,如果将小世子放在这里,时间长了确实不安全。

  “那要怎么办?”

  赵哲方想了想道:“我们一定要先找个隐秘的地方将小世子藏起来。”

  “那小皇帝怎么办?以那个人的心性,只怕也不会留着他了,不如……”

  “还不行,晚上的宴会小皇帝入宫不出席的话一定会引起定王府的怀疑的。”赵哲方摇头道。

  “启禀老爷,大楚瑜王求见。”门外,有侍卫低声禀告道。

  门外的屋檐下,墨小宝坐在屋檐下的雕梁上,弯着腰趴在窗户上方偷听这里面的计划,精致的小脸上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

  过了一会,几个人从书房里面鱼贯而出。离去前,赵哲方吩咐门口的侍卫看好里面的人,便跟着其他三人一起离开了。今天璃城里稍有些脸面的人都聚集在定王府里,如果他们不出现,反而更加的惹人怀疑。

  看到赵哲方等人离去,墨小宝悄无声息的从房檐上落了下来,看了看守在门口的两个人皱了皱眉。很快便眼珠儿一转从袖袋中取出一个玲珑小巧的玩意儿,对着其中一人轻轻一按。

  嗖的一声轻微的响动,门口的一人砰然倒地。另一个人吃了一惊刚刚开口想要叫人,却是眼前一黑也跟着倒在了地上。徐知睿冷着小脸站在柱子后面瞪了墨小宝一眼。墨小宝朝着他嘿嘿一笑,拉着他一起溜进了书房。外面,两个黑衣的暗卫无声的落在院中,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侍卫对视一笑。不一会儿,两个侍卫便被搬到了隐秘处,书房门口出现了两个穿着侍卫服侍毫不起眼的男子。

  “王爷心情可真好,这种时候还有时间锻炼小世子。”

  “估计这种难度,王爷根本就不屑出手吧。”

  “小世子胆子也正不小,就是忘了善后。”要是有人突然来了,发现门口躺着两个人岂不是就曝光了么?所以,身为暗卫还要随时随地的为主子善后啊。

  “以小世子和徐小公子的身量,根本处理不了这么大的东西。”

  两人对视一眼,不由得有了一个想法:小世子大摇大摆的进去,是不是笃定了他们会来帮着处理?

  书房里,墨小宝愉悦的手舞足蹈,一边欢快的东翻西找,不一会儿就找出了不少有趣的东西。这个府邸赵家也没有搬来多久,自然也就没有太多的秘密地方了。何况,就算有什么机关暗道也未必瞒得过从小就机灵古怪所学甚杂的某人的眼睛。

  徐知睿坐在软榻上,一边看着某人翻箱倒柜,一边看着软榻上倒着的两个人直皱眉头。许多时候,徐知睿当真不知道这个只打了自己两岁不到的表哥是怎么长成这副德行的。表姨明明温婉优雅,定王姨夫也是气势非凡有王者之风,但是这个表哥却长成了个四不像。除了那张漂亮的脸蛋还能看,就没有一刻消停的时候。

  “你是不是来看看他们两个?”徐知睿不悦的问道。

  墨小宝抬头瞥了他一眼,随手扔过去一个小瓷瓶道:“有什么好看的?他们中了迷药,给闻闻就能醒。这是云歌姐姐给的,能解所有的迷香。”说完,便头也不抬的继续翻看从赵哲方的一个锁起来的柜子里取出来的信件册子。

  徐知睿无言的将药瓶放在秦烈和墨随云鼻下让他们闻闻,果然不到片刻功夫秦烈就率先醒了过来。看到徐知睿倒也不惊讶,沉默的坐了起来。又过了一会儿,墨随云也醒了,他却没有秦烈那么淡定,险些叫出声来。却被秦烈和徐知睿一左一右双双捂住了嘴。

  墨小宝从书柜边上站起身来,随手将一个薄薄的册子塞进自己怀里,显然他已经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挥挥手道:“不用怕,外面是自己人。”墨随云看了看一身布衣的墨小宝,再看看身边跟墨小宝长得一模一样一身墨色锦衣比墨小宝更像定王府世子的秦烈,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墨小宝却完全不在意墨随云的震惊,笑眯眯的上前搭着墨随云的肩膀笑道:“好兄弟,这回多谢你了。”墨随云再傻也知道自己被人利用了,没好气的掀开墨小宝的手,指着秦烈问道:“他是谁?”墨小宝笑道:“这个不重要,是不是很像啊,像不像孪生兄弟?这个可不好弄了。”

  墨随云又打量了秦烈许久才道:“如此出神入化的易容术,难怪定王叔能够骗过西陵镇南王和黎王了。”墨小宝笑容满脸的抬手扯了扯秦烈的脸笑道:“这玩意儿特别难弄,寻常人根本学不会。我也不会……。”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