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盛世嫡妃 > 第685章 沐扬之死(1)
  沐烈抿唇一笑,并不回答他的话。

  过多的流血让沐扬眼前有些发晕,或许也是明白自己今日难逃此劫,也干脆不再强撑着了。挥了挥手挣脱了属下的扶持,任由自己跌坐在地上。歇息了片刻,沐扬才睁开眼睛问道:“瑶姬怎么样了?就算你不是她的儿子,这几年她对你总算是不错。你总不会连她也……”

  沐烈有些为难,并没开口。其实他原本希望沐扬不要问这个问题的,什么都不知道也就少一些痛苦。也让瑶姬免于应对眼前的事情,没想到沐扬还是问了出来。沐烈抬头去看秦风,秦风淡然看着沐扬。

  众人身后传来一个清越的女声,“我来说吧。”

  墨家军众人让开一条路,瑶姬从后面漫步走了出来,淡淡的看着模样。沐扬望着眼前的瑶姬,一身白衣,白色的白狐斗篷衬得整个人更加白皙清秀,与往日的艳光四射既然不同。虽然褪去了沐阳侯府的华贵衣饰,却更多了几分平和清丽,显然这几日并没有受什么苦。痴痴的望着眼前的女子,沐扬脸上终于挤出一丝惨笑。看到眼前的情形,还有什么不明白了?

  “为什么?瑶姬……咳咳,为什么要这样……”扬痛苦的望着眼前的女子,仿佛刚才沐烈给他的一刀都比不上瑶姬的出现更加让他万分痛苦。瑶姬神色淡然的望着他,道:“你还记得当年我带着孩子逃离的时候留下的信么?”

  沐扬有些恍然,半晌才想起来,点头道:“我记得……你说,这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我和沐阳侯府的人了。但是,后来你带着烈儿回来了,我以为……”

  瑶姬的笑容有些苦涩,“你从来没有将我的话当真过。从当年我带着烈儿回来的时候就明白了。到现在你还不明白么……我带着烈儿回来并不是我想明白了,而是因为,我本身就是定王府的细作。从我回来的那天开始,你就该防着我的。”

  沐扬很爱她,瑶姬一直都相信。但是沐扬却从未认真听她说过话,所以,沐扬也从未怀疑过她当初突然带着孩子出现在沐阳侯府的意图。只是以为她带着孩子在外面吃够了苦,自然就回来了。

  “你……你竟然如此恨我?”沐扬惨声道。

  瑶姬摇头,“不,我不恨你。”我只是不再爱你了而已,“定王府和王妃对我和孩子有救命之恩。沐扬,我只想让我的孩子在这个世上平安快乐的或者而已。即使……”即使要牺牲你也在所不惜。

  一口鲜血从沐扬的口中喷出,沐扬抬手阻止了想要搀扶他的侍卫,摇了摇头惨笑道:“瑶姬……我从未想过……”我从未想过,沐阳侯府竟然会毁在你的伸手。望着明朗乌云的天空,沐扬眼神悠远而空茫。还记得当年正是意气飞扬的少年时候,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他从倾城坊下打马而过,正好看到淡妆慵懒的绝色女子倚窗而坐,眉目倦然。从此,便落入万丈软红之中,沉迷不起。

  而现在这个女子,白衣翩然,眉目清冷。早就不再是当年倾城坊中那个一舞动京华的绝色舞姬。而他,也早就不是那个风流倜傥的翩翩少年了。

  沐扬突然仰天长笑,仿佛这一生都没有如此肆意的笑过一般。然后听到他的笑声的人们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喜色,神色凝重中更多了几分黯然和悲伤。

  “瑶姬,你过来……我有几句话想问你。”沐扬定定的望着瑶姬道。

  瑶姬点点头,漫步走上前去。

  “娘亲,不要!”沐烈着急的叫道。

  “瑶姬!”秦风皱眉,沐扬此时已经是穷途末路,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拉着瑶姬同归于尽。瑶姬回眸淡淡一笑道:“没关系。”看到她淡然的笑容,秦风心中微沉,皱了皱眉,却没有再开口阻止。

  瑶姬走到沐扬跟前蹲下,“你想问什么?”

  沐扬看着她,“你真不怕我杀了你?”虽然他现在身受重伤,但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下,要杀了手无缚鸡之力的瑶姬却还是不难的。瑶姬神色平淡,漠然不语。沐扬淡淡的苦笑,低声问道:“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在璃城,他很好。”瑶姬道。

  “是定王府带走了孩子?”沐扬带着略微的希望问道,或许在他心中仍旧不相信眼前的女子会背叛他,或许她只是为了孩子不得不为之?只可惜,现实的残酷却让他不得不面对,瑶姬微微摇头,“不,是我主动要求来的。我不恨你,但是沐阳侯府却让我们母子全天下都没有容身之地。我唯一可以去的西北……却跟沐阳侯府有仇。定王想要毁了沐阳侯府,想要老侯爷痛不欲生。而我,想要我的孩子在定王府的护佑下平平安安的活着。就这么简单。”

  “定王……”沐扬痛苦的闭了闭眼。沐阳侯府原本跟定王府没有什么仇,但是那一年父亲奉先皇之命对定王妃出手却是给沐阳侯府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这些年,对定王妃动过手的人,墨景祁死了,西陵权贵死伤大半,镇南王府险些断子绝孙,北境王任琦宁国破家亡,凭什么只有沐阳侯府能够幸免于难?原来……定王早就已经开始动手对付沐阳侯府了,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

  父亲一生最看重的沐阳侯府的荣耀,在他们死去之后将会背上乱臣贼子的骂名,沐阳侯府从此断子绝孙,而已的子嗣……流落在外,他们竟然连见都没有见过。却将一个来历不明的细作当作唯一的子嗣捧在手心上疼了几年。定王的报复……果然够狠!

  “父亲……父亲还没有死是不是?!”沐扬从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一把抓住瑶姬问道。如果定王安排这一切就是为了报复沐阳侯府的话,那么就绝不会让父亲这么早死去。

  瑶姬微微叹了口气,望着沐扬焦急的眼神,轻轻的点了下头。沐阳侯现在确实还没有死,但是瑶姬却知道,谁也救不了沐阳侯。他的结局也早就已经定下了,绝对不会比现在的沐扬更舒服的。

  瑶姬明白的事情,沐扬又怎么能不明白?他本也是绝顶聪明的人,知道了这么多的事情只是片刻间便将所有的事情都串联起来了。从瑶姬和沐烈被劫走那一刻开始,就是一个完全正对沐阳侯府或许还有墨景黎的圈套。

  “定王……好手段……”最后,沐扬也只能如此苦笑道。

  “瑶姬。”秦风沉声道。他们在这边的动静不小,耽搁久了如果让赵廉的大军发现赶过来,就会有麻烦了。瑶姬点点头,站起身沉默的走到了秦风身后。沐扬目光复杂的从瑶姬身上落到站在秦风身边的沐烈身上,终究还是摇了摇头,“沐阳侯府的罪过,沐扬一身承担,求定王和王妃放过家父一命。”

  在场的人没有回应,定王定下的事情又岂是那么容易推翻的。定王能为了折腾沐阳侯府忍了这么多年,而没有在当年一剑杀了老沐阳侯,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只怕就是王妃亲自求情也未必管用。秦风沉声道:“我会将你的话转告王爷,王爷的决定没有人能够左右。不过……沐阳侯暂时还不会死。”王爷还要见老沐阳侯,自然不会让他死。当然如果他自己自杀了又另当别论。

  沐扬终于沉默的叹了口气道:“是我想太多了。瑶姬……保重……”话音未落,只见沐扬原本因为失血过多有些迷离的眼睛突然猛地睁开,一把拔出了身边的侍卫手中长剑。一道血光闪过,沐扬定定的望着远方,渐渐的失去了光泽。

  瑶姬闭了闭眼睛,没有再看身后躺在血泊中的男子。转身往后面走去,沐烈看了一眼秦风,也转身跟了上去。秦风扫了一眼眼前的情形,沉声吩咐道:“去将沐阳侯带出来……沐扬的尸体给他送过去。”

  即使是旁边铁血的黑云骑将士见此情形,也不由得流露出了一丝不忍。只能在心中叹息,老沐阳侯倒霉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幽静无人的小山坡上,瑶姬独自一人坐在山坡上望着远处依然有些萧条的景色出神。沐烈走过来坐在她身边,沉默不语。

  许久,瑶姬才淡淡笑道:“你怎么不跟他们一起走?”如今战事正烈,秦风等人并不能在此停留太久。沐烈摇摇头道:“义父说后面没有我什么事了,我留下保护你。”

  瑶姬不愿跟着大军一起离去,秦风也并没有勉强。只是留下了人暗中保护她,沐烈也跟着留了下来。后面的事情就是战场上明刀明枪的对决了,墨家军就是再缺人也不会让一个小孩子上战场。看着瑶姬黯然失神的沐扬,沐烈叹了口气,道:“你要是想哭就哭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其实他也有点想哭,他从小无父无母是个孤儿。虽然有定王府照料也没受什么委屈,但是却总没有有亲爹亲娘疼爱的孩子开心。沐扬当了他几年的便宜爹,对他是真心不错的。难怪当初训练他的老师说做细作的最重要的不是武功也不是能力,而是要有一颗坚硬如铁的心肠。他都是这样,瑶姬有多难过就更不用说了。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