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盛世嫡妃 > 第683章 坐收渔利(1)
  沐扬冷然一笑,他一个人离开什么也别想做,只要墨景黎派人追杀就能弄死他,更不用说救人了。

  旁边,雷腾风皱了皱眉,道:“沐阳侯,稍安勿躁。你们不觉得这件事有些诡异么?”沐扬和赵廉同时望向雷腾风,雷腾风沉声道:“楚皇也不是傻子,如果他真的要杀沐阳侯,为何会将老沐阳侯的死讯这么快宣扬出来,还只派了十几个侍卫来传旨?难道他就不怕沐阳侯会抗旨不尊甚至当场就反了?”

  沐扬看着雷腾风,冷然道:“镇南王世子的意思是我父亲没事?还是说那传旨的人不是墨景黎的人,是别人易容的?”

  雷腾风哑口无言,墨景黎身边的几个人他们也都认识。若是易容的话,在这么多人面前绝对不可能没有丝毫的破绽,就连那些死了的御前侍卫,他们之前都在墨景黎的军中见过。又怎么做的了假?

  良久,雷腾风叹了口气道:“沐兄若是相信在下的话,再等一天。让我们弄清楚了大营那边的消息再说。到时候如果真的……在下亲自护送沐兄出营,若是楚皇怪罪下来也由在下承担,也免了赵将军的为难。”赵廉一听,自然是同意,无论如何能够先稳住沐扬才是最重要的,不然这军中只怕马上就要哗变了。连连点头道:“雷世子说的不错,贤侄,如果到时候真的……老夫也不拦你!”

  沐扬沉默了片刻,终于点头道:“好,就再等一天!”

  楚军大营中,墨景黎神色阴郁的盯着跪在下面簌簌发抖的太监,沉声道:“你说什么?”那传旨的太监脸色惨白,战战兢兢的道:“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奴婢无能……沐阳侯不肯接旨,还说……沐阳侯府对大楚忠心耿耿,皇上昏庸、枉害忠良……将皇上派去的侍卫都杀了。幸好、幸好西路将军及时赶到,才救下了奴婢一命……”说话间,那太监已经泣不成声,一副被吓得不轻的胆怯模样。

  墨景黎盯着他打量了半晌,只见那太监原本干净的衣服上沾上了不少血迹和灰尘,神色间也满是疲惫和惊恐之色,还有隐忍的痛楚。显然也受了一些伤,“好……好一个沐阳侯,好一个沐扬!把沐敬明给我带上来!”

  沐敬明是老沐阳侯的本名,只是他年轻的时候便受封沐阳侯,因此称呼他本名的人却是极少了。不多时,老沐阳侯便被侍卫押着走进了大帐里,不过才两天的时间,原本还精神抖擞的老沐阳侯却已经苍老了许多。原本就斑白的头发显得有些乱,一双利眸也变得有些黯淡无光。监牢之中的生活自然也不会有多么美好,整个人显得苍老无力。

  “沐敬明,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墨景黎厉声问道。

  老沐阳侯一怔,有些不明白出了什么事让墨景黎如此大怒。再看了一眼跪在旁边一身狼狈的传旨太监,老沐阳侯心中一震,若有所悟。

  “老臣冤枉,请皇上明察。”虽然心中已经猜测到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老沐阳侯却不能承认,只能装傻。墨景黎冷笑,“明察?你说沐扬没有反叛之心?但是他却敢杀了朕派去传旨的侍卫,敢骂朕昏庸,这就是你说的沐阳侯府对大楚的忠心耿耿?”

  “皇上……这一定是误会!小儿绝不会如此无礼的!”老沐阳侯焦急的道。沐扬的性格他了解,绝对不会如此冲动行事。何况,他还在楚军大营之中,沐扬就算是投鼠忌器也绝对不会冒然杀了皇帝派去传旨的人。

  跪在旁边的太监心中一动,尖声道:“沐老侯爷,你的意思是咱家欺瞒皇上?诬陷沐阳侯不成?!皇上,奴婢冤枉,求皇上派亲信之人再去查探,免得奴婢受这不白之冤。沐阳侯残杀皇上派去的侍卫,是军中数千将士亲眼所见,奴婢不相信沐阳侯能够堵住那么多人的嘴,何况西路将军虽然是事后才赶到的,但是镇南王世子却是从头到尾都在场的,请皇上明察!”

  见那太监一脸悲愤的模样,墨景黎心中又更信了三分。何况他本身就已经怀疑沐阳侯府了,下面的人也不过是略加推波助澜而已。

  冷笑一声,墨景黎道:“朕当然会查!高铭!你带朕的圣旨走一趟,告诉西路将军赵廉,拿下沐扬来见朕,若有违抗,就地处决!”下面一个将领出列,拱手道:“末将遵命,末将一定带沐扬回来向皇上请罪!”墨景黎轻哼一声,他对沐扬请不请罪没有兴趣,他只担心沐扬会不会带着手下那十几万兵马早饭。毕竟沐家在大楚军中还是颇有些影响力的。想了想,墨景黎道:“朕再给你五万精兵,协助西路将军防御吕近贤部!”

  “是,多谢皇上。”高铭朗声拜谢,他当然明白墨景黎的意思。这五万精兵并不是真的给他防御吕近贤的,而是万一沐扬有什么异动,好跟西路将军一起联手弹压。

  老沐阳侯看着眼前身形高大挺拔仿佛一脸正气的高铭,心中隐隐有些绝望。任何人都不可能只有朋友而没有敌人,正巧,这高铭跟沐家就素来不对盘。沐家是将门之后,高铭和沐扬年龄相近,但是沐扬的家世却远不是高铭这样的草根出身能够相比的。所以,即使高铭从墨景黎还是个没有实权的王爷的时候就跟着墨景黎了,但是墨景黎登基之后,他的地位依然远远的不如沐扬。这两人不和可以说是整个楚军上下都知道的事情了。墨景黎拍他前去,虽然说可能是担心别人跟沐扬交情好手下留情。但是派高铭去却几乎等于绝了沐阳侯府的生路。

  老沐阳侯颓然的跌倒在地上,墨景黎却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拂袖而去。

  一直跪在旁边的太监连忙爬起来,让人将老沐阳侯重新押回牢中严密看守。老沐阳侯狠狠地瞪着那太监目眦欲裂,他敏锐的感觉到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他此时被墨景黎囚禁,即使想要做什么调查真相也无能为力。那太监看了一眼四周无人,突然凑近了老沐阳侯低低的一笑,压低了声音道:“老侯爷,你别怪咱家。谁让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果然是你!”老沐阳侯厉声骂道。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将人押下去好好看守。若是让定王府将人救走了,咱们谁也别想活了。”那太监挥挥手尖声道。老沐阳侯毫无反抗之力的被人拖了出去。

  一天后,传来的消息却让众人十分无奈。

  “启禀大将军,皇上命高铭将军率领五万精兵前来相助大将军。”大帐里顿时一片沉重,沐阳侯府的部将更是脸色难看之极。

  沐扬冷笑一声道:“五万精兵来相助赵将军?”嘲讽之一溢于言表。在场的人都明白,说什么相助,去去五万人马能抵得上什么事?现在大营中有原本的西路军十多万人,沐扬手中十万人,还有雷腾风的十几万人,总兵力在四十万以上,本身兵力就已经是吕近贤的两倍了。如今这五万人只怕不是用来对付吕近贤的,而是用来防备沐扬的。

  赵廉长叹了口气,问道:“高将军到哪儿了?”

  士兵禀道:“高将军的大军已经在三十里外了。另外……高将军派人来传令……沐阳侯意图谋反,请将军即刻将他拿下爱,等高将军到了之后好押解回大营交由皇上发落。”此话一出,在场的沐阳侯府的部将纷纷站起身来,神色不善的盯着众人。

  正在赵廉左右为难的时候,营外传来了喧天的战鼓声。赵廉心中一震,很快的有了决断,沉声道:“墨家军叫阵,众将随本将军出营迎战!”

  说完,也不管沐扬等人,直接走了出去。雷腾风站起身来,看了看站在一边的沐扬,叹了口气摇摇头也跟了出去。大帐中,留下来的沐阳侯府的部将低声问道:“侯爷,咱们……”

  沐扬闭了闭眼,决然道:“愿意留下的跟赵将军出营迎战,愿意跟我走的,咱们现在就走!”在场的众人,有几个无声的退出,跟着赵廉出去了。剩下的却都是愿意跟着沐扬走的。虽然选择不同,此时却没有人有心思去鄙视谁。跟着沐扬走这条路并不好走,沐阳侯府没有定王府那么大的势力,不是说你带着一直军队走了就可以画地为王的。这些愿意跟着沐扬的可以说都是沐阳侯府的心腹,要不就是沐阳侯府与之有救命之恩的人。

  沐扬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沐扬多谢诸位,回去带齐各自的兵马,我们立刻便走。”

  于是,大营外,两只兵马前后出营却是奔向不同的地方。沐扬来的时候带来了十万兵马,但是真正跟着他走的却不过三四万人。望着沐扬带兵离去的方向,赵廉微微叹了口气,有些萧索的眼中带着惋惜之意。沐扬将来的路,只怕是走不了多远了。原本若是给他时间的话,沐扬会成为一个完全不逊色与他父亲的将领。但是现在,带着区区三四万人,既没有粮草,也没有后援,沐扬将来的路可说已经注定了。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