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盛世嫡妃 > 第660章 父王的设计(2)
  闻言,叶璃忍不住一脸黑线。

  果然如墨修尧预料,第二天北戎大军就已经改变了战术。不再如往常一样等着墨家军前来攻城。而是抢先一步率领骑兵冲出城来,直接在城外数里以外的地上跟墨家军决战。虽然墨家军早有准备,但是却依然被北戎铁骑的横冲直撞造成了不少的麻烦。不仅伤亡的人数有上升,而且别说是攻城了,就连城墙的边儿都没有摸到。虽然北戎也有损伤,但是最多也只能算是个半斤八两,各有损伤。和之前的轻而易举便取得胜利相差不知凡几。

  一回到营中,众将领便聚集在一起纷纷出言讨论怎么对付北戎的骑兵。其实对付北戎的骑兵墨家军已经可算得上是经验相当丰富了,毕竟墨家军和北戎交战的次数并不少。墨家军的黑云骑之所以如此强大有很大的程度上就是因为北戎骑兵的存在。但是如此大规模的交战,在两国的历史上却都不多见。即使当年墨家军损失惨烈,却也是因为那些将士都是枉死而非战死,如果说是战死的话,只怕还没有这一次的多。因此,如今再以骑兵对骑兵却有些不合适了。黑云骑因为这几年的发展,人数也不过十五万左右,但是北戎却是基本上全是骑兵。

  “怎么样?大家有什么好主意?”陈云问道。

  旁边,孙耀武嘿嘿一笑道:“北戎的马确实是厉害,但是如果他们的马都跑不动了……”孙耀武算是野路子出身的武将,打仗素来有些猥琐。云霆有些不解,皱眉道:“向他们的战马下药了?但是战马是北戎大军的根本,他们肯定派人严加看守,想要下药……就算是有麒麟帮忙只怕是很难。”何况,那么多的战马要多少药才能全部药倒?而且,还必须全部同时实行才能成功,但是几十万的战马……那需要多少人去下药?

  孙耀武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当然不是派人去下毒,只怕派人去刺杀耶律野都比给战马下药靠谱。”大家相处了不少时间,也都了解各自的脾气,闻言云霆也不生气,看着孙耀武道:“那你有什么想法?总不能是白说这一句吧?”

  孙耀武笑道:“本将军怎么会说废话?咱们可以这样……”俯身过去,孙耀武在云霆耳边低声说了几句。闻言,云霆眼睛一亮,趴在旁边的陈云耳边又是一阵嘀嘀咕咕。众人围着火堆,气氛顿时热闹了起来,孙耀武的法子似乎一下子开启了他们的思路,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的热火朝天。

  “我觉得可以这样……”云霆道。

  “我觉得这样更好……”周敏得意的道。

  “其实我觉得这样更不错……”陈云补充道。

  不远处的隐蔽处,叶璃站在墨修尧身边含笑看着营地里围着一团火激烈讨论的众将,笑道:“看来之前的提醒还是有用的,今天这一仗倒是完全没有降低他们的士气,到时更加的有斗志了。”墨修尧点头道:“如果连这点挫折都算不上的麻烦都克服不了,他们也没有资格待在墨家军了。”

  “修尧觉得他们的办法能有用么?”

  “有没有用明天看看就知道了。”

  第二天的战场上,刚刚一开战墨家军各种奇怪的法子层出不穷。墨家军马背上帮着成袋的干草和马儿喜欢的食料。袋口一放马料到了一地,北戎这个月份粮草早就有些吃紧了,马儿一闻到草料哪里还走的动怒,一开始低头吃草就被扑上来的墨家军战士砍杀,就算没被砍杀的也不过片刻间便被草料里面的药给放倒了。

  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陷阱,绳索,长枪,长弩等等,五花八门只有做不到的没有想不到的。这些东西显然都是连夜刚刚赶制的,虽然不怎么顺手却也还是对北戎大军造成了不小的伤痛。这一天,却再次以北戎的败退回城为结束。

  北戎大营里,耶律野再一次雷霆大怒。其实他也知道今天这一战失利实在是怪不得赫连鹏,但是连战连败的失利之下,不将赫连鹏狠狠地骂一顿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发泄心中的怒火。

  赫连鹏也不辩解,跪在大帐中央等着耶律野发完火。

  发完了火,看着跪在大帐里的赫连鹏,耶律野也有些愧疚,皱了皱眉挥手道:“赫连将军起身吧。”赫连鹏沉声道:“都是末将领兵不利,请七殿下降罪。”耶律野叹了口气道:“这也怪不得你,定王府的人素来诡计多端。说知道他们会相处这样阴损的主意。”而墨家军会想出这样的主意,只怕也正是明白了北戎的粮草紧缺这个弱点。

  赫连鹏道:“殿下不必忧心,今天这样的法子可一不可再。过了今天我们有了防备就再也没有用了。不过就怕他们又想出别的法子来。”

  耶律野皱眉道:“赫连将军有什么办法?”

  赫连鹏道:“我们之前的想法并没有错,北戎骑兵确实给墨家军造成了不少的麻烦,不然他们也不会宁愿消耗自己的粮草这样的方式来对付我们的骑兵。末将的意思,我们要加快速度,更加猛烈的攻击墨家军,让他们应接不暇。”

  耶律野沉吟了片刻道:“也罢,就照你说的办。”

  “启禀殿下,王庭有使者求见。”帐外的侍卫禀告道。耶律野和赫连鹏对视一眼,耶律野皱眉道:“王庭的使者,这个时候……父王怎么会派人来……”

  赫连鹏沉声道:“殿下,这个时候王上派使者前来,如果不是想要犒劳殿下,那么只怕……大事不妙。”但是谁都明白如今北戎战事不利,北戎大军连战连败,要说是犒赏实在是很难让人相信。耶律野心中也是有数,点了点头吩咐道:“去请舅舅一起过来。”赫连鹏沉声应道:“是。”

  不一会儿,赫连真和赫连鹏进了大帐,王庭的使者也刚刚道。只见那人站在帐中一副恭敬的模样看着耶律野,但是赫连真和赫连鹏心中却是一沉。这人是耶律泓的人,这个时候北戎王派来的使者却是太子一系的人,这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

  使者侧首看了赫连真和赫连鹏一眼,笑道:“七殿下,微臣现在可以宣读王上的诏书了么?”

  耶律野沉着脸点了点头道:“使者请。”

  使者也不在意他的冷淡,取出一卷明黄色布帛展开,长声念叨:“大王诏谕:七皇子统兵一来,连番失利,损兵折将……”使者飒飒洋洋的念着长长的诏书,其实也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一丝。斥责耶律野领兵失利导致北戎损兵折将,使北戎元气大伤。甚至还连忙上书请求派兵。北戎王责令耶律野必须在两个月内打败墨修尧和墨家军。否则就要将兵权交给别人。虽然没有明说那个别人是谁,但是耶律野却猜得到,如果自己失利,最后得利的自然会是太子耶律泓。

  “七殿下,不知王上的意思殿下听明白了没有?”念完了诏书,使者含笑问道,“王上心急大楚战事,忧心如焚,还望七殿下体谅。”

  耶律野轻哼一声,冷然道:“多谢使者提醒,本王自然明白。”

  使者笑道:“明白就好,既然如此,下官这些日子就随侍在殿下军中了。到时候也好快些将捷报禀告被王上。”

  这是要监军了!

  耶律野眯眼,北戎一直没有监军的说法。谁领兵就听谁的,但是这使者奉了北戎王的命令而来,自然有权利节制北戎大军上下。如此以来,耶律野这个皇子兼主帅反倒是处处受制,而且随时会被人一状告到北戎王面前。耶律野知道目前的形式对自己极为不利,王庭那里只怕父王对自己也很是不满了。最好的选择自然是将兵权交给赫连真立刻赶回王庭向父王解释,毕竟身为皇子,没有什么比北戎王的信任更重要。但是耶律野也明白,一旦自己走了,十几年没有领过兵的赫连真未必掌握得住这几十万兵马,到时候兵马落入耶律泓的手中,自己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耶律野神色漠然的望着下面的使者,眼眸中掠过一丝阴冷的杀意。淡淡点头道:“既然如此……就有劳大人了。”

  既然已经落后了一步,只怕王庭那边太子也早就准备好了。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再退?父王的信任和兵权,他手里重要握住一样。

  使者仿佛没有听到他话语中的森冷之意,点头笑道:“多谢殿下。”

  北戎王派了使者来大楚的事情自然是瞒不住定王府的。墨家军大营里,叶璃看了看手中刚刚送到的折子,皱眉道:“北戎王这个时候派使者来……是开始对耶律野不信任了么?”

  墨修尧笑道:“不信任倒是不至于。不过……耶律野这些日子连战连败,北戎大军如今占据的领土已经不足当初北戎占据大楚最多的时候的一半。北戎王对他自然是不满意了。不过……这个使者的人选倒是有点意思。只怕现在是耶律野不信任北戎王了吧。”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