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盛世嫡妃 > 第624章 公子踪迹,为母之心(2)
  “你还记得吗?前年秋天烈儿生的那场重病?”瑶姬淡淡的问道。

  沐扬微微皱眉,“瑶姬,你到底怎么了?”

  瑶姬并不理会他,继续道:“还有去年,他从马背上摔了下来。还有今年春天,他掉进了湖里……”瑶姬断断续续的细数着这几年沐烈遇到的各种危险,当然还有她自己明里暗里的一些事情。虽然沐烈并不真的是她的儿子,但是他所受的这些却千真万确都是为了她的孩子受的。而让瑶姬更加心灰意冷的事,沐扬除了打杀了那些下人丫头,从来没有处置过任何一个幕后指使。

  “瑶姬,你到底怎么了。烈儿不是没事了么,怎么今天又说起这件事来了?你知道的,是我们对不起……”话还未说完,就见瑶姬冷眼看着他道:“不是我们,是你。沐扬,是你对不起那些女人。如果当初我离开沐阳侯府再也不会来,你根本就不用对不起任何人。是你自己非要跟你的父母闹,要冷落迁怒你的妻子。时间久了,你又觉得你对不起她们了。但是……就算是我对不起她们,我的儿子也没有对不起她们。”

  “瑶姬……”沐扬有些惊讶的望着眼前一脸冷凝的女子。自从几年前瑶姬和沐烈被他接回侯府之后,瑶姬的性子就与从前不同了。他一直只当是瑶姬还在怪他让她和孩子吃了那么多苦,所以一直精心呵护百般迁就。但是直到现在他才发现,瑶姬早已经不是当年倾城坊里那个明眸善睬,笑语嫣然,妩媚妖娆的瑶姬了。原本美艳的容颜上,竟是他完全陌生的冷肃和决然。沐扬突然觉得有一丝恐慌,难道这几年来他竟然从来没有真正的认识过瑶姬么?

  瑶姬淡淡的看着他,好半晌才幽幽的叹了口气道:“刚才柳姨娘让人传话来,说是好像有了身子,你去看看吧。”

  沐扬神色一缓,似乎明白了什么,含笑拥住瑶姬消瘦的肩膀有些尴尬又有些得意的道:“是我不好,不该瞒着你……但是你知道的,柳姨娘的父亲……”瑶姬垂眸,淡淡道:“我知道,府中现在除了烈儿也只有两个女孩儿,柳姨娘有了孩子也是好事,你去吧。”

  模样看了看瑶姬,再三确定她的神色正常并没有生气,才放开她道:“那我先过去看看。晚上过来陪你用膳。”瑶姬意兴阑珊的点了点头看着模样离去。

  沐扬刚出去,旁边的窗户动了动,沐烈便从窗外爬了进来。看着瑶姬摇摇头道:“我就不明白你老挂着他干什么?平白让你挂着个专宠的名头,这府里的女人比别人家哪里少了?要不是有咱们护着,你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瑶姬无奈的看着他道:“好好地门不走你翻窗户翻上瘾了么?你小孩子家懂什么……我跟他早就没什么了,只不过是他自己……”

  沐烈翻着白眼爬到椅子里坐下,一边道:“本公子就不爱走寻常路。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就算你对他没想法了,倒是他总还是我那未蒙面的弟弟的亲爹。要是孩子以后长大了知道是你这做娘的害死了他亲爹,你也不好跟孩子交代是不是?你不告诉他不就行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除非他一辈子也不知道他的身世。”瑶姬有些忧郁的道。沐烈道:“我就没见过我爹娘,不也过的开开心心的。而且,你不是说他的养父养母对他很好么?”瑶姬默然的看了沐烈一眼,没做过父母的孩子就算在聪明又怎么会明白为人母的心情?沐烈挥挥手道:“行啦,大不了你和秦统领以后再生一个。至于我那小弟弟,只要知道他过的好不就好了。总比让他知道他现在的身份要好得多吧?你不是说他现在也是个官家公子么?”

  这几年,沐烈这个身份到底有多尴尬他可是一清二楚的。一来他是沐阳侯府的长子,也是目前唯一的儿子。顺利的话说不准将来就要继承沐阳侯府的爵位。但是另一方面,他是庶子,生母曾经还是舞姬而且又是未进门生子。要不是沐阳侯府一直没有男丁,他连族谱都入不了。这就让他被同龄的那些家族嫡子们排斥。幸好他不用真的一直呆在这里扮沐阳侯府的小公子。不然再过几年,就连他的婚事也要不尴不尬,真正的大户人家不愿意将嫡女嫁给一个舞姬的儿子,小户人家或者是庶女又配不上沐阳侯府继承人的身份。要是瑶姬那小儿子真的跟着一起在沐阳侯府长大,沐烈敢保证要不被人给弄死,不被沐扬给宠坏,只怕就要自个儿性格扭曲了。

  “你胡说什么?!”瑶姬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孩子越长大越发的口无遮拦了。沐烈笑眯眯的道:“不用不好意思。刚刚秦统领来看你了吧?”

  瑶姬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一提起秦风瑶姬的神色更加黯然了。沐烈同情的伸手拍了拍她道:“其实吧,当初你跑来沐阳侯府就是自讨苦吃。要是你当初直接嫁给了秦统领,就算咱们王爷再讨厌沐家,看在王妃和秦统领的份儿上,也不好意思找弟弟麻烦。”

  瑶姬苦笑,事情哪儿有他想的那么简单。若是定王妃或许还真的不会计较,但是定王却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沐家。定王想要杀沐阳侯早就能动手了,之所以一直没动手就是想要折磨沐阳侯毁了沐家而已。她这样的一颗棋子定王又怎么会放过?这几年,沐阳侯府虽然还没有被毁掉,却也是闹得不得安宁。

  “烈儿,你不用担心我。我知道该怎么做。”瑶姬淡淡笑道。这世上,没有什么人会比她的儿子更重要。即使她不能在他身边看着他长大成人,但是她一定要尽力让他一生无忧。

  黎王府里,叶莹带着身边的两个人往府外走去。却刚走到大厅里便被人拦住了。叶莹皱眉看着眼前的东方幽,不悦的道:“你干什么?”

  东方幽盯着叶莹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你去哪儿?”

  叶莹俏脸一沉,不悦的道:“我去哪儿跟你有什么关系?”东方幽淡然道:“现在黎王府我说了算,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出去。”

  叶莹冷笑一声,“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是王妃我也是王妃,本王妃要出去你管的着么?更何况……本妃是请示过太妃娘娘的,太妃娘娘都同意了,你凭什么不同意?”这些日子,黎王府的方向明显有些转变。原本万事不管的东方幽突然伸手接过了黎王府的许多事务,甚至隐隐有些想要架空贤昭太妃的意思。贤昭太妃确实不喜欢叶莹,但是比起现在盛气凌人的东方幽,乖巧无害的叶莹就显得格外可爱了。所以叶莹偶尔去求她一些什么事,贤昭太妃倒是多半都会答应的。

  东方幽闻言,不屑的冷笑道:“我说了,黎王府现在我说了算。别说贤昭太妃,就算是太后亲自来也没用。”不怪贤昭太妃不喜欢东方幽,跟叶莹比起来,东方幽除了名声糟糕一点意外,别的无不胜叶莹许多。但是同样的,东方幽的脾气也不是叶莹能够相比的。或许是对墨景黎无意,也或许是根本没将墨景黎放在眼底。东方幽说起贤昭太妃和太后的时候自然也没有半分敬意。贤昭太妃金尊玉贵了一辈子,怎么能忍受晚辈如此的无礼?

  “我偏要出去,你又如何?”叶莹硬声道。

  东方幽秀眉一挑,没想到这些日子一直似乎没什么脾气的叶莹居然还能如此强硬。这个叶莹跟她的三姐定王妃叶璃比起来,简直完全就不像是一家人。东方幽也从来没有将她看在眼里。这会儿被叶莹顶撞了自然是更加不高兴起来了,“叶莹,看在定王妃的面子上,本王妃也给你几分面子。但是你最好别给脸不要脸!”

  叶莹气急,也不管东方幽直接转身往门外走去。她就不信东方幽敢在王府里杀了她!

  “给我抓起来!”身后东方幽冷声道。

  只见眼前青衣身影闪过,两个男子一左一右出现在叶莹跟前挡住了她的去路。东方幽傲然道:“把这女人给我带回她院子里,要是还敢闹,就给我关进地牢里去!”

  “是。”两名男子恭声应道。

  “你敢!”叶莹大惊,这两个人明显不是黎王府的侍卫。见两人上前来要抓自己,叶莹不由得尖叫起来,“东方幽!你太过分了!你王爷不会放过你的!”

  东方幽不屑的轻哼一声,“给我乖乖的在家里呆着。敢出门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你以为这里是璃城,还有你那个定王妃姐姐给你撑腰么?”

  “你敢!王爷……王爷救命啊。”叶莹挣扎着尖叫道。

  “这是在闹什么?”墨景黎从外面进来,看着眼前的闹剧一脸不善。见墨景黎进来,叶莹连忙挣开钳制着自己的人躲到墨景黎身后,“王爷……王爷救命啊。东方幽要打断我的腿!”

  墨景黎不悦的看向东方幽,皱眉道:“你又再闹什么?别太过分了。”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