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盛世嫡妃 > 第600章 叶璃归来,北戎出手(4)
  耶律野不由得皱眉,认真的盯着赫连鹏问道:“你你意思是说,墨修尧隐藏了实力?”赫连鹏点头道:“不错。末将认为墨家军绝对不止我们所知道的这些兵力。只怕墨修尧将大量的兵力隐藏在了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只等着给我军一个致命一击。殿下万不可掉以轻心。”

  耶律野点头,他并不是真的目中无人毫无心机之辈。而面对上墨修尧的时候他也愿意更慎重一些。耶律野道:“赫连你有什么想法?”

  赫连鹏道:“末将打算先试一试墨家军的实力。”

  耶律野饶有兴致的看向他道:“你打算怎么试?这大半年我军也跟墨家军大大小小打了不下几十次,本王只能说,墨家军果然不愧是威震天下两百多年的铁血雄师。”提起墨家军的战斗力即使是耶律野也不得不叹服。中原民族本身的身体素质便不如他们这些游牧民族,虽然中原许多人练习内功武功高深者可以以一敌十。但是到底练武一来需要时间,而来也不是人人都能练成高深武功。所以一直以来,同等数量的兵力对比下中原兵马的战斗力一向比北戎弱的。但是墨家军却显然是一个意外,墨家军的每一个士兵都有着完全不属于北戎勇士的实力,这也让每一次两军交锋的时候战斗也更加的激烈。

  赫连鹏沉吟了片刻道:“麒麟。”

  “麒麟?”此言一出,就连耶律野和赫连真也不由得动容。麒麟成军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却屡立奇功。墨家军好几次大胜中都有他们的影子,但是世人却极少有人真正见到过他们的身影。简直就像是幽灵一般的存在。

  耶律野道:“麒麟是由定国王妃一手创立的,也是由定国王妃亲自统领的墨家军中最神秘的的一只兵马。赫连是想要挑战定国王妃?”

  赫连鹏挑眉道:“不行么?”

  耶律野笑道:“倒也不是不行。本王还以为赫连心高气傲,会想要直接对上墨修尧呢。”赫连鹏淡然道:“末将并不会看轻女子,特别是这个女子还是定国王妃的时候。而且,不知为什么,末将总是觉得,如果不先解决掉这个麒麟,北戎迟早会栽在他们的手里。”

  耶律野微微一震,问道:“何以见得?”

  赫连鹏沉吟了片刻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有这个感觉。麒麟自出现以来,总是出其不意掩其不备,每次出手总是攻敌之必救,从不落空。我北戎勇士,战场上正面捉对想杀或许不惧任何人,但是对付这样神出鬼没的敌人却正是我军的短处。”

  耶律野点头赞同,与墨家军打了这么久的交道,这些他当然也知道。只是北戎兵马的优点和缺点都是千百年来族人积累而成的习惯,一时半刻就算想改变也改变不了,“赫连打算怎么对付麒麟?”

  旁边赫连真笑道:“自从麒麟出现开始,鹏儿就对这些人很有兴趣,所以,我们也同样训练了一批人马,正是为了对付麒麟而来的。”

  闻言,耶律野倒是真有些惊讶了,望着赫连鹏道:“当真如此?”这些年父王一直对和赫连真十分不喜,并且解除了他的兵权赋闲在家。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训练出这样一支兵马怎能不让耶律野惊喜。若是没有这场战事,这样能杀人与无形的兵马,用来对付耶律泓却是再好不过了。

  赫连鹏神色不变,点头道:“不错。他们中原称麒麟为仁兽,未免太过文弱,少了几分煞气。这一只人马,我称之为睚眦。”

  “睚眦?”耶律野虽然是北戎人,但是身为皇子对中原文化自然是有些了解的。睚眦——龙之九子,相貌似豺,好腥杀,名为龙子实为凶兽。倒是让耶律野有些好奇,赫连鹏竟然也对中原文化颇有些了解。

  “不错。”赫连真朗声道:“当初我一时不慎败于墨修尧那个黄口小儿之手,若不能雪此羞辱,我这一身便是死了也无颜面对赫连家的历代先祖。为了这一天,我足足等了十几年。七殿下尽管放心,这一次定然要让墨家军永无翻身之日。”

  赫连真对墨修尧的仇恨耶律野自然知道。可以说,赫连真这半生是成于定王府也败于定王府。他半身戎马,最大的功勋便是击败了墨家军,弄死了墨修文。但是他最大的败局却也是败给了墨家军,败给了墨修尧。点了点头,耶律野沉声道:“如此就有劳舅舅和赫连了。本王静听佳音。赫连打算怎么做?”

  赫连鹏沉吟了片刻道:“叶璃刚刚回来,必然没有那么快会准备防备我等。末将的意思是,今晚,夜袭。”

  耶律野犹豫了一下,“可有把握?”

  赫连鹏一笑道:“殿下放心便是,只是一个试探而已。”

  “既然如此,准了。”

  深夜,墨家军军营外一群身着黑衣身手矫健的人悄无声息的潜入其中。虽然这一处并不是定王亲自坐镇的墨家军主帅大营,但是里主营却也不过二十多里,与之互为犄角同气连枝。并且,这里也是储存粮草最多的地方,说是墨家军前线的军需粮仓也不为过,防守之严密自然是不言而喻。但是这些人却能不惊动任何人悄无声息的潜入其中,足可见其能力卓越。

  寂静的军营里,除了来来往往巡逻的士兵,所有的将士都已经入睡。夜色里,只有不时传来几声夜鸦的鸣叫声,让人隐隐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为首的一人一抬手阻止了身后的众人继续前进,警惕的望了望四周,突然声音急促的低声道:“被发现了,撤!”

  其他人也是一惊,还没来得及反映,夜色中银色的箭雨破空而来。

  “撤!”黑衣人也都是身手不凡,几乎在同一时刻立刻四散而走。军营中也立刻灯火通明起来。黑暗中一个黑衣男子走了出来,唇边勾起一丝冷笑,道:“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追!”

  大营各处的隐蔽之处,无数的黑色身影划过,向奔逃而去的黑衣人的方向追了过去。

  这些潜入的黑衣人并没有直接逃走,反而是四处乱串,更有不少往营中存放军需的地方而去。显然是想要一举毁掉墨家军大半的军需粮草。需知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这时代两军交锋,除了战力,兵法,拼的便是粮草。若是没有了粮草你就是天下第一的超强兵马,也不过一个饿死的下场。

  他们算盘打得甚好,但是墨家军成军数百年又怎么会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刚刚一杀入储放粮草的地方就被一群同样神秘莫测的黑衣人团团围住,双方人马一言不发便动气手来。

  营外不远处的一出隐秘高地,徐清锋一身黑衣站在山崖边望着地下的大营面沉如水。站在他旁边的是一向放荡不羁的韩明晰和风度翩翩的韩明月兄弟俩,身后还站着一群黑衣人同样虎视眈眈的望着不远处的火光晃动的大营。

  “真是个好地方啊。”韩明晰笑嘻嘻的对徐清锋笑道。原本他和韩明月是奉命押送粮草过来的,倒是没想到竟然看了这么一出好戏。

  韩明月若有所思,淡淡道:“这些人,似乎跟麒麟行事有些相似。”

  徐清锋傲然道:“不过是拾人牙慧而已。画虎画皮难画骨,北戎人能做到如此程度,倒也是不错了。既然他们先行挑衅,不给他们一点教训似乎也说不过去。来人。”

  “统领。”身后一个黑衣人上前一步,躬身听命。

  徐清锋道:“离此处六十里外有一出北戎的军营,你们也不妨去玩玩看吧。”

  “属下遵命。”黑衣人朗声应道,一挥手带着几十名黑衣人消失在夜色中。

  其他人不再多说,居高临下的望着底下的大营。这个地方看上去平平无奇,但是站在山崖上却正好可以将整个大营收入眼底。如此一来,那些北戎人便是有通天的本领又怎么逃得过麒麟的眼睛。

  “他们要撤退了。”底下的北戎人显然也知道事不可为,而且他们本身就是被派来试探的。能够烧了墨家军的粮草自然是好事,烧不了也无所谓。此时一看占不了上方,立刻便准备要撤退了。

  徐清锋摸摸下巴,笑道:“既然是被派来试探我们的,放一个回去就行了。其他的全部杀了吧。”站在一边的韩明晰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只放一个回去,比一个都回不去更让北戎人难堪。摆明了就是告诉北戎人,比不是派人来探底么,我给你留一个人回来报信,爷不怕你探。原本还以为徐家几个兄弟,就要属这个徐清锋心底最良善了,没想到,这也不是个好货。

  北戎人要跑,麒麟们也顺势将他们放了出去。但是却并不是就将他们放走了,而是将战场摞到了大营外面。原本还有二十多个黑衣人不一会儿就被分裂开来,各自为战,不倒半个时辰,原本灯火通明的大营便重新归于了宁静。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