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盛世嫡妃 > 第598章 叶璃归来,北戎出手(2)
  父子两人连连叹息,最后也只能暗叹墨修尧命好罢了。

  江南,大楚摄政王府里。墨景黎得到消息却远没有雷振霆父子的镇定。大手一挥便将书案上的东西所扫落了一地,手中的信笺死死地攥着,手背上青筋毕露。

  “叶璃……好一个叶璃!”无论现在如何的大权在握,墨景黎无时无刻都感到极度的不甘。或许早在很久以前他就明白了,当初舍弃了那个女子是他今生最大的损失和遗憾。而现在,定王府的每一寸功绩都仿佛是在昭示着他的无能,如今传来的叶璃平定北境的消息更像是对他的一种讽刺。

  “你再闹什么?”东方幽出现在书房门口,退去了一身如雪白衣,穿上了摄政王妃的华美服饰,东方幽原本美丽的容颜更多了雍容和华贵之感。只看那看着墨景黎幽冷的仿佛带着讽刺的眼神,却怎么也无妨让人联想到他们是一对新婚的夫妻。

  墨景黎脸色一沉,不悦的道:“你来干什么?”

  东方幽却不理会他的脸色,坦然的踏进书房跨过一片狼藉的地面站到了墨景黎跟前,似笑非笑的道:“你在为定王府和叶璃灭了任琦宁生气?”

  墨景黎轻哼一声,嘲讽的道:“苍茫山的消息果然是灵通。”

  东方幽挑眉道:“苍茫山的消息自然灵通,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十天前就知道这个消息了。”

  墨景黎脸色一变,一把抓住东方幽道:“十天前?你为什么不说?!”东方幽随意的拍开他的手,不屑的笑道:“我为什么要说?你以为我嫁给你了苍茫山就是你能掌控得了的么?墨景黎,你未免太高看你自己了。我师傅同意辅佐你不过是不得已的选择而已,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材料!”

  被自己的妻子如此讽刺,墨景黎的脸上的神色扭曲,一把推开东方幽,怒斥道:“贱人!你……”东方幽毫不客气的打算他道:“我师傅让我告诉你,别老是自作主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实力,真的惹急了雷振霆你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也不管墨景黎的神色,东方幽转身便往门外走去。墨景黎神色阴冷的盯着东方幽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咬牙道:“东、方、幽……”

  墨景黎在如何咬牙切齿却依然无法改变他现在动不了东方幽的事实。当初设计娶了东方幽他所图的也不过是苍茫山的势力罢了。现在他得到了,却也明白了墨修尧为何对苍茫山的势力不屑一顾。一向野心勃勃的雷振霆又为何从一开始就没插手苍茫山的事情。

  不错,苍茫山确实是实力惊人。有了苍茫山的势力相助之后,不过短短数月大楚的实力便提升了许多,即使现在和雷振霆争锋也未必没有一拼之力。但是同样的,他也受制于苍茫山。所做的许多决定,都需要经过东方蕙的同意,而东方幽更是对自己心怀恨意处处找茬。堂堂大楚摄政王竟然受制于两个女人,这样的羞辱即使是再大的权势也无法弥补墨景黎心中的愤怒。

  就在各方议论纷纷的时候,叶璃已经在处理完了昌庆城的大小事务后将其余琐事丢给了冷皓宇冷淮等人,自己带着卓靖几人入关往墨修尧所在的墨家军大营而来。

  墨修尧早早的便等在门外,看到叶璃等人策马而来立刻飞身迎了上去,落在了叶璃的马背上。叶璃座下的马儿也是万里挑一的汗血宝马,就这么凭空落下一个人在身上竟然也没有丝毫惊慌,依然平稳的向前走去。墨修尧坐在叶璃身后,一手环住她的腰,一手一提缰绳,马儿嘶鸣一声掉头往另一个方向跑去。留下秦风卓靖一行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到底追还是不追。

  半晌,秦风才摇摇头道:“咱们先回去吧,有王爷和王妃在一起想必不会有什么事。”王爷明显是想要和王妃单独相处,他们若是不识趣的跟上去岂不是让王爷在心里狠狠的记上他们一笔。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倒大霉了。其他人也觉得很有道理,一起策马先行往大营的方向而去。到时让等在大营外迎接王妃归来的众将领等了个空,各自看看对方只好摸摸鼻子回去了。

  墨修尧和叶璃共骑着一匹马儿,跑出一段之后墨修尧也不去管它。放任它自己漫步而行,不是还停下来啃啃地上的青草。墨修尧只是将叶璃揽入怀中,下巴支着她的肩膀亲昵的蹭了蹭,“阿璃,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呢。”

  叶璃无奈的回头,在他脸上亲了亲,靠在他怀里轻声道:“我也很想你。”

  墨修尧眼睛一亮,勾起她小巧的下巴盯着那温润嫣红的朱唇狠狠地吻了下去,“阿璃……”

  “修尧……别闹……”叶璃被他突如其来的热情吓了一跳,墨修尧却不愿停止,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叶璃无奈,心中轻叹一声抬起手来环住他的脖子,也沉入着一场亲密的纠缠之中。

  墨修尧搂住叶璃,身子往一边倒去,两人立刻跌下了马背。叶璃反射性的抱紧了墨修尧,两人双双落到了草地上,又滚出了好远才停了下里。墨修尧居高临下的望着身下微红的娇颜,落下一串缠绵的亲吻,将头埋进叶璃的发间低低的笑了起来,“阿璃,阿璃……”

  银发与黑发纠缠在一起,分外的显眼却又仿佛天生就应该交缠在一起一般。叶璃莞尔一笑,轻声道:“修尧,我回来了。”

  墨修尧扶着叶璃起身,两人并肩坐在草地上,原来叶璃这匹马儿随意漫步而行,既然到了答应不远处的一个山坳上。两人坐在山坳上往下望去,远远地正好能看到北戎大军的兵营。

  “阿璃短短两个多月就平定了北境,为夫这两个多月却未见寸功。却是好生羞愧。”墨修尧眼巴巴的望着叶璃,戏谑的笑道。

  叶璃伸手拉了拉他俊美的脸皮,笑道:“拿北戎跟北境想必,耶律野怎么没找你拼命?”虽然是两国,但是北戎和北境所差者岂止是云泥之别?北戎立国数百年,历朝历代每每进犯中原,虽然从未真正攻入中原,但是历代一来可说对中原王朝威胁最大的便是北戎。而且北戎气候环境恶劣,百姓民风彪悍尚武之风也远比北境更甚。可以说,耶律野虽然与北境结盟,但是实际上也不过是将任琦宁当做一颗牵制墨家军的棋子罢了,从来没有将他放在对等的盟友位置上。

  墨修尧轻轻在叶璃脸上蹭了蹭,笑道:“他不想找我拼命,他只想要我的命。”耶律野还想着回北戎去给耶律泓争北戎王之位呢,又怎么会跟墨修尧拼命?只可惜,这世上想要墨修尧的命的人多了去了,但是墨修尧现在依然还活着而且越活越滋润。

  “耶律泓和容华公主已经回去了?”叶璃问道。

  墨修尧点头道:“不错,不过赫连真却已经来了。而且还带了八十万人马过来。如今北戎大营中至少有一百三十万人了。”

  “这么多?”叶璃微微蹙眉,难怪墨修尧说这么久却未见寸功。定王府前后收复的大楚各地兵马不说,墨家军的精锐治病一共也不到一百万,还要镇守各地。就兵马方面就不能与北戎相抗衡。

  墨修尧冷然一笑道:“来的越多越好,本王答应了耶律泓不动他北戎根基,但是他们自己入关来的,就别回去了。”看着墨修尧脸上一闪而过的杀戮之气,叶璃怜惜的吻了吻他有些冰冷的脸颊,轻声道:“不用着急,我们会替大哥报仇的。”

  墨修尧点点头,“阿璃,谢谢你。”

  两人牵着马下了小山坳,山脚下却是一处小小的村落。却见小村落里人丁稀少村民眼神黯淡瘦如骨柴,衣衫褴褛的模样让人不忍目睹。想起西北定王府治下的百姓安居乐业丰衣足食的模样,在看看这些疲惫绝望的百姓,叶璃不由得有些鼻酸。

  见她望着那些人出神,墨修尧也不由得轻声叹息,将她搂入怀中低声许诺道:“我们一定会尽快解决北戎人的。”叶璃有些疑惑的道:“这些百姓为何不离开此处?”

  墨修尧摇头道:“离开这里又能去哪里?便是定王府能够收容他们,有许多人却在远去的路上就饿死了。何况……西北狭小又哪里收容得了那么多人。如今天下何处不乱?便是逃到南方,南方也同样不太平。更有许多老幼妇孺,一来故土难离,二来他们也没有能力走那么远的路。这个村子也是一样,年轻的若不是投军去了便是逃难走了,留下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纪走不了的老人和年幼无依的孩子。他们这样的已经算是幸运得了,北方的百姓有大半在北戎大军刚刚侵入关内的时候就已经被杀了。这样的村子,到处都是……”说道这些,墨修尧也不由得有些黯然。

  当初北戎入侵大楚的时候,他正算计着进攻西陵,西北自然没有兵马支援大楚抵抗北戎。虽然彼时定王府已经于大楚恩断义绝,与名声大义上并无过错。但是面对着这些愁苦木然的百姓,墨修尧的心也不是铁打的,总还是免不了那一丝愧疚之情。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