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盛世嫡妃 > 第595章 北境兵败,任琦宁之死(2)
  任琦宁连声冷笑,盯着叶璃道:“定王妃的意思是一定要保这个贱人了?”

  叶璃有些无奈的叹息道:“不得不为,公子见谅。”

  “你以为我敢来,就只有这些人么?”任琦宁阴郁的道:“这个贱人本王定要将她碎尸万段不可!”

  “够了吧,姓任的?”被任琦宁这么贱人贱人的骂着,赫兰公主还能忍得住才怪。上前一步站在叶璃身边怒瞪着任琦宁道:“这世上还有比你更贱的么?我表姐救了你的命,我姨父将表姐嫁给你。你却装可怜骗他们。还害死了我表姐!利用了我北境男儿为你打仗帮你建国,翻脸就不认人,用心险恶还想害的我北境灭族。用你们中原人的话,你这种人就该叫着人渣!垃圾!下三滥!我北境几十万枉死的英灵不会放过你的,本姑娘诅咒你这辈子,下辈子都断子绝孙,孤独终老。你这种贱贱贱人还想复国,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一边叶璃忍不住掩唇忍下了心中的笑意。赫兰的中原话平平,但是骂起人来却是三个中原人只怕也比不上她一个。只看任琦宁那张俊脸一会儿绿一会儿青一会儿紫就知道她骂的有多精彩了。

  叶璃轻咳了一声,对赫兰公主道:“好了,赫兰。”这个地方可不是打仗的地方,何况这会儿大家离得这么近。真的把任琦宁气疯了发起疯了伤了谁都不好。

  赫兰公主还有些意犹未尽,但是碍于叶璃的面至少悻悻的住了口。

  看着任琦宁平静下来了。叶璃才道:“任公子,你和北境之间的恩怨本妃没有资格插手,也说不出孰是孰非。本妃只想问公子一句,杀了赫兰公主,对局势有什么影响么?”

  任琦宁一怔,到了如今这个局面,北境大军已经离开。无论杀不杀赫兰对局势都没有任何影响。最多的就是为自己出一口气,或者打一下定王府的脸罢了。但是如果叶璃不肯退让,他又要付出多少代价才能要了赫兰的命?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带来的上百刺客只剩下寥寥数人,任琦宁眼神一黯。

  只听叶璃继续道:“我知道任公子还藏有伏兵。但是,任公子应该知道本妃也不可能带着几个护卫就这么跑过来。说实话,赫兰公主的生死对定王府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如果任公子坚持要出手的话,本妃也只好奉陪了。定王府许诺过送北境众人安然离开,绝对不会言而无信。”

  任琦宁沉默了片刻,看着叶璃冷笑一声道:“王妃此时放他们离去,就不怕养虎为患么?当初本王能说动他们难道真的就是被本王所骗?若不是他们自己也有野心,又怎么会被本王说动?”

  叶璃平静的道:“谁也不敢保证永远是太平盛世。至少此刻,北境并无逐鹿中原之心,若不是有任公子,他们现在想必还在白山黑水以渔猎为生,与中原没有丝毫干系。本妃也不能为了所谓未来的可能就将北境灭族不是么?若是中原大地永远兵强马壮,外族自然不敢有丝毫不敬之心,若是自甘堕落,就算近日灭了北境,任公子又如何保证明日没有个西境东境?”

  任琦宁轻哼一声,知道是说不通叶璃让步了。叶璃这样的女子凡是自己心中都早有定论,也确实是很难被人说动。任琦宁目光如箭一般射向赫兰公主道:“你最好这辈子别处北境一步,否则本王穷尽一生又要你死无全尸。”

  赫兰公主丝毫不惧,回以一声冷笑道:“本姑娘会日夜向大神祈祷让你早死早超生的。”

  见任琦宁妥协,叶璃也不再多说什么。吩咐身边的秦风,“派人护送赫兰公主追上前面的队伍。顺便送公主出关去吧。”秦风沉默的点头,“公主请。”

  赫兰公主知道叶璃担心任琦宁再暗中捣鬼才让自己先走,朝着叶璃做了个鬼脸,挥挥手上了身后的侍卫牵来的一匹骏马,带着人策马远去。

  “定王妃!后会有期!”

  赫兰公主离去,偌大的官道旁边便只剩下叶璃和任琦宁双方人马对峙了。任琦宁这两天被气得不轻,但是真正暴怒过后再对上叶璃的时候倒也勉强冷静了下来。望着叶璃清丽容颜冷笑一声道:“定王妃好手段!”

  叶璃抬手拂了拂颊边的发丝,淡笑道:“任公子过奖了,本妃也是恰逢其会罢了。”任琦宁额边青筋一条,眼中绽出一丝暴戾的锋芒。叶璃这话在任琦宁听来分明是在讽刺他御下无妨,才给了她转空子设计他的机会。

  深吸了一口气,压住心中的滔天怒火。任琦宁扫了一眼叶璃身边的众人。冷笑一声道:“都说定王和定王妃素来是焦不离孟,这一次却怎么没看到定王的打架?莫不是看不起本王,不屑现身?”

  “任公子何必明知故问,我们王爷现在正与北戎交战,自然是不在这里的。”叶璃道,“何况,我与王爷虽说是夫妻,到底并非一人。又岂会没有分开的时候?”

  任琦宁盯着叶璃,笑容里更多了几分阴测测的味道:“早就听说王妃亦是用兵如神。看来这一次是没有机会领教当年大楚战神的手段了。本王便来领教一番王妃的兵法也是不枉此生。只是……王妃若是再有失……本王倒想看看,定王是否还有机会杀我全家!”说道最后一句,任琦宁的话语中也更添了几分血腥之气。这两年,北境部落和中原旧臣之间的矛盾激化,最初便是从墨修尧派人暗杀北晋王后和王子公子们开始的。可以说,任琦宁有今日之败,也是在当时就埋下了祸根。事情当头的时候或许看不明白,但是事后在回想,即使是任琦宁这般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也不得不为了墨修尧的心计和算计感到胆战心寒。

  叶璃抿唇微微一笑,“本妃怎好让公子再赔上全家人的性命,本妃定会自己保重的,也万望公子保重。”

  “但愿如此。”任琦宁冷笑道。

  “告辞。”此时双方也可说得上是图穷匕见,也没什么好客套的了。

  “不送。”任琦宁道。

  目送叶璃一行人从容离去,任琦宁站在古道边负手而立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将他如此,站在身后的刺客们也不敢上前打扰。好半晌,才有等候不及的手下将领寻来,看到任琦宁站在那里出神连忙上前见礼,“王上,北境军和……”

  “走了。”任琦宁冷声道。

  “属下立刻去将她们追回来?”

  “不用了。”任琦宁摇摇头,转身往回走去,沉声道:“回去吧,马上要准备大战了。最多在过三五天,紫荆关冷淮的兵马必定会杀到。”跟在身后的将领一惊,“若是如此,咱们岂不是被墨家军前后夹击?王上,咱们是不是先撤退?”

  任琦宁回眸,淡然的看着他问道:“往哪儿撤?往后便是紫荆关,往北就算冲破了叶璃的封锁,你觉得北境人会不会再这个时候反咬一口?”

  身后的将领不由得脸色一变,稍微一沉思便吓出了一身冷汗,“王上,那咱们要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任琦宁走在前面,脚步丝毫不乱。只是没有人看见他脸上闪过的一丝茫然……我也想知道如何是好……

  紫荆关以外古来就是地广人稀,就连像样的城池也没有几座。这样的地方,打起仗来也不太讲究什么兵法地形了。一马平川的地形所有的兵马都在光天化日之下无处可藏。

  但是即使任琦宁的兵马再不济,却也拥有百万之数。俗话说蚁多咬死象,随后赶来的冷淮率领墨家军二十多万加上叶璃这边归降的大军也不过看看五十多万。一时间两军竟然在紫荆关外对峙起来僵持不下。

  没过几日,墨家军中发出定王妃亲笔诏命,称百姓无辜,墨家军北方正与北方蛮夷交战更加不愿对自己人妄动干戈。北境麾下将士,只要愿意归降的一切既往不咎。如果依然愿意入伍,可加入墨家军,若是不愿,亦可卸甲归田。

  另一方面,又不知从何处传出,任琦宁并非前朝遗孤的消息。并且有几位原本任琦宁手下的老臣亲自作证。不如一来,不仅是下层的普通士兵离心四起,就连原本任琦宁信任的手下将领心中也开始有些摇摆不定了。北境大营中,每日有士兵逃跑。更甚者在战场上直接降敌,任任琦宁再如何严惩也是屡禁不止让人徒叹奈何。

  八月十五,两军再一次在昌庆城外十里对决。原本各自分两路作战的冷淮也率领大军也叶璃何肃会师。而原本有百万大军的任琦宁身后却只剩下了区区不足二十万的大军。士气颓废,军容不整,与叶璃等人身后俱是一身黑衣,煞气逼人的墨家军想比不可同日而语。所有人都知道,今天便是最后一战了。

  任琦宁一身明黄龙袍,骑在一匹栗色骏马上,冷眼看着对面的叶璃等人,倒是有几分输人不输阵的意思。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