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盛世嫡妃 > 第582章 南诏女王的立场(2)
  安溪公主怔怔的望着她远去的身影,只得无奈的轻声叹息,“我当真太狠心了么?”仿佛自言自语,安溪公主淡淡道。

  叶璃轻声道:“你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你不仅是栖霞公主的姐姐,还是南诏的女王。”

  “不错。”安溪公主苦笑道:“我若是心软的人,这些年坟头上的草都不知道有多高了。也罢,随她去吧,只是不知道今生是否还有相见之日。”

  见她如此伤感,叶璃也只得细声劝慰一番了。她与叶珍叶莹等人感情淡漠而且本身也不是同母所生,自然是无法体会安溪公主的感受。但是如果是自己前世的那些堂姐堂妹们,只怕也很是要伤感一番的。

  墨景黎和东方幽的婚事在东方幽万分不愿中依然如期举行了。只是婚礼的排场却还不及清云先生寿宴的三分之一。这也不难理解,各国全国刚刚离开自然也不会为了黎王娶苍茫山传人而专程赶回来。更何况,黎王有了苍茫山相助便是他们的大敌,没有暗中捣乱就已经是看在璃城是定王府的地盘给定王和定王妃几分面子了,哪里还会特意前来祝贺?

  叶璃和墨修尧参加完了墨景黎的婚礼,当天晚上便离开了璃城前往飞鸿关而去。

  此事的飞鸿关以外,原本大楚的北方大敌此时却是一分为二,北戎和墨家军两军对峙着。耶律野一回到北戎大营便立刻调兵遣将,将北戎的阵线往南移动。一方面又快马修书给北戎王请求增兵,以期一举打垮墨家军。

  耶律弘也信守承诺,跟耶律野一起修书给北戎王,请求让赫连真率兵前来协助耶律野攻打大楚。赫连真自从当年败给年仅十八岁的墨修尧之后,便被北戎王所弃。虽然这几年处境要略好一些了,但是当年因为他之败,让北戎好几年都无法缓过气来,北戎王对他的能力十分轻视自然也不会再重用他。

  耶律野虽然有些怀疑耶律泓如此帮自己有什么阴谋,但是想到等耶律泓回北戎之后,自己另外不下了困局等着他,也就不怎么在意了。无论如何,他现在确实十分需要赫连真的协助。

  北戎的援兵一时半刻自然也到不了,耶律野也不在意,连连调动各地兵马准备趁墨家军不备,先打上几仗。但是驻守边境的吕近贤却并非他以为的那般毫无防备。看到北戎大军异动,也跟着调动兵马短短五天之内,两军交战就超过了三次。大楚北方再一次陷入战火之中。

  而此事的墨修尧和叶璃却并没有出现在战场上,反而悠然的行走在紫荆关外的北境的领土上。将那一头可称得上是标志性的白发染黑之后,两人稍作易容便成为一对样貌不凡的年轻夫妇模样,但是与璃城中那威仪万千傲视天下的定王定王妃却是截然不同。

  跟在墨修尧和叶璃身边的却是刚刚从定王府被放出来不久的谭继之。这世上认识谭继之真面目的人原本就不多,而且其中大部分还都已经死了。经过这两年的沉寂,能够认得出他的人也就更好了。所以他即使是以原本的样貌行走在北境也不担心被人认出来。

  也不知道任琦宁是急功近利还是真的对自己信心十足,自从北境大军攻下了紫荆关之后,任琦宁就将原本的北境王城迁到了离紫荆关不过三百余里,原本大楚东北最繁华的城池昌庆城,在此建都并且大修宫室。虽然如今王宫还没有完全修建完毕却也可以看出个雏形了。昌庆城中更是有许多华丽宽大的豪宅官邸,其华丽程度就是比起璃城和楚京也不遑多让。

  同样的,昌庆城里也有一种奇怪的现象。除了极少数聚集成片的高门大宅意外,其余的地方都是破落不看,甚至茅屋陋室也是寻常。半点也没有曾经大楚东北大城的感觉,仿佛这城里除了极少数非常富有的官员权贵意外,就只剩下了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穷人。原本应该占了大部分的虽不富裕但是至少应该算是衣食无忧的人家仿佛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情景不说是身为都城的昌庆,就是一般的偏远小镇也不至于如此极端。

  谭继之跟着叶璃和墨修尧进了城中的一处不甚起眼的客栈,掌柜的将三人迎上二楼一个隐秘的想法,方才恭敬的见礼,“属下见过王爷,王妃。”

  叶璃淡淡一笑道:“免礼吧,这两年你辛苦了。”

  掌柜恭敬的道:“分内之事,属下岂敢言苦。属下已经为王爷和王妃安排好了住处,王爷和王妃尽管放心住下便是。有什么事需要属下去办的,也请王妃尽管吩咐。”

  叶璃点头笑道:“很好,你先下去吧。若有事情我和王爷自会叫你。”

  “属下告退。”掌柜也不多问,恭声告退。

  “没想到,就连这昌庆城中也有定王府的眼线,定王府果然是无孔不入。任琦宁惹了王爷当真是天要亡他。”这昌庆成为北境都城也不过是一年多左右的事情,看着城中如此情形便可知道最初任琦宁必定是经过一番铁血手段排除异己的,如此这掌柜的还能安稳的留在城中,甚至言语间没有丝毫为难担忧之意,可见其在城中的经营必定是十分厉害的。不只是任琦宁,谭继之也不由感到一丝沮丧,这样的人他真的能与之相争么?

  那掌柜安排的果然十分妥当,一行三人就住在客栈最后面一个僻静的院落里。那小院却从另一处街道转角开了一道门,可以让人进出却不引起外人的怀疑。墨修尧一行人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上午掌柜便再次前来见礼。

  叶璃三人刚刚用过早膳,掌柜的进来行过礼才问道:“不知属下准备的可有什么不周之处?”叶璃含笑摆摆手道:“出门在外没有那么多的规矩,我和王爷都很习惯。谭公子?”见叶璃文自己意见,谭继之只得苦笑,淡淡道:“多谢王妃关心,在下一切都好。”就连定王和定王妃都没什么意见,他一个刚刚被放出来的阶下之囚能有什么意见?

  墨修尧淡淡问道:“任琦宁回来之后,北境王宫里可有什么事情?”

  掌柜的神色一肃,恭敬的道:“启禀王爷,自从北境王回到昌庆城之后,似乎脾气十分的不好。刚回宫就将几个反对他的北境贵族狠狠地斥责了一番,这些日子北境王宫中原本的北境部落权贵和追随北境王的前朝旧臣之间的争斗也越发的激烈。北境王甚至为了云妃三番四次的打赫兰王后的脸面,如今宫中局势万分紧张,北境族人和前朝旧臣之间的矛盾只怕是一触即发。”

  “已经如此地步,任琦宁还有心情发兵攻打紫荆关?”叶璃有些好奇的问道。他们刚出了关就发现任琦宁同样也在调集大军准备再次攻打紫荆关。显然任琦宁和耶律野之间的盟约还依然存在。掌柜的摇头道:“原本北境王回到昌庆就已经下旨调集大军攻打紫荆关了。但是北境原本各部落的权贵们并不同意出兵,所以才到现在也还没有出发。这两天北境王在宫中又发作了两个北境部落的头领,听说这才将兵马调齐。”虽然北境大军有百万之众,其中大部分都是中原人。但是真正的主要战力却依然还是北境人,上百万的中原兵马都是这两年占领了紫荆关以外的地方才强制征集的。这些人不仅对北境没有归属感,行军打仗更是不行。任琦宁想要进攻紫荆关,就必须要北境兵马开道。

  叶璃含笑道:“这任琦宁还真是……难怪东方蕙会舍弃他宁愿选择墨景黎了。”以北境驸马的身份入驻北境,以北境人的力量建国。如今国势尚未稳定就迫不及待的开始排挤北境人,一边又还要用北境人替他打仗。北境人就算不擅算计,却也不是傻子,既想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世上哪儿有这么好的事情?

  墨修尧淡然道:“只怕任琦宁也是身不由己。他身边那些个所谓的前朝旧臣,本王虽然没有见过却也想象得出都是些什么样的人。这么多年,跟着前朝遗孤吃尽了苦头,如今好不容易复国成功了怎么会允许北境部落那些被他们视为蛮夷的人压在头上?自然是巴不得早早的将权力都抢到手才好。”

  “复国成功?”谭继之神色古怪的看着墨修尧,现在还顶着北境的国号,任琦宁就连林愿的名字都不敢光明正大的挂出来,算是哪门子的复国成功?墨修尧似笑非笑的看了谭继之一眼笑道:“所以,本王才说……谭公子其实比任琦宁要幸运的多。”

  谭继之神色有些不善的盯着他,墨修尧也不在意,淡淡道:“谭公子或许会认为站在任琦宁的位置上你会比他做得更好,但是……那是因为你并没有站在他的位置上而已。所以,谭公子也不能理解一个人从一出生便背负着整个家族甚至身边所有的人整整两百年的期望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至少,林大夫可从来没有告诉谭公子,你必须要复国吧?所以,谭公子你可以退,但是任琦宁却永远也没有后路。”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