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盛世嫡妃 > 第576章 柳贵妃的下场(2)
  柳贵妃惊恐的望着大厅中的众人,却只看到众人冷漠的眼神。

  “不……不要……啸云,珍宁,母妃错了……救救我,我不想死……”柳贵妃哀求的望着墨啸云和珍宁公主,低声哀求道。曾经高高在上的模样早已完全抛去,为了活下去她不介意让自己低微的尘埃里。

  墨啸云默然的看着她无动于衷,珍宁公主慢慢上前一步,在柳贵妃跟前蹲了下来。;柳贵妃心中一喜,她知道比起从小被父亲教导的儿子来,这个女儿一向心软得多,“珍宁,珍宁,母妃错了……你救救母妃,母妃以后会疼你的……”

  珍宁公主抬手,慢慢拉开了脸上的面纱露出脸上扭曲珍宁的疤痕。因为上面抹了药,看上去反倒比从前更加恐怖,柳贵妃不由得一怔,被珍宁公主脸上的疤痕吓了一跳。只见珍宁公主淡淡的看着她道:“你不是我母妃,我母妃两年前就死了。你看到了么……这就是母妃留给我的纪念,你说……我会救你么?我和弟弟的命也是别人救回来的呢。我救不了你……”

  说完,珍宁公主重新带上了面纱站起身来转身离开。

  “不……不是,那跟我没关系。别走……”柳贵妃想要伸手拉住珍宁公主,但是已经断了的手臂却丝毫也不起作用,别说抬起来抓人了,就连动也动不了一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珍宁公主拉过墨啸云往门外走去。

  “不!珍宁你回来!”

  珍宁公主的脚步在门口停了一下,拉着墨啸云加快了脚步消失在门外。

  柳贵妃眼底最后一丝光亮终于湮灭,绝望的望着空荡荡的门口,忍不住放声大叫起来,“墨宁!墨啸云,你们这两个不孝子!当年我怎么没杀了你们?!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孽子……”

  门外,听着从里面传来的满是恨意的怒骂声,姐弟俩停下了脚步。珍宁公主覆在脸上的面纱也湿了一块。墨啸云低头握住她的手,珍宁公主深吸了一口气道:“咱们回家去吧。”

  墨啸云点点头道:“好,姐姐,咱们回家。”

  大厅里,柳贵妃依然怒骂不休,墨修尧微微勾起唇角,一挥手一道寒光闪过,柳贵妃尖锐的声音戛然而止。柳贵妃的哑穴上沁出一道血痕,显然墨修尧这一手直接伤了她的哑穴,从此柳贵妃再也不能发出一丝声音了。

  墨修尧直接无视了柳贵妃怨毒的眼神,看着墨景黎道:“现在你可以把她带走了。”

  墨景黎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墨修尧,“你果然够狠心。”柳贵妃四肢皆断,又成了哑巴。这样的人就算是活着也掀不起什么大浪了,只怕活得越久就越是痛苦。墨修尧淡然一笑,“本王现在也可以给她一个痛快。”

  “不用了!”墨景黎冷硬的道。招来等候在门外的侍卫将柳贵妃带走,看了墨修尧和叶璃一眼道:“希望你们遵守承诺。”任琦宁去拜访过东方蕙的消息他当然知道,但是定王府却没有任何动作,这让他不由得有些担心。

  墨修尧想起昨晚刚刚听到的一个消息,勾起一丝有趣的笑意道:“景黎,有句话说得好,靠山山倒,靠树树倒,与其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还不如靠自己。”

  “你们想毁约?”墨修尧皱眉,阴郁的道。

  叶璃淡淡笑道:“黎王误会了,只是……就算我们阻止了任琦宁,也不代表赢的人便是黎王。黎王明白么?”

  跟叶璃谈这种事情,总是让墨景黎有些不愉快,没好气的道:“只要你们遵守约定就行了,其他事情不劳费心。”

  叶璃无所谓的点头道:“既然如此,黎王放心便是。”

  墨景黎冷哼一声,也不理会在一边听得一脸茫然的叶莹和栖霞公主,自己转身走了出去。栖霞公主和叶莹也只得匆匆跟了上去。

  大厅里只剩下一家三口,叶璃这才转过身来淡淡的盯着墨小宝。墨小宝小脸儿一绷,挤出一个可怜兮兮的笑容。墨修尧挑了挑眉,随手将墨小宝从自己怀里拎了出来扔到一边。七八岁了还要人抱着成何体统!

  “娘亲……”

  叶璃淡淡的看着他,“你今天为什么会在府里?”

  墨小宝撇撇小嘴,“这里不是小宝的家么?娘亲这样说小宝好伤心。”

  “别装哭,你连半滴眼泪都没有。”叶璃毫不客气的拆穿他的苦肉计。墨小宝只得讪讪的放下捂着眼睛的小手,果然干干的连一点红的迹象都没有。墨小宝小心的往前蹭了两步,恬着脸道:“娘亲,小宝错了么……”

  “哪儿错了?”叶璃问道。

  墨小宝认真的掰着小手指道:“小宝不该不去书院念书,不该带着冷小呆和知睿一起玩儿,不该偷听娘亲和父王说话。不该……”实在想不起来还有什么不该了,但是看着娘亲好像还没消息的样子,墨小宝只得偷偷向父王求助。

  墨修尧好笑的看着一向跟自己作对的乐此不疲的小子眨巴着眼睛望着自己,难得好心的道:“好了,阿璃。这小子就是欠收拾,以后我会好好教训他的,别气坏了身子。”

  看着儿子眼巴巴的望着自己,叶璃哪里还能生气?说是生墨小宝的气,不如说是在生自己的气。如果刚才不是她叫,墨小宝进来,墨小宝也不会险些被柳贵妃伤到。不过,敢偷懒偷不去书院,此风绝不可长!

  “昨天太公教的东西,抄写二十遍,明天送去给太公过目。另外再加一份检讨书,明白么?”

  墨小宝蔫蔫儿的耷拉下了脑袋,原来只有父王喜欢罚抄写,现在又多了个娘亲了。呜呜,太公,小宝错了……

  墨景黎会怎么对付柳贵妃,没有人去关注。也许墨啸云和珍宁公主会关注一些,但是他们却不会再为这个曾经称之为母妃的女人做些什么。柳贵妃的所作所为,无论是哪一样都超过了他们从小所受到的教育的极限。而且,就算是为了自己得之不易的平静生活,他们也不会再为这个女人做任何事情。直到很多天以后,当墨景黎离开璃城返回江南之后,才有人在璃城郊外发现了一句早已死去多时伤痕累累的尸体。最后被墨啸云和珍宁公主就地安葬在了城外,却没有立墓碑。叶璃听了下属的禀告也只是淡淡一笑不再理会。

  柳贵妃被墨景黎带走的当天,雷震霆也亲自上门像叶璃和墨修尧告辞,返回了自己的驻地。雷震霆既然已经走了,西陵皇的使者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第二天也跟着告辞返回西陵去了。整个璃城里,也就只剩下了安溪公主,墨景黎和任琦宁还没有走。安溪公主是有孕在身,这次亲自前来璃城本就不易,而且如今周边大楚和西陵两国正忙着较劲,南诏地处偏僻也没什么大事,安溪公主自然也不急着走了。至于任琦宁和墨景黎,没事做跑东方府比跑定王府还勤快,其心思自然是昭然若揭。

  徐府

  连着忙了几个月的清尘公子将政事都推给了墨修尧,难得的有了闲暇在家中休息看书。虽然清尘公子才智卓绝,但是这一年多来墨修尧和叶璃忙着征战在外,之后叶璃又有了身孕,整个定王府大半的政事都压在了清尘公子身上。说不累是不可能的,毕竟清尘公子本身并不是那些喜好权势之人。这几天送走了大半的贵客,难得清闲下来,徐清尘便毫不犹豫的将公事推给了墨修尧,在家中赋闲看看书弹弹刚到手的凤凰琴。

  墨修尧也直到这一两年徐清尘十分操劳,再想想未来可能还有更多的需要仰仗清尘公子的地方,自然不能真把人得罪了。虽然不愿,却也不得不全盘接过所有的政事给清尘公子放个假。

  玉白的凤凰琴在仿佛带着淡淡墨香的指下流淌出空灵悠然的琴音,将原本就宁静的院落映衬的更加幽静。就连院外府中的众人听到这样的琴声也不由得感觉浑身无一处不舒坦自在,仿佛心中的忧愁和烦恼顿时消散无踪。

  “清尘公子的琴声真是好听。”另一端的院子里,秦筝正招待着慕容婷和华天香喝茶。听到院外传来的琴声慕容婷不由的叹息道。

  慕容婷虽然不擅琴艺,但是秦筝和华天香却都是造诣颇深的。华天香笑道:“听了清尘公子抚琴,以后我只怕再也不敢在人前献丑了。”虽然她们对自己的琴艺都颇有信心,但是真正听到清尘公子的琴声时才直到其中的差别和距离。秦筝点头笑道:“凤三公子有琴绝之称,我也听过他的琴声,只怕比起大哥也还要稍逊一筹。”

  华天香道:“凤三公子寄情于琴,有时难免过于哀婉。确是不及清尘公子令人心旷神怡沉醉其中。”

  慕容婷摆摆手道:“我是听不太明白你们说的这些啦,反正清尘公子的琴声就是好听。筝儿你好幸福,可以经常蹭琴听啊。”

  秦筝无奈的一笑道:“我也是第一次听到大哥弹琴,这几年大哥忙得连娘都找不到他哪儿来的时间弹琴?”慕容婷眨眨眼睛,低声道:“我听说定王和阿璃将墨景黎刚刚送来的凤凰琴送给了清尘公子,清尘公子这会儿弹得一定是凤凰琴。”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