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盛世嫡妃 > 第564章 镇国之宝(1)
  墨景黎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强笑道:“姑娘说笑了,本王不过是好意跟姑娘提个醒罢了。”

  东方幽轻哼了一声,也不再理会墨景黎往自己暂住的地方而去。

  身后,墨景黎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眼中闪烁着志在必得的光芒。

  东方幽并没有随镇南王住在驿馆里,镇南王说的没错,苍茫山的势力确实是遍布天下。即使是在璃城里也有着他们的据点。东方幽站住的地方是璃城里一座颇为宽大的空院子,当年墨家军初到璃城的时候许多官员富商逃到了关内,城中许多宅子便空了下来。这座宅子就是再那个时候被人买下来的,只是一直没有人入住,知道东方幽的到来。

  东方幽挥退了迎上来的下人,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刚关上门一转身,就看到自己的床边坐着一个人影。房间里光线暗淡,又隔着层层轻纱她也看不清楚来者是谁。手腕一翻,两柄短剑已经在手,东方幽一手指着那人厉声道:“什么人?”也不等那人答话,便揉身扑了上去,手中短剑化作两道银虹划破了层层纱幔。

  “幽儿。”低沉中略带一丝沙哑的女声在房间里响起。东方幽心中一惊,连忙守住了攻势翩然落地。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人影连忙跪下一拜,“师傅。”

  来着是一个四五十岁模样的中年女子,容貌倒是比东方幽更出众几分,虽然韶华易逝却依然风韵犹存。淡淡的看着东方幽,女子点了点头道:“你胆子倒是不小。”

  东方幽一怔,有些惊惶的道:“师傅……幽儿做错了什么吗?”

  女子盯着东方幽看了半晌,一抬手一个耳光狠狠地甩在她的脸上。东方幽白皙如玉的脸庞顿时红了一片,但是对上女子淡然幽冷的目光,却不敢多说一句。只听那女子道:“你偷听了我和长老的一言半语,就敢偷偷下山?下山也就罢了,你的武功在外面行走也没有什么人能欺负得了你。但是你竟然敢来找定王!谁敢你这么大的胆子的?苍茫山这么多年来从未选择过定王府,你可知道是为什么?”

  听了师傅的话东方幽不由得一愣,历代苍茫山的传人确实都与定王府没有什么瓜葛。但是当时她却并没有多想,只当是与定王府无缘。毕竟,苍茫山要辅佐的是帝王,而原本的定王府是不可能出先帝王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她更加在意定王府。如果她能够做到历代前辈们都没有做到的事情,师傅一定会十分高兴,而自己也会成为历代苍茫山最厉害的传人。

  但是她却没想到,师傅见到她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狠狠的给了她一个耳光。

  “师傅……”捂着红了一大片的脸颊,东方幽委屈的望着中年女子。

  这中年女子正是如今苍茫山的主人,同样也是东方幽的师傅。看着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泪眼迷蒙的望着自己,苍茫山主人心里同样的不好过。东方幽是她见过的最有天赋的弟子,她的秘术武功和才艺甚至比自己年轻的时候还要优秀。她也一直以自己的徒儿为傲。但是她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明明已经尽心的教导了一些她应该学习的谋略和手段,但是这个徒儿却仿佛天生的不开窍一般,为人处事,人情往来,甚至对人心的把握都幼稚的可笑。在这方面,她可能连苍茫山上一个洒扫的孩童都要不如。

  等到她发现这些不足的时候却已经晚了,东方幽的性格已经形成。一个聪明美丽的女子,从小到达被人捧着宠着没有收到过丝毫挫折和历练。让东方幽根本就不懂半点人情世故。这个世间,说到底还是人和人组成的。如果连人心都不懂,再怎么样的学富五车又有什么用?

  就像这一次,东方幽只是头痛到了自己和长老的只言片语,便单纯的以为墨修尧就是最适合苍茫山传人辅佐的人选。却半点也没有想过墨修尧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又能不能被她掌控。等到她得到消息匆匆赶到璃城的时候,东方幽早已在璃城弄得满城风雨,几乎全天下人都已经知道了苍茫山选了定王作为辅佐对象。如今,苍茫山却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看着从小一手养大的爱徒懵懂又委屈的模样,中年女子无奈的轻声叹了口去,俯身将她拉了起来。东方幽也知道师傅这一次是真的动了怒了,站起身来有些忐忑的叫了声师傅。

  中年女子拉着她到一边坐下,看着她微红的双眼轻声问道:“一个人下山这么久,可有受什么委屈?”

  东方幽轻咬着唇角,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这些日子,她在定王府受的委屈比她这一辈子十几年受的委屈加起来还要多。之前她还能为自己打气说一切都是为了苍茫山,但是刚刚师傅那一个耳光多少也让她明白了自己之前的作为可能是错了。

  中年女子无奈的道:“是师傅不好,师傅没将你教好。”

  “不……”东方幽连连摇头道:“是徒儿不好,是徒儿冲动行事,让师傅操心了。”无论如何,东方幽对于从小养大自己的师傅却还是十分尊重的。见师傅如此自责,连忙摇头道。

  中年女子拍拍她的手背轻声道:“好了,把这些日子的事情说给师傅听一听。师傅会想办法的。”自从发现无法改变东方幽的性格之后,苍茫山就已经想到了补救之法。原本就没有打算让东方幽一个人下山来历练,只是没想到东方幽居然会自己先斩后奏。现在情况虽然有些棘手,但是却也不是不能解决。

  东方幽这才慢慢的将下山之后的事情仔细的说了一遍。她虽然不通人情世故,但是一身的武功和苍茫山众人十几年的悉心教导也不是假的。所以下山之后东方幽并没有受苦,她直接找上了镇南王雷振霆。雷振霆确定了她的想法和身份之后,剩下的事情都一手包揽了,她只需要一个适当的机会出现在定王面前就可以了。反倒是,见到定王之后才受了不少的委屈和苦楚。

  人都是自私的,虽然是自家的孩子的错,但是听到定王府对东方幽毫不留情的拒绝和嘲讽之后,中年女子还是不可避免的怒了。风韵犹存的美丽容颜仿佛瞬间结了一层冰一般的寒冷,“好!好一个定王府……竟然如此看不起我苍茫山么?”

  苍茫山的人从来没有认为自己的势力不如定王府过,之所以从不招惹定王府的人,是因为历代定王的性格和能力都十分的不好把握。但是这不代表她们就会因此而觉得自己矮了定王府一头。还有徐家,不仅徐家的先祖手札上有关于苍茫山的记载。苍茫山的先人手杂上也毫不意外的狠狠地记了定王府一笔,这是徐家第二次拒绝苍茫山了。

  “师傅,我现在该怎么办?”东方幽有些忐忑的问道。她也是有尊严的人,如果可以她依然不甘心就这么放弃徐清尘。被徐家兄弟那么毫不留情的挤兑过后,无形之中东方幽对定王府的执念,其实已经慢慢的转移到了徐清尘的身上。原本她想要嫁给徐清尘确实是为了接近定王府。墨修尧是她未来将要辅佐的对象,他既然不愿意娶她她当然也不会勉强让自己未来的君主不悦。但是徐清尘毫不犹豫的拒绝和徐清炎的嘲讽却不是东方幽能够接受得了的。

  中年女子低眉沉思,微微叹息道:“你既然已经这样做了。若是临时再改变主意,苍茫山还有何面目再立足于世。”其实如果真的是东方幽自己改变主意看不上定王府了那还好说,偏偏现在几乎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是定王府看不上东方幽。若是在这个时候苍茫山改变立场支持别人,就正好坐实了这个传言。就算以后他们真的选择了别的人,在对方眼中的地位和威信也都会大大的降低。听到师傅如此说,东方幽不由得眼睛微亮,“师傅……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中年女子轻哼一声,道:“明天我亲自去定王府拜访一下定王和徐家大公子。你放心,师傅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东方幽美丽的脸上不由得绽出了单纯欢喜的笑容,“幽儿知道,师傅最好了。”

  这边,东方幽和中年女子正商议着如何处理定王府的事。另一头,定王府也同样收到了苍茫山主人进城的消息。不管苍茫山在别处的盘根错节,实力惊人。但是璃城却是处于定王府的绝对控制之下的。苍茫山能够在璃城布上几个暗桩就实属不易了,苍茫山主人进了璃城这么大的事情想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根本就不可能。所以,当苍茫山主人自以为是的打算为了徒儿与定王府交涉的时候,定王府同时也向苍茫山张开了一张巨大的网。

  定王府里,墨修尧随手将刚刚手段的消息转手交给徐清尘。笑眯眯的道:“清尘兄,苍茫山的主人来了。这算不算……”话还没说完,就被坐在身边的叶璃狠狠地在腰上掐了一把。这一掐叶璃可是没有丝毫的留情,只是行为隐秘坐在对面的徐清尘和徐清炎都没有发现罢了。所以两人只是奇怪的看着墨修尧话说了一半便住了口,脸色的表情稍微的扭曲了一下便对着叶璃讨好的一笑。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