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盛世嫡妃 > 第416章挑拨离间(1)
  茶楼的后门外,柳贵妃脸色阴沉的上了早就听在哪里的华丽的十六人打轿,冷声道:“去丞相府!”

  轿子里,宽大的软榻上谭继之正舒适的倚卧在上面品尝着小几上的新鲜水果。看到柳贵妃进来笑道:“皇家果然是个好地方,这二月初的天也能品尝到如此美味的鲜果。”柳贵妃冷着脸一挥手将小几上的水果全部掀落在到地上。其中一个还咕噜噜的滚出了轿门。但是外面的人却丝毫也不敢过问和停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谭继之淡淡瞥了她一眼道:“墨修尧拒绝你了。”

  柳贵妃冷着脸不说话,她当然不会告诉谭继之在楼上所受的羞辱。但是谭继之是何许人也,他在墨景祈身边做了十年心腹墨景祈也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他还能不动声色的让南疆圣女对他言听计从。计谋能力有多少不说,至少在揣摩人心和看人脸色上这世上没几个人能比得上他。只一看柳贵妃的脸色谭继之就知道绝对不只是墨修尧拒绝了她那么简单,而且定王妃本身也不是省油的灯,只要想了想柳贵妃会干些什么,他就大概了猜出来发生什么事了。

  “被定王妃挤兑了?或许更严重一点……被定王妃嘲弄了。定王还帮着她?”事实远比他所想的更严重,叶璃直接开骂了。

  “闭嘴!”柳贵妃怒道。只要一想起她在茶楼上受到的羞辱,柳贵妃就恨不得将叶璃碎尸万段。但是她杀不了叶璃,至少现在杀不了。所以她就只能忍,只能强迫自己暂时忘记这件事。

  谭继之耸了耸肩,如她所愿不再提这件事。问道:“墨修尧不打算帮忙,贵妃娘娘有什么打算?”

  柳贵妃冷哼一声一声道:“本宫的儿子是名正言顺的太子,就算墨修尧不帮忙又如何?只要皇儿坐上皇位……”到时候他必定将今日所受之辱百倍奉还。谭继之挑眉道:“名正言顺又如何?当今的西陵皇不是名正言顺的皇帝?那又如何?”

  “本宫的皇儿跟西陵皇怎么会一样?本宫身后还有柳家。”柳贵妃道。

  谭继之撇嘴,那更倒霉。就算扳倒了黎王还有个柳家牵制新皇。

  “娘娘不要忘了,南方可是黎王的地盘。而且黎王是真正的手握兵权的摄政王。老实说……1跟黎王比起来,当初的摄政王墨流芳根本不算什么。他能力再强,没有篡位之心就是了。但是黎王炍王可是千真万确的对皇位虎视眈眈。贵妃娘娘有那个信心保证黎王将来不会强行逼宫?”

  柳贵妃凝眉道:“不会……皇上手中必然有他的把柄。”

  “何以见得?”

  柳贵妃冷笑道:“你以为墨景黎是什么人,区区摄政王之位怎么打发得了他?他明明有已经胜券在握,最后却被皇上封了个摄政王,反而是本宫的皇儿变成了太子。那必然是皇上手里有他致命的把柄。无奈之下才能够退一步成了今天的局面。若是能够知道到底是什么把柄的话……”

  “娘娘已经有好些日子没去看过皇上了吧?”谭继之问道。

  柳贵妃皱眉道:“他又没有宣本宫去,躺在病床上有什么好看的。”

  谭继之在心中摇头,墨景祈当初娶了这个女人绝对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外加瞎了狗眼了。墨修尧看不上她绝对是英明睿智的决定,“娘娘还是回去看看皇上吧。只怕……在皇上心目中如今也未必有多信娘娘和柳家了。到时候……可别鹬蚌相争,让渔翁得了利。”

  墨景祈本来就是生性多疑的人,躺在病床上那更是疑神疑鬼了。柳贵妃如今这态度放在从前或许是冷傲自然的,放到现在在墨景祈眼里说不定就是盼着他早死了。“也顺便看看能不能知道墨景祈到底捏住了黎王什么把柄。”

  柳贵妃沉思了片刻点头道:“本宫知道了。”

  柳贵妃在茶楼里所遭受的事情,外面的人普通百姓自然不会知道。但是却并不妨碍一些特殊的人知道。比如说墨景黎,柳贵妃刚刚离开茶楼,她下楼时的狼狈和神色就已经传进了原本的黎王府如今的摄政王府里。要说起来,墨景黎虽然也不怎么讨人喜欢,但是显然比墨景祈要会做人的多。这么多年,皇家宗室的皇亲王爷们被墨景祈打压的狠了,所以本身对这个皇帝也是不咸不淡的,即使大家都知道墨景祈的病肯定是和墨景黎有些猫腻的,但是却谁也不曾开口替他说一句话。反倒是墨景黎当上摄政王之后,对这些堂兄伯父们多有礼遇,如今宗室们与墨景黎的关系倒是好了血多。

  消息传到黎王府的时候,瑜王墨景瑜就正好在摄政王府喝茶。墨景黎倒是也不隐瞒,看完之后转手就将信交给了墨景瑜。墨景瑜自然为墨景黎的信任感到高兴,看完之后确实剑眉紧皱,将信笺往桌上一拍,道:“这个柳贵妃,还有柳家,到底想干什么?一个深宫嫔妃,居然大张旗鼓的跑出京城去拜祭定王府先祖,她以为她是谁?还敢在大街上拦着定王和定王妃的路请人喝茶,皇家的颜面还要不要了?”

  墨景黎冷然道:“柳贵妃你我又不是不认识?她除了对墨修尧的那点儿心思还能有什么?”

  墨景瑜显然也想起来了,当年柳贵妃对墨修尧的痴情可是让京城的一干王孙公子艳羡不已啊,可惜身为当事人的墨修尧却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般自然也没人敢在他面前提起。一个闺中未嫁的女儿对男子倾慕,虽然与闺誉有些妨碍,但是如果确实是珠联璧合相得益彰也算是一段佳话。但是一个年过三十的已婚老女人还对着男人痴缠不休,那就是不知羞耻,红杏出墙了。

  “她脑子坏了么?有了定王妃那样的妻子,定王是眼睛有多瞎才能看上她?”虽然不熟悉,但是墨景瑜对叶璃这个定王妃还是颇有些好感的。毕竟能够做到定王妃这样的女子不说整个天下,就是历朝历代都是少见的。就凭当初定王双腿残疾,深陷京城的权力漩涡中定王妃却依然对他不离不弃就足以让钦佩不已了。话说出口了,墨景瑜才发觉有些不多,有些歉意的看了墨景黎一眼。这一位当年也是瞎了眼的那个。要不然定王妃那样的女子也轮不到定王而是如今的黎王妃了。

  墨景黎摇摇头表示不在意,冷漠的眼眸微微垂下掩去了其中的波澜。经过这么多年,其实墨景黎早已不是当初还没思虑周全就闹着要退婚的毛头小子了。这么久,他也想明白了。当初急着闹着要退婚,有一半固然是因为自己,但是还有一半却是因为他那位皇兄不动声色的怂恿。墨景祈认为他同样是先帝嫡子,所以徐家有可能会帮他却不会帮墨修尧。却没想到,他如今自己把徐家逼到去帮墨修尧了。如果不是他……想起那日在客栈的后院见到的那个青衣女子。墨景黎心中一抽,对墨景祈的怨恨更多了几分。那样娴静婉约,又大气天成的女子原本是他的妻子!

  “柳贵妃想要拉拢定王跟她合作?若是定王当真答应了下来……对黎王当真是十分不利。”无论如何,这大楚没有人会不忌惮墨修尧。即使他如今已经于大楚毫无干系,这是定王府上百年的功绩奠定的在百姓和权贵们心中无法取代的威严。

  “不会。”墨景黎否决道:“墨修尧不会跟她合作的。”

  墨景瑜想了想,莞尔一笑道:“说的也是,若是定王同意了柳贵妃也就不会如此失魂落魄的出门了。”

  墨景黎笑道:“墨修尧生性骄傲,他是绝对不会和仇人合作的。即使……柳贵妃其实和当年的事情没什么关系。但是他的儿子却是墨景祈的儿子。更可况,定王妃看似温柔娴静,实则骄傲不输墨修尧。柳贵妃想要合作,会提出什么要求本王也能猜到两分,叶璃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看着墨景黎自信满满的侃侃而谈墨景瑜不禁在心中悄悄叹了口气。能够这么了解定王妃,能够用这种语气说出这样的话来,其实黎王早就后悔了吧。只可惜,这世上有许多事情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再怎么追悔也是无用的。想了想,墨景瑜还是忍不住提醒道:“黎王,现在不是招惹定王的时候。”有了当初墨景黎为了叶莹一时脑热就敢退了先皇指婚的事情,墨景瑜不得不担心墨景黎会不会一时脑热再因为定王妃而做出什么触怒墨修尧无法挽回的事情。

  墨景黎一愣,淡然一笑道:“本王只有分寸,瑜王不必担心。现在确实不是招惹墨修尧的时候,他们在京城这些日子,以礼相待就是了,摄政王府的任何人不要去找他的麻烦。”,墨景瑜点头点头同意,他瑜王府素来是夹着尾巴做人,自然更不可能去招惹墨修尧了。

  “不过,咱们不去招惹,却不代表别的人不会去招惹。”墨景黎冷笑道。

  “嗯?”墨景瑜一愣。

  (https://.biqugex./book_4167/2777227.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