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盛世嫡妃 > 第300章主仆重逢(1)
  德王和瑜王对视一眼,都从墨修尧的话中听出了嘲讽旨意。瑜王拱手道:“定王见谅,本王和伯父也只是奉命而来传达皇上的意思。想必昨天王爷已经听明白了,皇上的意思是请王爷即刻回京,当然之前皇上盛怒之下下的旨意虽然不能撤回,但是皇上自然会重新将属于王爷的一切都还给王爷。”瑜王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将墨景祈的意思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别的话确实一句也不肯多说。

  墨修尧朗声一笑,道:“皇上的意思本王明白了。但是只怕不能如皇上所愿。”

  瑜王心中一沉,定王这是铁了心要和大楚闹翻了?

  墨修尧抬手制止了他想要开口的意思道:“请瑜王回去转告皇上,皇上之前所作所为墨家军上下铭记于心。就算本王愿意冒险相信皇上一回,只怕墨家军将士也是不会答应的。”瑜王有些困难的咽了口口水,艰难的道:“定王府历代忠心为国,王爷何必如此决绝?便是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只要王爷说出来,本王定会转呈皇上,一切再议便是。”墨修尧挑眉道:“再议?瑜王好意本王心领了。同样瑜王也可以转告皇上和朝中众臣,只要本王在一日,西陵必不会从西北入侵大楚。”瑜王心中发苦,只要墨家军在西北,西陵自然没有机会从西北入侵,但是西陵和大楚西南也有地方接壤啊。虽然路途比西北艰险数倍,但是只要有心如今西南边陲两军对峙依然是大楚偏弱,西陵想要从西南入侵大楚也未必不能。

  德王正色看着墨修尧问道:“定王,你心意已决?”

  墨修尧垂眸淡然笑道:“本王只是想给墨家军和妻儿一条活路而已。定王府历代捍卫大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本王总不能让定王府自本王这里绝后吧?若是如此,本王将来泉下有何面目再见父王兄长和定王府历代祖先?”

  德王沉默良久,点头道:“好,本王和瑜王劝不住你。皇上的旨意咱们传到了,别的就不多说了。只盼定王莫要忘了定国王府和墨家军男儿终究是大楚的子民。”

  墨修尧含笑不语。

  命人送了德王和瑜王回客院休息,叶璃扶着丫头的手从后面走了出来,浅笑道:“一晚上不见,德王倒是变了不少。”

  墨修尧起身扶住她,挥挥手让丫头退下道:“能从先帝手下全身而退还能安稳这么多年,德王也是修成精的老狐狸了。只不过这几年有些得意忘形了罢。他以为管着宗室里的那些破事,墨景祈称他一声皇伯父就真的是敬他如伯父了?”殊不知,墨景祈最恨的就是那些压着他的老臣和长辈,不用人挑拨只要逮到了机会墨景祈都想将他们给做了。

  “他如今拿出大义好言好语的劝本王,本王就算不给他面子,少不得也要平安放他们回楚京的。”

  缓缓坐了下来,叶璃回想起方才两个王爷的表现。若说是为墨景祈做说客的还真是缺乏几分说服力,只是照本宣科的说了墨景祈的之意,然后意思意思的全了墨修尧两句罢了,显然两人谁都不想真的惹恼了墨修尧。叶璃浅笑道:“你原本就打算放他们回去?”墨修尧微微点头,在他身边坐了下来道:“这两人虽然成不了什么大气候,不过若是只想给墨景祈找点麻烦的话却也足够了。这几个月本王不想理会他们。”低下头看着叶璃圆鼓鼓的腹部,抬手轻轻抚了一下正好碰到腹中宝宝踢腿墨修尧挑了挑眉,看到叶璃微微蹙眉,道:“这小子真是不知安分,生出来了须得好好调教。”

  叶璃哭笑不得,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只要墨修尧在身边特别是动手抚摸的时候,肚子里的孩子就会变得格外活泼。无奈的道:“还是个胎儿能懂什么,王爷倒是越发的稚气了。”墨修尧剑眉微扬,心中打定了主意等孩子身下来必定要好好的教训一番。

  没几日,德王和瑜王便向墨修尧辞行准备回京了,但是苏哲却真的病得极重。瑜王亲自去看的时候苏哲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了,整个人陷入昏迷之中。那模样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得假的,别说是回京了只怕就是照顾不好受点风寒也能要了他的命。但是二王都知道,西北绝不是他们可以久留之地。只得向墨修尧辞行先行一步,回京之后禀告了皇上等苏哲病好一些了再派人来接回京。墨修尧自然也不会留他们,两人与莫渐带着墨汁为何只剩下不到半数的侍卫,也不追究什么当天就启程走了。墨修尧闻言也只是淡然一笑,派了张煜和驻守汝阳的吕近贤亲自送两位王爷离开出城。

  昏暗的地牢里,墨修尧倚坐在椅子懒洋洋的看着眼前被绑在木桩上一声血污的中年男子挑眉笑道:“御林军副统领?皇上的心腹加爱将薛成良?还有……太后的表侄,皇上的表哥?墨景祈可真舍得下血本,居然将你派到西北来了?”男子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白衣白发仿佛纤尘不染的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恐慌。在地牢里这样阴暗肮脏的地方,这样的白色显得更加让人心中生寒。墨修尧毫不在意,淡然笑道:“听说薛统领素有大内第一高手之称,武功也不过比沐擎苍差了一线。这么多年只是屈居一个御林军副统领,可真是屈才了。”薛成良猛的抬头,他在京城中一直没什么名声。这么多年也一直任着毫不起眼的御林军副统领。没想到墨修尧竟然也将自己查的一清二楚。

  墨修尧靠着椅背斜眼看着他道:“进了我汝阳城,薛统领总不会还幻想着能够平安出去吧?本王不会让人对你用刑,估计酷刑对你来说也没用。你打算自己说还是本王想办法让你说?”

  薛成良冷笑一声道:“汝阳城是王爷的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王爷以为占了汝阳就是你的了?真是想不到定国王府居然会出了一代乱臣贼子!却不知道墨揽云和墨流芳九泉之下有何面具再见太祖和先皇?”墨修尧并不在意他的怒骂,眼眸清冷如雪,“没想到薛统领倒是难得的忠君爱国之士,真是让人本王佩服不已。不过就是不知道薛统领的那位红颜知己还有刚出生未久的小公子是否也是忠君爱国之士?”

  薛成良一愣,眼中多了一丝慌张。此时他才真的相信墨修尧真的将他的身份查的清清楚楚。如果墨修尧拿他的家人威胁他他或许还不在乎,他是薛家庶子薛家主母是太后的亲妹妹,从小吃尽了苦头。他对薛家包括他的妻子都没有什么感情,但是墨修尧提到的红颜知己和刚出生的孩子确实他的心头肉一般的存在。那是他年少时青梅竹马,是他今生第一个喜欢的女子,那些年最艰苦的时候都是她陪着他走过的,如今他们还有了一个儿子。原本他已经打算这次回去之后就向皇上求得旨意,将她和孩子光明正大的迎回家中做他的妻子。

  见到薛成良变色,墨修尧墨修尧满意的一笑,抬起手动了动手指。身后秦风拿出一张画像展开送到薛成良跟前。薛成良原本发青的脸色顿时一片惨白,画像中的人正是他的心上人和儿子。不说容貌服饰,就连作为背景的庭院都是一模一样的。薛成良震惊道:“这不可能?!你不怎么会……”魔修尧笑容冷漠无情,“本王确实不知道薛统领你会大驾光临来西北。但是……本王可没说自己永远都不回楚京。既然如此,咱们陛下身边到底有些什么样的人物自然要好好的弄清楚了。”自从出了谭继之的事情之后,墨修尧便命天一阁和暗卫一起重新将墨景祈身边查了个底朝天。虽然不能肯定将墨景祈的暗棋全部翻出来了,但是还是颇有几分收获的。

  “你想怎么样?”薛成良嘶声问道。

  墨修尧起身道:“薛统领十五岁就跟在皇上身边了,知道的定然不少。不用急,你可以慢慢想。最多不出一个月,本王保证让薛统领阖家团聚。到时候薛统领再慢慢考虑该给本王什么答案不迟。”说罢,墨修尧不再去理会被绑在柱子上浑身血污面目扭曲的薛成良,转身往牢房外走去。身后薛成良怒吼道:“墨修尧,不许你伤害她们!”

  “对了,薛统领可千万别想什么自杀之类的蠢事。本王没有不杀女人孩子的规矩,或者你喜欢让令郎替你受罪?”

  “墨修尧,你不得好死!”薛成良恐惧的看着眼前白衣如雪,白发也如雪的男子,仿佛在看什么妖魔鬼怪一般。

  “不得好死?”墨修尧轻哼一声道:“本王早已死过不下十次了,本王不怕死,薛统领你怕不怕?”薛成良哑口无言,他怕死么?他当然怕。他从小到大受了无数的苦,终于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孩子,他怎么会不怕死?

  苏哲是在德王和瑜王离开的五日后醒过来的,听到墨修尧说二王已经带人离开的消息苏哲愣了一愣,看着墨修尧摇头道:“王爷何必如此?”墨修尧沉默了片刻道:“苏老的身体确实再也经不起长途颠簸。若是苏老执意要回去,也要等到身体完全康复了再回去。苏老若是不愿住在汝阳城中,城外有处别院可供苏老暂住。”

  (https://.biqugex./book_4167/2776910.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