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盛世嫡妃 > 第276章父子决裂(1)
  韩明月淡然道:“我好歹曾经还是天一阁主?”天一阁掌握着天下最大的消息来源,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消息有什么奇怪的?

  秦风轻哼一声,“若是别的消息在下可能不会觉得奇怪,但是若是在楚京里……天一阁真的有能力探到连定王府都不知道的消息?”这些年,不只是皇帝片刻不停的盯着定国王府,定国王府也从来没有放松过对墨景祈的提防。若不然在定王重病闭门不出的这些年,定国王府早就被皇家给吞了。

  “你若是不信我也无话可说,定王妃这次的事绝对有这个人掺了一脚。你可以想想看,如果墨修尧和墨景祈决裂,真正受益的有那些人。”

  当然是周边诸国和占地为王的墨景黎,当然如果韩明月所说的是真的的话,那么谭继之也要算一个。其实不管秦风信不信,这样的消息都是要报告给墨修尧的。

  不过,墨修尧对此的反应却让韩明月大惊失色。

  “砍掉苏醉蝶的左臂!”

  “你疯了!”看着神色平静的墨修尧,韩明月怒吼道。墨修尧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说出消息的来源,否则的话没过一个时辰我会砍掉苏醉蝶的一部分给你。”

  “我说过了!”韩明月愤怒的道。

  “我不信。”墨修尧推开跟前的账册道,“别忘了天一阁在谁手里,你在京城有多少人我知道。或者,你是在告诉我之前你跟我的交易你隐瞒了一些什么?那么,我还是可以杀掉苏醉蝶。”韩明月神色复杂的看着他,“你别忘了,她的爹和兄长都是为了你们墨家的人才死的。”墨修尧向后靠着椅子,有些苍白的脸上带着疲惫和无谓,“那又怎么样?我说过……阿璃如果今年不会来,谁也救不了她。”

  叶璃已经死了!韩明月无比的想要吼出这一句话来,但是看着墨修尧淡漠的眼神他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或者说他不敢,他不敢肯定如果自己吼出这句话之后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墨修尧,你这个疯子……”韩明月低声道。墨修尧低声嗤笑,对于韩明月的评价毫不在意,“我一向都比你清醒,我知道我要做什么,韩明月,你知道么?”他要等阿璃和他们的宝宝回来,如果阿璃不会来,他就慢慢的杀,杀掉那些想要伤害阿璃和妨碍他们的人,一直杀到阿璃回来或者他死,“现在,告诉我答案,或者你要苏醉蝶的手臂?”

  韩明月挫败的闭了下眼睛,他开始怀疑告诉墨修尧这个消息到底是对是错,“是醉蝶告诉我的。”

  “呵呵,有趣……”墨修尧低低的笑了起来,“苏醉蝶告诉你的?一个远在西陵,被镇南王当成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的女人……居然会知道这么隐秘的消息?秦风,卓靖。”

  “属下在。”两人上前听命。

  墨修尧冷声道:“一天之内,我要从苏醉蝶嘴里听到答案,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法子。”

  两人对视一眼,“属下遵命。”

  秦风和卓靖领命退了出去,韩明月惊疑不定的看着墨修尧半晌说不出话来。墨修尧揉了揉眉心,扔下手中的书卷冷漠的看着韩明月道:“韩明月,你应当知道本王为何容忍你至此。”韩明月低头,苦笑道:“我知道,自然不是为了我们之间的交情。”墨修尧道:“你确实该庆幸你有个好弟弟……你更该庆幸韩明晰是阿璃承认的朋友。不要给他惹麻烦,他不是每一次都能救得了你。”韩明月沉默,他知道这段时间韩明晰其实都在汝阳城中,兄弟俩虽然没有见面,但是韩明晰暗地里让人照料他他还是能够察觉的到的。韩明晰担心伤了他的自尊,做的这些也极少让他知道。只怕自己暗中打探麒麟的住所的是也是韩明晰事先替他求的情。有些黯然的低头道:“是我这做哥哥的对不起他。”

  墨修尧轻哼一声,这辈子除了对苏醉蝶执迷不悟,韩明月真正对得起谁过?

  “修尧……求你、放过醉蝶吧。”韩明月艰难的吐出自己的请求。早前,即使是放低了姿态他也还有筹码可以和墨修尧谈条件,但是现在,一无所有的他只能乞求……

  “出去。”墨修尧淡淡道。

  “修……”韩明月还想要再求情,却只见墨修尧眼中一道猩红闪过,一道极强的劲力扑面而来,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韩明月已经被撞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在了门外的院子里,书房的大门同时在他眼前被关上。墨修尧这一下又快又狠没有丝毫留情,韩明月连防备都来不及直接被打飞了出来跌倒在地上一口血喷了出来。

  “哥……”暗红的衣摆无声的出现在韩明月身边,韩明月抬起头来就看到韩明晰原本风流不羁的俊颜上写满了担忧和难过。扶着韩明晰的手站了起来,韩明月有些羞愧的看着弟弟,他并不想让自己这么狼狈的出现在弟弟面前,“明晰,抱歉。”韩明晰沉默的摇摇头,看着韩明月道:“哥,别白费功夫了。只要君唯一天不回来,谁也救不了苏醉蝶。”这些日子,韩明晰已经放弃了劝兄长忘掉苏醉蝶的想法,只是告诉他他目前的努力的不可取,“定王之所以还留着苏醉蝶的命,可不是因为舍不得她。”只不过是他需要苏醉蝶活着而已,那么轻松的让苏醉蝶死了只能算是便宜她了。就像墨家军明明有能力在战场上杀了沐阳侯,但是墨修尧却还是下令将他放了回去。只是不知道将来等待这沐阳侯的将会是什么。

  “叶璃已经死了。”韩明月咬牙道。

  韩明晰神色一黯,低声道:“只要没有亲眼看到她的尸体,她就还没有死。大哥,你最好还是祈祷君唯……不会真的被人找到……尸体,否则的话……”没有人知道墨修尧会干出什么事来。自从君唯出事之后,墨修尧给人的感觉太过目测。除了最开始杀了那七千搜捕君唯的将士和驱逐飞鸿关以外驻守的大楚将士以外,他没有表现过任何一点对王妃遇难的事情的态度。但是韩明晰毕竟是接近定王府核心的人,即使墨修尧没有说,他也隐隐能感觉到墨修尧正在布一个局,一旦他真正出手的那天,伴随而来的必定是无尽的腥风血雨。

  “如果定王妃……”

  韩明晰摇摇头,漠然道:“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大哥,你好自为之吧。”

  高祖皇陵

  阴冷的皇陵里,谭继之的脸色比整个皇陵更加阴冷。被自己的祖先耍了一把更是让他胸中的怒火无处发泄。叶璃也十分识趣的不在此时去撩拨他,三人离开了那座白玉宫殿,自从宫殿的门被叶璃打开以后,整个皇陵里的机关似乎都消失了,就连原本沉入水银河里的桥墩也重新升回了原本的位置。三人一路退到了皇陵外围的一间石室才坐下来休息。折腾了大半天,叶璃早就有些累了,也不客气走到墙角的石椅上坐下取出随身带着的干粮和水吃了起来。

  谭继之就坐在她对面,靠着墙随意的坐在地上,脸上再也没有了之前的信心满满的得意和傲然,本就气质阴郁的脸上更多了几分颓废和阴狠。

  “定王妃现在很高兴吧?”看着叶璃神态自若的吃着东西,谭继之阴森森的问道。叶璃拿着干粮的手微微顿了一下,淡笑道:“谭大人这话说的,坐在这种阴沉沉的地方,本妃哪里高兴的起来。”谭继之怎么会信,冷笑一声道:“看到在下落了个空,王妃也看足了笑话,怎么会不高兴?”叶璃真诚的看着他,肯定的道:“本妃素来不爱幸灾乐祸。”闻言,谭继之脸色又是一阵扭曲,很快又盯着叶璃笑了起来,“虽然在下这一趟落了空,但是……遇到了定王妃和未来的定王世子,倒也不算吃亏。当然,这还要谢谢父亲。”

  林大夫冷着脸不予理会,只当没听见他的话。

  叶璃笑道:“我也要谢谢师傅,若不是有师傅出手相救,本妃也等不到今天能见到谭大人了。”

  谭继之有些奇怪的看了叶璃一眼,不在用言语挤兑她。他在墨竟祁身边的时间比大多数人认为的更久,对叶璃自然还是有所了解的。如果说墨景祁在这世上最讨厌的人是墨修尧的话,最恨的人大概就要算是叶璃了。虽然在谭继之看来,这恨意其实纯属墨景祁自己脑抽。在墨景祁看来,原本已经摇摇欲坠的定国王府和已经半死不活的墨修尧完全是因为叶璃的出现才变得失去控制的,这让墨景祁有一种十年之功毁于一旦的愤怒和仇恨。大概比起墨修尧来,墨景祁更希望叶璃先死。谭继之虽然不认同墨景祁那莫名其妙的恨意,但是这不妨碍他因此对叶璃的重视。他当然明白叶璃这样的女子并不是自己三言两语就可以左右得了的。眼睛微微一转,谭继之很识趣的换了个话题,“这么长时间,王妃不想知道定王怎么样了么?”

  叶璃扯了扯唇角,给他一个虚伪的假笑,“谭大人肯告诉我么?”

  (https://.biqugex./book_4167/2776799.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