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巾帼娇 > 第三百一十八章 被找上了
  这巷子叫首尾巷,因为它内里曲折,蜿蜒回回,却首尾相连,因此才叫首尾巷。也正是因为这个巷子的特点,秦黛心才会第一时间带着雪晴穿进巷子里,一来二人可以用来掩藏行踪,摆脱那些看热闹人的视线,二来两个人顺着巷子悄悄的回到原处,这举动,想必一般人是想不到的。

  如此一来,她在暗处,敌在明处,自己便可以不动声色的看看谁来收拾这些乱摊子。

  雪晴恍然大悟,原来主子是想让那只鬼自动现身,她默不作声的看了秦黛心一眼,心里的敬畏之情不自觉的又重了几分,随后又把视线放到街上去了。

  一大群人围着那十几个受伤的“乞丐”指指点点,说什么的都有,街上乱哄哄的,被围了个水泄不通,连匹马都过不去,更不要说马车了。

  那些受了伤的人继续躺在地上嚎着,一个个不是捂着脑袋就是扶着腿。秦黛心力道掌握的很好,这些人没受内伤,只是伤了筋骨而已。

  其中一个伤了胳膊的“乞丐”一边哼唧一边冲着围观的人群道:“看什么看,看什么看?信不信老子扒了你们的皮?龟孙!”他又对那三个手脚利落没有受伤的人道:“还不赶紧给请大夫来。”

  围观的人们都没有动,这些乞丐恶狠狠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看热闹的人都是老百姓,都愿意安安生生的过日子,虽然是看热闹,但他们并不想沾惹什么事非,要知道这些人刚才可凶着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当没听见吧!

  那个伤了胳膊的乞丐一见众人的反应,心里便更不痛快了。他那恼怒的神色都写在脸上,嘴里便开始不干不净了起来。

  远处有马蹄声传来。

  秦黛心抬眼望去,果真见街的那头飞驰而来三匹神采不凡的高头俊马,为首的是一匹枣红马,它身上端坐着一人,这人身高足有九尺,身材却是细瘦如杆,脸上好像没长肉似的,两颊都凹了进去,活像金庸大师笔下的那个瘦头陀。此人虽瘦。可精神却很好,一双鹰眼锐利异常,眼神都跟刀子似的。

  这人身后跟着两个壮汉。身材魁梧,一身的疙瘩肉,两人相貌如出一辙,意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似的,二人装束也是一模一样。就连跨下的马匹都十分相似。

  这二人竟是一对双生子。

  秦黛心的眉毛不自觉的跳了三跳,想着苏氏产下的那对双生子要是变成这样……

  心里一阵恶寒。

  说时迟,那时快,秦黛心恍神的这么会儿工夫,三匹马儿已经来到了人群前,三人勒缰下马。那一对双生子前面开路,那瘦高个儿则是在后慢悠悠的走着,他们很快就拨开人群来到一群“乞丐”的面前。

  几个方才还哼哼个不停的人。见到这三个人时都大吃了一惊,随即便是惊喜连连的开始以各种怪异的姿势往那个瘦高个儿这里爬。

  “啊!阮爷……”

  “阮爷救命,救命啊阮爷……”

  “阮爷,那小皮娘不好对付。”

  先前那个伤了胳膊想让众人帮他请大夫的人竟然东倒西歪的站了起来,他踉跄的来到那个瘦高个面前。直直的跪了下去:“爷,是小的们没用。连个娘们都对付不了,丢了咱们啸风……”

  “嗯哼!”

  那人的话才说了一半,却被人出声打断了。瘦高个儿拿了个白色的锦绢,捂住了自己的口鼻重重的哼了一声,才道:“蠢货。”

  跪在地上那人眼珠子转了三转才反应过来,连忙用没有受伤的胳膊扇了自己两下,才道:“是是是,小的是蠢货,丢了您老人家的脸。”

  那瘦高个看了那壮硕的双生子一眼,两人颇有默契的点了点头,一齐站到圈里道:“没死的就跟着阮爷走,爬也得爬回去,阮爷手下没孬种。”

  说完这二人便护着那瘦高个来到人群外,此时人们已经自动的认出一条路来,他们都好奇的盯着那三个人看。

  那三人翻身上马,冲着那一群残兵败将喝了一声,随即一挥马鞭子,绝尘而去。

  那些受了伤的乞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咬着牙站了起来,跟在马屁股后面吃着尘土跑了起来,伤在腿处的人无疑是最惨的,他们几乎是用爬的。

  一场闹剧终于结束,围观的人们也慢慢散去。

  秦黛心望着那些人远去的方向,喃喃道:“啸风阁。”

  她清楚的听到那人说啸风两个字,只是那个阁字还没出口,就被那个姓阮的瘦高个儿给打断了。想来他们也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不然干嘛一个个儿的都扮成乞丐的模样?这个啸风阁是何来历,为何会跟自己过不去呢?

  雪晴不知道秦黛心的心思,因此不敢冒然开口,只好道:“主子,咱们回吗?”

  秦黛心点了点头,“回。”出来的时候够久了,她也该回去了。

  主仆两人趁人不注意,“嗖”的一声从胡同里面闪身出来,四周看了看,才大摇大摆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回府去了。

  回到畅晓园时,秦黛心才发现自己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她出去了半天,又打了一场架,中午吃的那点东西早就消化没了。

  她洗了脸,换了一套干净的家常衣裳,让爱莲给她做了一大碗的羊肉面,放点辣椒,喷点醋,再配上两样小菜,吃得倒也舒心。

  有自己的小厨房就是不一样,当然,全靠爱莲的手艺好,她才能吃上可口的饭菜。

  正想着呢,没想到爱莲就来了。

  竟是来亲自收拾碗筷的。

  “怎么亲自过来了,这些活让小丫头做就是了,你一个二等丫头没事儿做饭已经够让人笑话的了,等把手做粗了,看你不找地方哭去。”秦家的每个小姐身边都有一个大丫头,两个二等丫头,两个三等丫头和干力气活的粗使婆子。

  像收碗筷。送饭这一类的活,一般都是三等丫头做,二等丫头主要负责主子的起居照看。

  爱莲勾了勾唇,羞怯道:“奴婢也就这点本事了,大厨房送来的东西,不好。小姐自掏腰包开小厨房,自然得用点好的。”

  话里有话,说得极为隐晦。

  秦黛心连忙问:“可是有事?”不然怎么说起这些个莫名其妙的话来。

  爱莲咬了咬唇,低头交待了一些事情。

  无非就是吃的用的被苛扣了,大厨房里的人都是人精。特别是掌管厨房的管事妈妈,都要成仙了。送来的东西不好吃,自然就得自己做。这又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秦黛心不介意的笑,“你倒是个管家的好材料,弄了半天是替我心疼钱呢?”

  自从上次斗赢了李氏后,秦黛心在秦家也算得上是光芒大盛了,方氏和方婉茹不待见她这样的庶女。又捏不着自己的痛处,也就只能在饮食住行上苛扣她一下,找找心理平衡。

  都是内宅妇人不入流的手段,自己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倒让爱莲担心个半死。

  “这是小事,别放在心上。若是银子不够用,你尽管来支,眼界放开些。莫小家子气了。”秦黛心和颜悦色地道:“你想想,我手里还有个小庄子呢,虽然产量不高,但每年都能收着租子,酒坊还没开起来呢。若是开起来了,也是个挣钱的道。”

  酒坊虽然还没有开起来。可是她的私房钱还真就不说,公孙锦那捞到过一笔,光是那些金豆子也够她吃几年的了,再说当初自己救慕容景时,可是狠狠的敲了他一笔的,五千两银子啊,得买多少米啊!后来自己又敲了秦倩心两千来,更不要说从京城回来时,慕容景硬塞给她的那些票子……

  真是都拿出来,还不吓这小妮子一跳?

  爱莲郑重的点了点头,下定决心厨房里的活不能假他人之手,一定要自己亲自盯着,能省就给小姐省点吧!

  爱莲收拾好东西,转身出了屋子,没多大一会儿又转了回来,她开了香炉盖子,从一旁的小匣子里取了指甲盖大小的香扔了进去,点好后才道:“小姐,热水已经备下了,您什么时候用吩咐一声。”

  雪晴是暗探出身,从来没有侍候过人,玲子虽然在王府里待着,却也只是跟杨妈妈做个伴,照顾人本事也只有六分而己,倒是爱莲,自小被卖进府里,是调教奴婢的妈妈手把手教出来的,什么时候干什么样的活,她心里有数,做得极好。

  屋里飘着淡淡的薄荷香气,好闻又不刺鼻,舒服极了。

  “好。”秦黛心顺手拿起摆在床头的书,自顾的看了起来。

  爱莲见状,连忙退了出去。

  秦黛心顺手就把书扔到了一旁,专心想起了白天的事儿。

  啸风阁如此行事,到底是为了李婉儿而来,还是另有目的?

  如果是为了李婉儿,这些人的做法就有些说不通了,想要打探李婉儿的下落,至少应该找几个身手像样的人来,或抓或掳,再严刑逼问一番,总得问一句人在哪儿呢之类的话不是?

  啸风阁是多大的帮派她不知道,但能让李婉儿家破人亡的,应该不是什么小门小户才是,不应该连几个像样的高手都指派不出来。

  那个后来的瘦高个儿,还有那两个又高又壮的双生子,应该都是高手。以那些人对他的恭敬程度来看,他的地位应该不低。

  如果这些人不是为了李婉儿而来,那他们又为什么找上自己呢?

  秦黛心垂下眼睑,敛去满眼的精光。

  啸风阁,这可是你招惹我的。

  ps:

  快一百万字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希望亲们批评指正,多多提意见,顺便打赏则个……

  (https://.biqugex./book_4420/2485157.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