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重启全盛时代 > 第四十五章、报应
  金春天给王太卡展示了一个网站。

  准确的说是秘密聊天房间。具体就是通过社交平台Telegram建立多个秘密聊天房间,而其中的内容是不被监管的。

  不被监管,从另一方面就代表着肆无忌惮,甚至可以和犯罪画上等号。而事实也是如此。

  如果不是金春天的指路,王太卡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一个世界的存在。而当他看到聊天室里发布的内容时,也是忍不住皱眉。

  金春天说道:“差不多,都是偷拍和剥削的画面,供会员观看并收取会费。”

  王太卡问道:“你也是其中之一?”

  “算,也不算。”金春天说道:“我是被领养的!我是被选来送给大师的。因此,我才能保全到今天。”

  “大师?”王太卡问道:“这又是谁。”

  金春天好像是说漏嘴了,她犹豫了好久,才说道:“虽然一切都是黄东成管理,但是他其实只能是二号人物。真正的一号人物是大师,没有知道大师是谁,甚至连性别都不知道。大师只不过是一个称呼,他永远单线和黄东成联系,然后黄东成管理整个秘密聊天网站。甚至除了黄东成,很多人都不知道大师是谁,但大师才是这的实际掌控者。”

  王太卡问道:“那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我是准备送给大师的礼物。”金春天说道:“还有几个人,我们一起被关在一起,被洗脑,被培训。只有我走到了今天。所以我和黄东成是为数不多知道大师存在的人。我是早晚要被送给大师的,可是我知道,如果我见过大师,我可能真的就没办法活下去了。他不会让我活下去的。”

  王太卡皱眉:“那为什么黄东成把你送给我?”

  “这件事大师不知道。”金春天说道:“黄东成对大师从来都是言听计从的,大师像是精神领袖。但是这一次他却毫不犹豫的背叛了大师,我也很奇怪。但是我知道,这是我唯一的机会。黄东成对你好像有不一样的执念,这种执念能战胜对大师的信奉。他对我说,如果我能让你对我痴迷,他就保我的安全。”

  王太卡联系之前黄东成说过的话,终于有点明白了:“他想让我变成像他一样的魔鬼,明明是被绝望侵袭过的人,我却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拥有事业和爱情。像是他那种人,应该嫉妒的要死吧。他巴不得我也一起堕落下去。人性的自私啊!”

  “我也是这么想的!”金春天说道:“所以我觉得,你应该是唯一可以救我的人,能让黄东成都重视的人,一定可以救我!”

  王太卡点点头,然后又掐住金春天的脖子:“苦肉计!反间计!你在演什么!”

  金春天一脸的惊恐:“没有,真的没有,我说的都是真的。”

  “那你应该好好勾引,为什么实话实说?你是想博取我的同情心嘛?嗯!”王太卡狰狞的问道。

  金春天缺氧,几乎翻着白眼:“我只是......想像你一样......当正常人......”

  王太卡死死的盯着金春天,从反映到习惯再到表情,都没有丝毫的破绽,这才慢慢散去疑心,松开了手。

  “信你一次。”王太卡有些无奈,心里多了几分忧虑。

  看来金春天说的是真的。如果她说出什么别的理由,比如生意上或者其他方面的利益关系,王太卡都不会相信。但是......

  黄东成的目的居然只是毁了王太卡现在的正常人生,原因就是因为黄东成看不惯。这种神经病一样的理由,却让王太卡觉得更真实。

  ......

  很多年前......

  当年,在泰国的机场里。人群拥堵,无数人举着牌子等候。

  而在二楼候机的阿尔伯特,身后带着几个人。有周大锤,有鸭王,还有其余几个神经病。这群神经病里,以阿尔伯特为主。

  一个正常人,如果在神经病院里面,那如何证明自己是个正常人呢?这是一个悖论,因为根本无法证明。越证明你不是,你就越是。连正常人都无法证明,那阿尔伯特就更逃不出去。

  所以阿尔伯特笼络了附近几个严重的病人,一起逃出了那里。所有人都是受尽折磨,才重返这片人间。

  就像是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一样,逃离了牢笼。几个人本来说着没边际的话,阿尔伯特一个厌倦的眼神扫过了,这些让精神病医生都头疼的重度患者全都安静了,不敢作声。

  阿尔伯特本来在想下一步的打算,却因为机场里的吵闹,而坏了心思。

  他皱眉:“怎么回事?”

  鸭王看了看,说道:“下面好像有明星啊!我看看,好像还是情侣,好多人,阿尔伯特,你来看!”

  阿尔伯特微微转头,就看到了下面人群簇拥的偶像明星。

  刚刚在泰国拍摄完《我结》的宋香菜和尼坤候机,准备去韩国。粉丝们在等候,拍照。

  阿尔伯特那种近乎要杀人的感觉,让几个人都有点扛不住。其中两个病人心理压力太多了,直接受不了了。

  “你真恐怖!!”两个人直接跑回神经病院自首去了。

  “不用管,我们马上登机了,他们抓不到我们了。”阿尔伯特随口说着,眼神却死死盯着楼下的那人。

  马上要登记了,宋香菜急急忙忙从机场的超市回来,好像买了很多东西。尼坤在旁边帮忙拿着,好像看到了里面的什么东西,然后露出了笑容。

  那笑容不像是有假!

  阿尔伯特嘴角微微一抽。明明是没关系的人了,但是他却从内心想毁掉宋香菜的笑容。

  对,毁掉宋香菜的美好人生!

  ......

  多年后。

  王太卡扶着方向盘,只觉得是报应一般。

  此时的黄东成,和当年的自己,居然是如此相似。

  我哪有什么目的?只不过单纯是不想让你比我幸福罢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