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大唐好相公 > 第1899章 一飞冲天
  京兆府有一个陪堂,平日里一些不宜在大堂审理的案子,都会在这里进行审理。

  这里相对来说,要更为私密一些。

  阿宝和老妇人进来之后,就看到了秦天,他们见到秦天后立马便跪拜行礼,不过动作都十分的不娴熟。

  秦天挥手让他们起来,道:“你们两个人昨天晚上击鼓鸣冤,说不见本官不肯将事情说出,如今本官就在你们面前,你们且把自己的事情说出来吧,若真有冤情什么的,本官必定帮你们主持公道。”

  秦天说完,那老妇人顿时就放心了许多,这一次,她倒是最先开口了,可能见了秦天后,很多憋在心里的话,忍不住就想说出来了。

  “秦国公,我想见我的儿子。”

  听到这个,众人一愣,他们本来以为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可一个老妇人要见自己的儿子,算什么大事,这样的事情,至于这般兴师动众吗,还非得见了他之后才肯说?

  刹那间,秦天是有一些被人耍了的感觉的。

  不过,见都见了,若是不管不顾,也有点说不过去,秦天咳咳了两声,问道:“你儿子是谁,怎么不能见了?”

  老妇人道:“我儿子是陆晨,三年前他进京赶考,考取了功名,不过三年了,他都没有回家,我一个妇人在家里实在想念儿子,便千里迢迢来到了长安城,想找自己的儿子,来到长安城后,我打听到自己的儿子已经在长安城娶妻,而且还娶了一个大官的女儿,我这个做娘的实在是高兴,只是我去他府上找他的时候,他却不肯见我,不仅如此,他还派人要杀我,若非是这个阿宝救了我,我可能就死了,秦国公,我觉得肯定是我那个儿媳,他不喜欢我,所以教唆的我的六娃,我的六娃以前可孝顺了,秦国公,我想认我的儿子,请秦国公帮帮我啊。”

  本来,刚听到妇人话的时候,他们以为这是小事,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了,可是听完那老妇人的叙述后,不管是谁,都觉得这事情只怕不简单,甚至可以说是很不简单。

  一个儿子不认自己的母亲,而且还派人刺杀自己的母亲,这事怎么听都觉得匪夷所思,可若这事是真的发生了,那这其中必定是有一些隐情在的。

  对于那个陆晨,秦天倒是有一点印象,知道他中了进士,而且因为长相不俗,直接就被人给榜下捉婿给抓走了,至于后来的事情,秦天倒是没有怎么在意。

  不过就算如此,不认自己的娘亲,也是有点说不过去。

  秦天思虑了片刻,道:“你说的若是实情,本官必定帮你做主,但你必须又一些证据,证明你是陆晨的母亲,当然,本官也可以去陆晨的家乡做一些调查,不过着一来一往的时间,恐怕需要几天。”

  有信鸽在,秦天可以让陆晨家乡的官员把情况调查一下,然后再送到长安城来,这样的话有点费时间,但若是能够快一点的话,那就更好了。

  不过,不管能不能证明这个老妇人是陆晨的母亲,陆晨派人刺杀这个老妇人,就让人觉得奇怪,但秦天还是必须能够确定,这个老妇人就是陆晨的娘亲。

  老妇人想了想,道:“有,我有办法能够证明,我知道我家六娃的屁股上,有三棵黑痣,这个其他人可不知道,只有我这个做娘才知晓。”

  听到这个证明的办法,秦天和请他人都不由得苦笑,如果他们能够控制住那个陆晨,把他的裤子给拔下来看看他的屁股的话,那这个老妇人说的办法倒的确可以作证。

  只是那陆晨好歹是个官员了,扒屁股这种事情,做起来不雅。

  而且,知道陆晨屁股上有三棵黑痣的人,应该也不少吧,难道他的发小就不知道,难道村里的人就不传播吗,毕竟屁股上有黑痣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这个恐怕不行。”

  老妇人听到这话,有点犯难,他就是陆晨的母亲,可还怎么证明啊?

  这个时代,也没有身份证什么的,路引有时候是有的,但路引证明不了什么啊,毕竟路引也没有画像。

  看到老妇人这个样子,秦天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他点了点头,道:“这样吧,我派人去你们的家乡调查一下,等调查结果出来了,本官再来审理这件案子,这段时间,你都可以住在京兆府,你的安全也不用担心,本官会派人负责,若是你出了什么事情,本官绝不饶了那几个人,如何?”

  听到这个,老妇人虽然有点着急,但也没有办法,只是嘀咕了一下自己就是六娃的娘,然后便应了下来,那阿宝此时倒是十分平静。

  这样审讯结束之后,他们两个人就又回去休息去了。

  两人离开,狄知逊道:“秦国公,这事只怕有隐情吧,一个儿子,就算再不孝顺,也不可能杀自己的母亲啊,就算这个老妇人不是他的母亲,他也不可能这样做,秦国公觉得呢?”

  秦天点点头:“是啊,事情很奇怪,派人调查一下那个陆晨吧,本官对他有一点印象,想来他在长安城也算有点人气,还有,派人去一趟陆晨的老家,将陆晨和他娘的画像什么的都弄到手,其他的线索也都要,要快一点。”

  狄知逊连忙应了下来,然后便派人去调查一下那个陆晨,以及去陆晨老家调查核实。

  而就在秦天的衙役去调查陆晨的一些情况的时候,陆府这边,已经有新的消息送了过来。

  “主子,主子,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啊。”

  听到这个,本来就有点心神不宁的陆晨越发显得不安起来,不过他还是让自己镇定了下来,问道:“怎么啦,发生了什么事情?”

  “主子,我们打听到消息,那个老妇人被那个乞丐给带到了京兆府,如今他们呆在京兆府里,我们想动手,动不了了啊。”

  “什么,他们进了京兆府?”这个消息让陆晨有点震惊,去了京兆府啊,他们是去报案了吗?

  要是这样的话,自己的情况恐怕不妙了,必须想办法除去那个老妇人。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