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魔魂枪风 > 024章:紫家第一院(下)
  “妈妈:我是一棵树,树生树----夜夜繁衍!”

  “空儿”紫澄海突然睁开了双目,四下看着、没有女儿----只有一支鲜艳欲滴的玫瑰花、红似鲜血、水灵灵的忘我娇艳……

  “空儿”荣月纱听到女儿的话语,赶快睁开双眼一看、没有女儿、只有一株幼小如叶芽的绿油油的小东西,在四处漂浮、而且、它每飘离前一株树、拥有了一定的独立空间之后,就会接着繁衍而生下一棵树,没过多久、他们夫妻房间便充满了浮浮荡荡的幽美小树,那些小树就像一个个活灵活现的人,时而展现着笑脸、时而悲伤又貌似深哭、偶尔,它们还聚拢在一起、左右奔走相告----将一茬儿接一茬儿新生的小树,洒落在紫澄海夫妇房间的不同层次中……

  紫澄海与荣月纱面面相觑、他们惊异于这个奇特而又光怪陆离的梦。

  “啪!”突然荣月纱扬起手掌,朝向紫澄海挥就一拳!

  “你!?母老虎!”紫澄海恨恨地说----紫澄海与荣月纱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自从他们两个打小玩耍在一起,到现在、生生死死、嘻嘻哈哈几十年了,还从未互相红过脸,更别说这一行粗枝大叶、雷厉风行的荣月纱、这响掣天地的一劈大掌了……

  “抱歉哟,你打我!我只想知道这奇迹一般的梦----它为何如此真实!否则、你就是野驴!”荣月纱是谁呀,千姿百态、万变不离其踪、她无论如何作为,都是为了人间乾坤、饮食男女走不出的横爱纵爱呀!

  紫澄海的大脑一片嘤嘤嗡嗡,就像是一堆集体作乱的、调皮的蜜蜂、轰得他大脑不知所以……

  若要说,你打敌人----紫澄海他有的可是气力与胆魄;但、你让他出手拳击如花似玉、至爱泛滥成曲的娇妻荣月纱----那是何等难事!

  可妻子荣月纱是谁呀----她可是话一出手,皆成现实乌鸦之嘴、一想到这里,那个温柔山紫澄海就一挥巴掌:“啪!啪!”地左右开弓,掴打了他的娇妻荣月纱!

  “你!?”荣月纱有些怨恨地望着疼爱自己的夫君,内心一个劲儿地后悔----这高大伟岸的夫君形象,一下子就在荣月纱那里给毁了。

  “他原来也是擅自挥舞暴力的红尘男女呀!”荣月纱轻咬朱唇、轻描淡写地从唇齿之间泄露了这样一句话,她这憎恨的话语,还真被紫澄海听到了。

  “纱纱!纱纱!”紫澄海一个箭步冲了上来----她拥抱了紫月纱、但他感觉一切均诡异……

  自己虽然惧怕妻子的乌鸦嘴、巫婆咒、可耳光----煽打起来便是十分怪异,那绝非自己的本意之力,难道……

  想到这里,紫澄海就不敢多想,他只有一个人全力以赴修炼鬼怪盛传的“漂浮功”等内外功力,以便某一天凭借自身深厚的武力、查清两道耳光的真相……

  ……

  “老澄:我们随即就到!”荣月纱可是个如假包换的急性子,当她知道她的相公紫澄海在冥文馆前等她们母女,就一个爽快答应,话还未落、荣月纱是拉上女儿紫若空就跑、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娘亲、娘亲、空儿的围巾!空儿的围巾!”紫若空被母亲那么风风火火地拉走,却忘拿了她最为喜欢的、浅浅的紫罗兰色彩的围巾。

  “给!我的给你围!”荣月纱突然刹住正在极速奔跑的身影,她的双脚突然往后一拉,双脚后跟就像一对神奇的神扣,倒扣在大地上、她整个奔跑的人也突然静止而停下了……

  紫澄海是风靡人界、魂界、神界、鬼界的神话传说一般的风云人物,不光是凭借他强大无比的祖业:九百九十座房产,更因为笼罩在那九百九十座西洋画一般神秘存在的----灵的天使、那些漂浮于其上空的各路神仙或者魂魄、加快了紫家的名气,甚至使得人界、魂界、神界与鬼界,整个津津乐道于外出旅游的所有旅客、都忍不住心旌荡漾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