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本读 > 大明厂督 > 第二千零二十四章 韦金爵
  “好!”

  “经略大人千岁!”

  “青天大老爷啊!”

  一时间百姓们的称呼,一个比一个亲昵,听着这些称呼张西元心里挺不是滋味,要知道以前大伙儿都是这样称呼他的,现在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魏麒麟心中则是另外一种状态。

  那是深深的无奈,由此可见南宁这些百姓的幸福指数有多么低。

  所求的不过就是有人愿意为他们主持公道,并且在这么做。

  好让他们能够在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时候,挺直腰板说,你要不对我公正一些,我便就去告官。

  “经略大人,咱们要不先去颜记?万一他们听到风声跑路了呢。”张西元见差不多了,就凑到魏麒麟跟前小声道。

  “行,还是这事儿要紧。”魏麒麟说着,又与这些百姓们寒暄了一会儿后,才疏散人群,安排起了查抄颜记的事儿。

  “贾愣子,你先派人把城门封上,然后与张知府一起前去查抄颜记还有鸿春堂等药材铺。”魏麒麟对贾愣子说道。

  听到这话,贾愣子问道:“魏帅,您不跟我们一起去吗?”

  魏麒麟摇了摇头,道:“我就不去了,我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做。”

  “那行,查抄颜记的事儿就交给我吧,我保证不放过一个杂鱼。”贾愣子瞬间拍着胸脯说道。

  等他们走完以后,魏麒麟与月虹才又折返回到了樊记药材铺内。

  那老掌柜的瞧见魏麒麟过来,也是吓了一跳,大喊道:“经略大人请明断啊,我们樊记可是没有跟安南人有任何勾结啊,而且我们这小本买卖,本来储存药材就没多少,人家也瞧不上我们啊……”

  听到这话,魏麒麟摇了摇头道:“老掌柜的,我不是来找你问责的,随后他们会派人来查看下你们的账簿,如果你们真的没有与安南人勾结便什么事儿都没有,假如有构架安南人的话,那也只能按照大明的律法处置了。

  而且我这次来,不是为了这事儿,而是为了另外一件事儿,能把你这位老先生借我半天吗?”

  说着魏麒麟将视线看向了一旁的老郎中。

  这老郎中闻言指了指自己,愣道:“经略大人借我有何事?”

  魏麒麟笑道:“老先生何不继续称呼我为公子,我以先生称之,这样我们也能稍微拉近一些距离,这一口一个经略,我有些不太习惯啊,弄的好像我在用自己的官身压你一般。”

  “这……既然如此,老朽就称呼您为公子吧。”老郎中也只能听之任之。

  “我也是看老先生您一腔正气无处宣泄,想和老先生您多讨教一番,这样也能早些帮南宁解决一些顽疾,还百姓一片青天啊。”魏麒麟这时又道。

  “不敢不敢!我只是一人之言也做不得数,公子您千万不要把我抬到那么高的位置,若是因为我,而错判了一些人,那我可就罪过大了。”老郎中慌忙说道。

  魏麒麟见这老郎中并没有因为自己的重视就得以忘形,反而变得更加胆小慎微,也就想亲近他一番。

  之前这老郎中随意评头论足,是因为他只是发泄个人的看法,并不会对别人造成伤害。

  可现在不一样,他知道眼前年轻人是谁,若是胡乱评价让别人遭了罪,若是自己说对了,那人就是罪有应得,可是若自己说错了,那他可是等于变相的杀人。

  这时魏麒麟凑近笑嘻嘻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我刚到南宁人生地不熟的,想找个熟悉南宁的人,带我去访友一番。”

  “这个……”老郎中一脸犹豫的看向老掌柜。

  老掌柜的点了点头默许后,这老郎中才开口道:“既然如此,我们便走吧。”

  出了门以后,魏麒麟才说道:“我想让老先生您带我去拜访一下雷家。”

  “哪个雷家?”老郎中问道。

  “药材生意也有涉及的雷家啊。”魏麒麟答道。

  听到这话,老郎中眉头一皱,还以为魏麒麟是准备找这大户来捋羊毛呢,一时间面上也有些为难,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带他过去。

  若是自己把人带过去,一不小心,这雷家也成了通敌卖国的一份子,到时候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干净了啊。

  似乎察觉到对方的顾虑,魏麒麟凑到跟前小声道:“我其实也略懂医理,这次来安宁就是想要张西元知府帮我采购一些白术和半夏,我好熬制一些药去救人。”

  “病人呕吐很严重?”老郎中疑惑道。

  “安南人为了对付我们,把大量的尸体埋在左江中,等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产生疫病,城内很多百姓呕吐不止,我找不到好的办法,便只能用这两味药压制一番。这次到南宁也是想办法把这疫病快速压制下去,你说那雷家人不做恶事,我便好好跟他谈一谈买卖,花钱购置一些药材,这可都是救人的大事儿,绝对马虎不得。”魏麒麟又道。

  老郎中一听救人要紧,也不顾得多思量,便道:“既然如此,那咱们也别耽搁了,这就去吧……”

  说着便在前面带路,走路的时候,也三步并作两步,恨不得脚下升风,瞬间就抵达雷府。

  见他这么急急忙忙的,魏麒麟只好加快步伐跟着,同时开口问道:“这一路太匆忙,还没问老先生名讳呢?”

  “老朽韦金爵,给魏公子见礼了。”名字唤作韦金爵的老郎中,一边走一边冲着魏麒麟拱了拱手。

  这时魏麒麟笑道:“方才我瞧你似乎有些顾虑?怎地我一说治病的事儿,你便答应了,还带我去寻那雷家?你就不怕我是骗你的?而是意图不轨之人。”

  听到这话,韦金爵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之前是我太过没有担当,什么事情都先想着会不会牵扯到自己。

  这会儿也算是想明白了,这世上除了生死,便没有大事儿了。所有治病救人才是最为重要。

  再说了,您也不像是坏人,退一万步说,您真是坏人,便是我不带你去雷府,这整个南宁城内,您也有一万种方式找到雷府啊。”

  韦金爵的话让魏麒麟哈哈一笑道:“老先生活的明白。”

  “公子您活的自在。”韦金爵慌忙反拍了一记马屁。

  就在两人闲聊的空档,雷府的牌匾已经出现在门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